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小溪潺潺。

    清澈的水流中鱼儿在游动,一旁两个小孩抄着木枝与网正准备捞鱼,玩得不亦乐乎。

    “韩信,帮我把网拿过来。”

    小女孩光着脚丫子,满身都是泥,洁白的脸袋上看起来黑黢黢的。

    而一旁的男孩,看起来也差不多。

    这对捕鱼达人,完全是以女孩为主导的。

    也许是阴阳家的日子太过压抑,也或许是因为资质从小就远超旁人而带来的孤独感,小女孩此时展现的完全就像是乡野间的孩子那种撒欢的状态。

    “快把网罩住了,鱼就要跑了。”

    “我来了,大姐大!”

    男孩拿着网急匆匆地赶过来,可仓皇间,还是摔了一跤,倒在了水中,引得女孩很是急切。

    “你怎么笨手笨脚的。”

    远方林中,赵爽看着小女孩那股野劲和脸上的乐意,微微一笑。

    驻足观摩良久,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君上怎有闲心来此?”

    尉缭走到了赵爽身旁,问道。

    “闲暇时到此,乡野之顽童之景,倒是少见。”

    尉缭一笑。

    远处的那个男孩是他收的弟子,也是他磨得一把剑。

    以尉缭秦国国尉的身份,他的弟子想要一个好前途,本来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可尉缭不是一个普通的锻剑者,他要磨得也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为此,尉缭不惜在其年纪尚幼的时候,便让一个男孩游荡江湖,历练人世之间的冷暖,变得更加锋利。

    当然,尉缭并没有就此离去,撒手不管,而是在一旁看顾着。直到尉缭能确认这把剑能够独自应对危机。

    可尉缭的计划出现了波折,因为那个阴阳家的小女孩出现。

    一个天资出众,样貌不俗却又充满了野性的小女孩出现,便如一道光一般,照亮了这灰暗的世界,让韩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尉缭并没有阻止,因为一个高明的锻剑师,是不会刻意让自己的作品去经历水火的,而是要让其自己去经历。

    所以,尉缭继续在旁,并没有左右。直到,赵爽的出现。

    “代国将灭,燕国也无法独立支撑。而等到五国皆灭,齐国也不会远了。”

    事实上,楚国灭亡之后,齐国也难逃灭亡。如今与燕代两国的战争,不过大河以北战事的一个结尾。

    甚至,无论那边打得怎么样,都不会影响齐国这边的事情。

    尉缭看得更远。

    在提出水攻大梁的计划后,魏国便注定灭亡。而大河以南,齐楚两个大国,也无法再阻挡秦国的兵锋。

    只是,天下人都在困惑。

    秦国会像是昔年的大周一样,分封功臣故旧到天下各地么?

    赵爽的例子让这些人看到了曙光。可尉缭却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些异样。

    “天下将定,可为何君上封地中的私兵训练却比以往更加严格。甚至北面的安西镇军、太原军,四季之训,也比以往更加频繁。”

    甲士不卸甲,战马不解鞍。可不像是天下将定,一个功勋所该表现的。反而,像是在迎接一场更加激烈的战争。

    秦国的二十等军功爵位制,让秦国产生了一大批军功贵族。

    天下将定,虽然再无大战,可这些人躺在过往的功劳薄上,依旧可以荣荫子孙。

    可尉缭所见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方面,不少秦国的勋贵功臣,在趁着战事将断未断的现在,拼命捞取军功,买房置地,增添牲畜仆人,娶个好几房姬妾。

    而另一方面,又有不少勋贵功臣,表现得比十年之前更加慎重,武训不断。

    “天下有很多人都在期待战争不会结束,事实上,战争也的确不会结束。”

    赵爽看向了尉缭。

    “要不然,你为何还要磨剑?哪怕并不知道,这把剑有没有出鞘的可能?”

    如果只是要培养弟子,传授一身所学,那么普通的天才便已经足够了。一统天下的战事将要结束,秦国对于军事人才的需求,将会急剧缩小。

    哪怕是绝顶的天才,也必须在军队之中熬资历,缓缓上位。没有特殊的境遇,很难上位。

    天下无事,则良将不现。相反,天下大乱,豪杰辈出。

    可尉缭现在所做,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君上以为,大战将会何时出现?”

    “北有匈奴,南有百越。再加上六国虽灭,可六国反秦之心,二十年内不会熄灭。”

    以前的秦国只是一个王国,要照顾的也只是关中附近。如今的秦国是一个帝国,要治理的是整个天下。

    原本被列国所分摊的南北威胁,现在都集中到了秦国身上。

    “所以战争将会继续。至于大战会何时出现,那就不好说了。”

    便在此时,远方小溪旁,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一条大青鱼,被网捞了上来,两个孩子很是兴奋。

    “二十年后,如今遭受国破将亡的六国贵族死的死,老的老,再无余力,反对秦国。可在此之前,依旧相当危险。”

    尉缭说着。如今的赵爽走的完全是不同的路。事实上,秦国灭六国后,军事资源变得相当珍贵与稀缺。

    天下平定,自然不用再养着那么多军队了。

    大多数地方,面对的也都是治安战,而不是战争。治安战与战争完全不同,日常都是缉捕、探案、侦查之类的任务,更需要的是精通刑狱勘验、律法、缉拿追捕的人才。

    便是寻常的盗匪,也不可能是郡县中兵甲俱全手握弓弩的郡县兵的对手。

    可边境不同,面对蛮夷的掳掠,秦国决定反击,大规模的战争还可能爆发。

    恰巧,赵爽手中的力量,依旧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事实上,秦国在战后紧缺却又珍贵的军事资源,很大一部分还会分配到赵爽手中。

    尉缭看向赵爽,他的目光,还看着远处的两个孩子。

    “既然如此,君上为何还逗留关东不去?”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有所了结。”

    尉缭见赵爽远去,走到小溪边,先跟着那个小女孩说了些什么,那个小女孩好像很高兴。接着,赵爽再对韩信说了些什么?

    一开始,韩信好像不愿意,可那个小女孩很是不满地拍了拍韩信的肩膀。

    很快,韩信便同意了。

    两个孩子跟在赵爽后面,嘴里嚷嚷着。

    “吃饭去了!”

    尉缭一愣,看着跟在后面的韩信,笑嘻嘻的样子。突然发现,这把他费心锻造的剑,可能会不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