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心中有些思量,苏衍歌也同娘亲一样,纵然是心里不太高兴,纵然也会有些埋怨,但…还是不要让她们心里落下不是才好。

    再加上这么几年的磨合相处,也还是有感情的,苏衍歌现在心里更多的感受是:

    自家妹妹懵懵懂懂,不太分辨是非,被有心之人利用,自己又怎么能怪罪太多呢?

    这些事情她们多少能看出一些不对劲,可是其他小辈,却不理解,为什么对待一个外人,做到如此地步,说什么心中也是有怨恨的。

    苏衍歌自从知道这件事情跟江尘渡有关以后,也多少觉得这件事情因自己而起,不说一定,也有七八。

    今日碰见文爷实属意外,可是文爷身上的书卷气太重了,若不是知道他是江尘渡身边的人,苏衍歌也只会当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文爷生的也清俊,小姑娘情窦初开,难免…

    苏衍歌心里明白中间的内幕,便不再想着怪她们。

    这几日,这些话听的太多了,孟听荷只觉得大家都在安慰她们…

    从一开始的收留,倒如今的宽容,孟听荷恍惚之间,偶尔也会觉得…她们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来历?

    那个…被当成经历中的污点的人,还有事情…

    孟听荷低着头咬了咬唇,心里终是有些不甘。

    苏衍歌只是扶着她的手,只当她的颤抖是难过,并未察觉太多的情绪。

    如今气氛倒是有些僵持不下,苏夫人正思索着说些什么,就看到门外进来了个丫鬟。

    那小丫鬟似乎也没想到屋里这么多人,脚步顿了顿,环顾一下,目光很快锁定了苏夫人,低着头走了过去。

    “怎么了?”从她进门,苏夫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她身上,注意着她的动作,刚近身,便端起了主母的架子,有些冷漠。

    现在这府中不乏有些谣言,个别下人心术不正,搞的一部分胆小的丫鬟,整日担心自己以后的日子,不知道

    若是自己现在表现的温和,恐怕还会被她们当做示弱。

    所以无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都必须把架子给摆正了,这样才能让她们心中觉得还有个依靠,最起码夫人还没有倒下。

    那小丫鬟一听到她这种语气,连忙又恭敬了,几分凑近她,小心翼翼的说道:

    “回夫人,九殿下来了,正在府外等候。”

    “九殿下?”

    苏夫人似乎是有些疑惑,不知道是殿下突然前来苏家做什么,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将目光放在了自家女儿的身上,似乎有些疑惑。

    苏衍歌在一旁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如今九殿下登门了,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他想好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母亲的目光,苏衍歌抬起头,微微对着苏夫人点点。

    只是这么无声的眼神交流,苏夫人便明白了自己女儿恐怕是已经跟殿下说过了…

    于是微微皱了皱眉,对那小丫鬟说道:

    “既然贵宾来访,还不快快有请。”

    “是,夫人。”

    那小丫鬟连忙福了福身,低着头又退了出去,不敢怠慢。

    苏衍哥此时心中有些感觉,这九殿下竟然亲自登门,而不是让人带来消息,应该是同意的。

    只不过知道他同意了的,心里可还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到这里心中便又忧虑了几分。

    既然有贵客到访身份不凡,三姨娘自然也不能以现在的模样,就这么面对。

    于是在苏夫人的再三叮嘱之下,被小丫鬟搀扶了出去,稳稳情绪。

    “衍儿,你…?”

    趁着殿下还未到屋里,苏夫人走近自家的女儿,似乎是再次确定一般的询问道:

    “你真的想好了,就选定九殿下的吗?”

    “娘女儿心中有数,您放心吧,这件事情应该十有八九是稳妥了的。”

    苏衍歌自然不能表现出异样,只是有些轻松地回答了两句。

    只不过苏夫人还是有些疑惑,这女儿的动作真的这么快吗?我不是刚刚偷偷溜出府就把这件事情给办了?

    巧容站在一旁听得也是云里雾里的,是夫人和小姐在打什么字迷?

    不过现在这种场合就算心里有疑问,也不能像之前一样询问小姐,只能是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候。

    一听到九殿下,苏家的人莫名其妙的就有些紧张起来,她们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官家的人。

    “夫人,殿下来了。”

    刚才那回话的小丫鬟,此时又小跑着进来,连忙通报一声。

    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不能再逗留在原地,皆是齐齐的抬脚,往外迎接了出去。

    还没走几步就看到有人迎面进来,身后只跟着一个侍卫,看起来颇为简单。

    不过对于刚见过面的苏衍歌,还是知道此人是谁…

    “见过殿下。”

    “见过殿下。”

    苏夫人连忙对着来人行礼,身后跟着的姨娘丫鬟也都齐齐地跟着她的动作,朝着陆之卿行礼。

    “快快免礼。”

    陆之卿此时则是挂上了一抹温和的笑意,看起来是人畜无害,甚至有些温文尔雅的感觉。

    朝着苏夫人微微抬了抬手,若有若无的扶了一下,示意她不必如此。

    “不知殿下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苏夫人心中虽说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可是现在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只能是恭恭敬敬的问题。

    “不瞒夫人,我此次前来确实有件事情想要请求夫人的意见。”

    陆之卿此时说这话,居然还带着几分笑意,丝毫听不出来任何的紧张。

    苏衍歌站在一旁,不由的想着…这官家长大的孩子都是如此吗?

    先是陆之安在到陆之卿,说话好像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就算是遇到什么事情也永远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是他们的必备技能吗?

    还是说在那种环境生长下的孩子,都是如此的成熟稳重?

    不过他们说话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根本不会惹人讨厌,感觉都十分的得体,也都能拿捏的恰到好处,倒也是一种本事。

    恍惚之间,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陆之安的影子…

    不过毕竟不是陆之安,苏衍歌心里想到这里连忙调整好的心态,此事事关重大,还是认真的听他们谈话吧。

    “苏家如今是戴罪之身,不知道殿下想来求什么…?”

    苏夫人似乎是比较委婉的说到。

    纵然是知道苏老爷没有做什么事情,也没有什么错,可是这话也半分不能有不妥,还是要降低姿态的。

    “此次前来…我想要请求夫人成全美事一桩。”

    陆之卿说着朝着苏夫人靠近了两步,接着又抬眼掠过了苏夫人,目光放在了苏衍歌的身上,似乎是笑着:

    “想要求娶苏家的大小姐,苏衍歌。”

    苏夫人听到这里,才明白,当这件事情真正的来临的时候…就算之前在心里已经铺垫过无数次,可还是有些说不上来。

    一时间好像忘了自己应该回答什么,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那种担忧的神情仿佛是在告诉苏衍歌,若是你现在想反悔,还有机会…

    如果是你现在想反悔不想嫁给殿下,那么我就一定会帮你拦下。

    或许是来自一个母亲的本能,毕竟也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自己女儿真正所想要的,所以下意识还想再最后确定一下女儿的意见。

    可是苏衍歌明白,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不得不再走下去。

    无论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自己主动提起来的,若是现在临时反悔,这殿下莫不是觉得自己是在捉弄他,恐怕针对一下也不一定…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背后主使,可是皇上,怎敢忤逆圣意?!

    于是苏衍歌则是回了母亲一个十分肯定的眼神,仿佛是告诉母亲:是认真的。

    苏夫人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可此时也只是叹了口气,悠悠转回身子,似乎有些苦涩的对陆之卿说道:

    “殿下此次前来…居然是提亲的,衍儿确实年纪也到了,而且我看郎有情妾有意,那我也只好成人之美了。”

    没想到这种话这种说辞,居然是在这种气氛之下说出来的,还以为以后会亲眼看着女儿带回来一个如意郎君,他们十分的融洽,十分的欣赏…

    成人之美,原来是这么苦涩的一个词语。

    “感谢夫人成全。”

    陆之卿也是礼数十分的得当,居然主动朝着苏夫人弯腰。

    接着站着身子将手伸在一侧身后跟着的那小侍卫,此时派上了用场,规规矩矩地从袖中摸出一本册子,递到了陆之卿的手中。

    陆之卿也是从他手中接过,然后又双手呈着,送到了苏夫人的面前,笑着说道:

    “既然是来提亲,那便是是带着诚意的,这是我此次准备的礼单,还请夫人过目。”

    夫人现在的心情十分沉重,可是在这种场合之下,也不得不强撑起一个笑意,用那冰冷的手接过那本红色的册子。

    其实看不看都无所谓,这件事情已经是把上钉钉了,不过当着殿下的面,这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于是苏夫人也只是随手将的册子翻开,微微打量了两眼。

    不过这打开一看当下便有些惊讶,本以为殿下会十分的敷衍,毕竟这件事情是他们苏家提起的…

    殿下能够亲自前来登门,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只是没想到这里礼单上面写的东西,可一点也不含糊,该有的东西全有,甚至多出了许多。

    珠宝首饰,布匹黄金,就连苏夫人也忍不住惊讶了一下,这还真是好大的手笔。

    苏衍歌似乎是察觉到了母亲的异样,此时身子是贴着苏夫人的,目光微微一撇,便可以看见那册子上的内容。

    母亲怎么对着一个册子发呆了?

    苏衍歌也是有些疑惑,等她顺着苏夫人的目光看到那册子上的内容之后,也是惊讶了几分。

    接着又有些疑惑的抬眼看向陆之卿,陆之卿仿佛是有所感应,也是目光跟她对上,笑的温和。

    “没想到殿下如此慷慨…倒真是我们苏家的福气了。”

    苏夫人现在心里居然好受了一些,最起码殿下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马马虎虎的对待着,该有的东西都有,甚至也确实是做到了排场。

    “时间紧迫,成亲的日子定到五日之后吧,到时候必定带着,三媒六聘,八抬大轿,迎娶苏小姐。”

    陆之卿听到苏夫人的说辞,想来他们都是比较满意的,于是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想着时间比较紧迫,都还要赶紧准备才是,于是又笑着说道:

    “这时间还是很紧张的,我还要赶快回去,准备准备。”

    “恭送殿下。”苏夫人知道这日子恐怕是他们商议好的,那自己此刻自然是不能端着什么架子了,而且就是从殿下所说的,时间确实是很紧迫,五天时间…

    听起来好像还有很久,可是经历起来只不过一瞬之间的…

    陆之卿转身准备离开,苏夫人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转过头对苏衍歌吩咐到:

    “衍儿,送殿下离开。”

    “是。”苏衍歌刚好也有话想对陆之卿说,就没有拒绝。

    两步走上前去跟陆之卿并肩,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殿下,小女来…送您出府。”

    “有劳小姐。”

    陆之卿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等到他们离开了正厅的院子,这气氛才稍微有些缓和,走在路上,苏衍歌想了想还是对他说道:

    “多谢。”

    这声多谢不只是谢陆之卿能够答应请求,更重要的是他这么做也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谢我什么?”

    陆之卿突然停下的脚步转过身,面对着她似笑非笑,看起来心情也比较愉悦:

    “谢我…同意娶你吗?”

    “还有…殿下这么做,很给面子。”

    苏衍歌咬了咬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而且她这道谢也实实在在的,也都是出自内心想要说的。

    若是女儿家主动提亲的消息传了出去,指不定要为这世上的百姓怎么笑话呢,这以后苏家恐怕都抬不起头来…

    本来以为自己上门去请求,如果是陆之卿想好了怎么答复就差人过来送个信,知会自己一声就好了,没想到却是亲自登门。

    恐怕这消息也跟着就散布了出去…殿下主动登门苏府!

    而且现在苏老爷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谁人不知?这光是猜测也都够写好几册话本了…

    再过两天…恐怕他们成亲的消息就要传遍整个京城,那么殿下亲自登门,原来就是为了提亲…

    这是殿下主动提亲的,这不论怎么说都十分的有面子…

    “其实苏小姐不必谢我,说到底,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陆之卿此刻收起了几分玩笑的态度,说的倒是十分严肃:

    “互帮互助,而且苏小姐这次的行为确实是足够胆大。

    我比较欣赏聪明人,所以我选择跟你合作。”

    陆之卿当时确实有这种想法,又加上进到宫里之后,见到父皇,父皇的态度也值得猜测。

    父皇好像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并没有不高兴,甚至亲口替他定下了一个成亲的日子,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所以父皇对于苏家的态度现在好像,更明朗的一些,最起码并没有想要治罪的意思…

    “多谢…”

    苏衍歌虽说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确确实实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互相利用罢了,可是这陆之卿所做的事情也确实是照顾了细节。

    “不过我现在更加好奇,苏小姐在我府上说的那些话可还算数?”

    四下无人,陆之卿也就不再避讳,直接询问。

    “殿下看中的不就是这一点吗?”

    苏衍歌也不逃避,也不回避,直勾勾地对上陆之卿的目光,说的十分的坚定。

    “我确实看中的就是这一点,不过你我二人确实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我这个人呢,也不太喜欢强人所难,并且目前并没有娶妻的打算,你放心,就算你嫁到我的府上,我也不会对你如何。”

    陆之卿眯了眯眼,不知为何突然说起了这种事情,但是却十分的认真:

    “我一直都没有娶亲的打算,现在发生的事情倒还真的是意外,也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我欣赏苏小姐是个聪明人,也知道你并不愿意与我成亲,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人指使你这么做,既然你并没有对我完全说明,那我也就不再问你。

    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就是苏家一直以来的为人,以及我对你的印象还算不错。

    所以现在我就是想赌一把,赌你不会骗我,你确确实实的是能够帮助我。

    就像你说的,我们可以签订一个协议,这协议上的内容绝对公平公正,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我自会放你离开。”

    苏衍歌倒是有些意外,这殿下居然能跟自己说这么多话,而且听起来句句都十分的认真,显然是都有提前思考过。

    而且他说的话都是自己方才在殿下府上所说过的话,当时的情况下有些着急,只是为了能够打动陆之卿,什么话都往外说了,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认真的听完了,而且还做了一番分析,觉得可行。

    看来这个人确实是一个认真的人。

    而且自己嫁给他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确实是后面有一双手在推动了这件事情的发展,自己不得不这么做,所以既然他能够说主动的放自己离开主动的,归还自己自由,这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呢?

    “先前从殿下说的都是做数的,也都是认真的,既然我们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互帮互助共同得利,那么也就不用假惺惺的。

    我们只是挂一个夫妻的名分,等到了殿下的府上,我们在外人面前可以做一对恩爱夫妻,可是在府里不干涉对方。

    说是殿下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事情要同我商量,可以直接来找我。

    殿下也是认真对待这件事情的,那么小女也都会认真并且尽心尽力的替殿下,拿到你想要拿到的东西。”

    他们现在的对话完全就像是在商场上,只谈利益只谈条件,只谈这条件能够带来的后果,而不掺杂任何的感情。

    陆之卿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并且他如今到这艘府上能够主动提亲,能够主动答应这件事情,也就是看中苏衍歌的利用价值以及这个附加的势力。

    不得不承认这苏小姐确实是有几分姿色,可是他这个人的心里只有权力地位,心中从无女人。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娶妻,最起码在有权力地位之前,他不会想这件事情。

    为他这次亲自来到苏府登门拜访,首先也就是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诚意,到时候对方的帮助也就会更加真诚,尊重都是互相的,让他们感受到了尊重心中好受了,自然也就会帮助自己了。

    确实可以承认自己的心思不是单纯的,可是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也就没必要装成一副假惺惺的模样这样会感觉浪费时间又很辛苦。

    就比如现在他跟着苏小姐聊的不也挺开心的,互相坦诚一点,有时候会节省很多的麻烦。

    这些条件也都是苏小姐跟自己说过的,而且自己也都认真的思考过这些事情的可行性。

    再加上五哥…他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以及那一番分析,还有父皇的态度都值得思考,并且在思考之后觉得可行这才亲自登门,不然的话录知青可没有这么少。

    有几分姿色并不代表可以成为谈条件的筹码,现在要看到的就是能够带来的利润,能够带来的利益,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收益,什么最有价值什么最有用,而不是只看表面的,现在苏小姐既然给自己开出的条件,自然,自然就会同意她的条件了,因为看到了有可利用的价值,因为看到了前面的路可以走这条路是行得通的,既然她都说到这种份上,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只要最后能给自己带来收获,那这一切都不是白费的,娶妻而已,十分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