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苏小姐,你若继续胡言乱语,本殿下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这种话无论是谁都会生气吧,并且陆之卿,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毛病,自然会怒火中烧。

    倒不是苏衍歌想说,目的就是为了把陆之安之铠,可是现在这王爷怎么听的反而津津有味的,看热闹的表情。

    九殿下也有些生气,自己这话定是不能再往后说了,可是这话都说出一半总归不合适…

    但是现在如果继续坚持,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恐怕会被殿下给赶出去,倒还真是个两难的选择。

    “罢了,看来苏小姐是有话想单独跟你说,她本王就不在此打扰了。”

    陆之安也终于是收起了看戏的态度,从刚刚苏颜歌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看出来这苏小姐只是找一个理由罢了,而且是理由着实荒唐。

    不过这苏小姐为何就是这么排斥自己在现场呢?到底是什么秘密?算了,这种事情不听也罢。

    陆之安看出苏衍歌有话要说,可是自己在当场又不太方便,想来是单独找九弟的,那就让他们自己聊吧。

    毕竟这是九殿下的地方,自己多少还是识趣一些,主动点,免得让两个人都难堪。

    “五哥…”

    陆之卿皱着眉,想要开口挽留,毕竟这什么苏家小姐自己可从来没有见过,一并不认识,到底是有什么话要单独跟自己讲?

    自己现在最信任的人莫过于五哥,若是这苏小姐执意要单独告诉自己一个人,到时候让五歌心生嫌隙,真是得不偿失了。

    “九弟不必多说,放心吧,我不会多想的。”陆之安像是看穿自家弟弟的想法,笑着解释的这么一句。

    陆之卿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陆之安摆了摆手给打断了:

    “正事要紧。”

    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地出去了,还特别贴心的帮他们把门给带上了。

    “现在只有你我二人,你可以说了?”

    陆之卿多少是有些不高兴的,毕竟这苏小姐说话倒真是不着边幅,而且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这种粗鄙的话语也可以随随便便就说出来,真是让人羞愤。

    这个苏小姐说话也倒真是胆大,丝毫不顾及男女有别,并且这种话…本就不是一个闺阁小姐,应该说出来的话实在是让人误会,并且让人觉得有失礼节。

    本来陆之卿刚刚看到苏衍歌的时候,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也听过苏老爷的为人和人品,倒是对她还有几分好感。

    可是这么一番话,直接将他的好感度降低,所以自然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民女多有冒犯,还请殿下息怒。”

    一看这情况,苏衍歌怎么还能安心的继续说下去,当然是先认错了。

    这动作也是十分的麻利,没有什么犹豫就跪在地上行礼,有些请罪的意思。

    “苏小姐起来说话。”

    这苏家小姐认错的态度倒也是十分诚恳,一时间让陆之卿有些分辨不出,方才的那一番言论到底是不得已,还是故意捉弄自己…

    可看到这样的态度,陆之卿想着对面到底是个姑娘家,无论如何还是没有办法太过于狠心,只是转过身去不再看她,让她起身。

    “多谢殿下。”苏衍歌倒也没什么犹豫,这种时候就不要再推脱了,既然他说让自己起身那边起身吧,反正后面该说的话可还长着呢。

    “苏小姐到底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为什么一定要支走王爷?”

    陆之卿依旧是没有看她,不过这话还是有质问的意思。

    最起码现在从她的态度转变可以看出来,方才她的那一番话应该就是故意的,难道是因为五哥在旁边吗?

    到底有什么话是单独要跟自己说,不能让旁人听到的?还真是稀奇。

    不能再怎么回想之前,也没跟着苏小姐有过任何的接触吧…

    “请殿下恕罪,民女此次前来…来是为了自己的事情。”

    果然当单独面对陆之卿的时候,感觉就没那么大的压力,该说的话倒也说的十分坦然,没有像刚刚那种气氛一样,这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我还以为苏小姐,是为了给你父亲求情呢。”

    看到话题终于回归正常,的态度和语气也都回归了正常,陆之卿这才又转过身看着她,不过眉头依旧是紧锁,看得出来心情没有很好。

    “若要说这件事情,倒也跟父亲有些关系…”

    不是有些关系,是很有关系,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事情,自己现在也不会…也不会踏进九殿下的府…

    可是这该铺垫的话都该铺垫好,这样一来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才可能更顺利的进行,若是这一开始听到是给自己父亲求情,恐怕直接就拒绝掉了,自己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为了自己的事情…但还是跟苏老爷也脱不了关系。”

    陆之卿看着她一句一句的说道,接旨又朝她缓缓走近了两步:

    “若是苏小姐想让本殿下帮你求情,或者是帮你就输了,也还是请回吧,本殿下现在可没有这种本事,也不想趟这趟浑水。”

    “殿下,民女…民女是想向殿下求一桩婚事。”

    本以为自己可以十分的坦然,可是这种话该说出来的时候还是会有些为难,并且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不过苏衍歌依旧是咬着牙,强迫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求桩婚事?”

    陆之卿一时间突然觉得有些想笑,有些奇怪的问道:

    “婚事怎么求到本殿下这里来了?本殿下可不是什么月老神仙,没有办法替苏小姐的婚事做主。”

    “既然来找殿下,自然是求你有二人的婚事。”

    苏衍歌深吸一口气,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把这句话完整的表达了出来。

    “求你我二人的婚事?”

    陆之卿听到这句话忍不住踉跄两步,很是震惊,接着又有些生气起来:

    “苏小姐,你可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看来苏小姐根本就没想着跟本殿下好好说话,原来是故意找事来的。

    既然如此,苏小姐就请回吧,本殿下给你留些情面,不想派人赶你。”

    “民女所说之话句句属实出自肺腑,还请殿下成全。”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一定要拼尽全力,不论陆之卿说什么话,自己都要接受下来,并且顺着他的话,继续把自己的目的表达完整。

    “苏小姐请回吧,本殿下并没有想同你继续聊下去的意思,若是识趣,就给自己也留些面子。”

    对方好歹是大家闺秀,陆之卿觉得若是说些粗鄙之语去羞辱她,道还真是有失君子风范,这话想了想还是没有说的太绝。

    “既然敢来向地下请求,自然也是抱着诚意的。

    不需要殿下应承我什么,只要将我娶回府中,我们只做表面夫妻。

    我可以帮助殿下登上太子之位,并且保证全力以赴,说是信不过,我可以签订契约书。

    等到事成之后,想什么时候写休书都可以接受。

    希望殿下能够明白我是来帮助殿下的,并不是想要来胁迫或者是威胁殿下。”

    苏衍歌快速地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只觉得心跳有些加快,而且这话自己因为时间太赶也没有想太多,只能看陆之卿能怎么理解了。

    “苏小姐要帮我登上太子之位?”

    陆之卿眉头丝毫没有舒展,这件事情可不是儿戏,且不说苏小姐说的这些话真实性有多少,现在苏家出了这种事情,许多人避之不及,自己也绝不能为了这么一些莫须有的条件,就轻松的被她卷入到这件事情里面。

    “希望殿下能够三思,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完全掌握在殿下的手中

    苏家家大业大,这件事情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是能得到苏家的支持,相信对于定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事到如今什么事情有用或者是什么,身份有用自然是不能再吝啬,该说就应该全部说出来,最起码其中的某一个条件,说不定还能让对方动心。

    苏衍歌,那就是抱着这种心思,无论是什么话都该说出来试一试,也许对方正是需要苏家这样的实力当做后盾。

    果然,听到这句话,陆之卿沉默了,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现在父皇迟迟没有将苏老爷定罪,所以这件事情倒还真的没有办法完全的下结论。

    所以苏老爷到底有没有叛国通敌,这件事情,现在也没人说得清楚。

    现在他们不过都是捕捉到了一些风声罢了,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父皇的手里,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这苏老爷到底有没有罪,也没人能够说出来。

    从未谋面的苏小姐现在来找自己,无疑还是为了她父亲的事情,不过这里面的性质又不同了…

    若是苏老爷真的没有事情,到时候被无罪释放,但是自己因为谨慎,又将苏小姐拒绝掉了,这么一来就相当于拒绝掉了一个十分强力的后盾。

    是苏小姐再去找别人,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