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黄县。

    “怎么回事?”

    一夜之间,整个黄县仿佛变了一样。

    湘君本是阴阳家派出的代表,与公输家掌门公输仇商量着蜃楼之事。可现在,也莫名的有些紧张。

    同一个屋中,公输仇也是愁眉不展。与湘君的儒雅俊逸不同,公输仇不以仪表见长,然而所思所想,却还要深一层。

    要将那艘古代巨舰蜃楼重现,就必须利用齐国沿海的几座海港,包括黄县、腄县、琅琊这些相当重要的物资转运中心。

    本来齐国国内投降的声音此起彼伏,公输仇也以为齐国没有战事,也因此让公输家在齐国做了些前期的准备。

    可这些准备,包括投入的资金,都不是可以拿到明面上的。毕竟,齐国还没有投降。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如今黄县风声鹤唳。

    齐军在一夜之间,大批入驻这座海边的县城。而且看样子,是动真格的了。

    便是当初齐王宫失窃,也没有像这样子。世人都以为齐国内部早已经军心涣散,可如今的景象,却在告诉世人,这个国家的王者依旧对这片土地有着很深的掌控力。

    “齐国即墨之兵、稷下死士,一夜之间都聚集了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即墨是齐国五都之一,其中驻军乃是齐国最为精锐的军队之一。

    公输仇说着,心中思量。

    看样子,齐王室这次是真的被人伤到了里子,才会有如此动静。

    湘君也在等待着。阴阳家在齐国也有着自己的情报网络,只是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

    这也预示着,也许事态的严重性要远远超过世人的想象。

    “本以为会风平浪静,齐国会就此投降,大家相安无事。可也许,一场风暴就要来了。”

    码头盐场,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

    稷下之主,当今齐王的弟弟田假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齐王的近卫首领与几名稷下死士。

    那几名稷下死士被人一剑击杀,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可是齐王的近卫首领却是不同,他的身上留有交战的痕迹,也具有很重要的价值。

    右肩与左腹各有一处剑伤,来自于两把不同的剑。

    看起来,他是被人两面夹攻,受了重伤,渐渐不支,被人一剑刺穿脏腑。

    交战十分激烈。无论是这位近卫首领还是与他交手的两名剑客,都是当世顶尖的高手。

    即使是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可近卫首领也没有就此引颈受戮。

    田假有些唏嘘。作为齐王的近卫首领,稷下之主与其低头不见抬头见,有着很深的交情。

    前段时间,田假得知他受了齐王的密令,前去执行任务,消失了一段时间。

    可再见时,却已经是生死相隔,对方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惊鲵、玄翦!”

    田假察觉出了这两把特殊的剑所造成的剑伤,可同时有些奇怪,以对方的行事风格,怎么会不销毁尸体,反而留下了这么多的证据。

    “当时发生了什么?”

    “据说是盐场巡逻的守卫发现了异常,通知了黄县的守军。前些日子,因为抓捕窃贼,黄县进驻了几千军队。当地县率带着兵士赶到时,大人还留有一口气,只留下了两个字‘罗网’。”

    田假皱眉。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是罗网动手无疑,可为什么这么巧,有守卫发现了?

    “那个盐场守卫呢?”

    “属下查找了一番,他消失不见了。不过稷下死士在城中抓到了不少耳目。”

    田假心中泛着怒火,下达了命令。

    “这城中,阴阳家也好,公输家也罢,不管是什么势力,此时若是跳出来,全部诛杀!”

    田假并不知道,齐王震怒的原因,可也知道,这件事情要比较想象的更加复杂。

    “时隔多年,罗网这头饿狼也终于开始要咬人了。”

    田猛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便将面具与惊鲵剑藏了起来。

    昨夜的一场大战,他与玄翦杀死了齐王的近卫首领,并且夺取了那个任务中重要的东西。

    如此一来,便等于交纳了投名状,彻底背叛了田氏,走上了一条不归的道路。

    但同时,他也获得了罗网的信任,正式成为了罗网天字一等的剑客。

    惊鲵!

    只是,这次背叛的结果,却让田猛有些无法预料。

    齐王室的反应实在太快了,他与玄翦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毁尸灭迹,齐国的军队就来了,而第二天,即墨的军队便已经进驻。

    看样子,一场风波就要到来。

    心中感到了一阵急切,田猛咳嗽了几声。昨夜与近卫首领交战,虽然成功刺杀了对方,可田猛也受了不轻的伤。

    接下来,也只有利用在田氏中的特殊身份,逃离这里。

    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田猛警惕地着对着门口,却见一个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位大人,需要午食么?”

    田猛色心已起,可理智还是站了上风。

    “拿一只鸡、一盘鱼,再弄些酒。”

    田猛说完,却见这个女子没有应答,而是悄然走上了上来。

    田猛以为这女子是想要赏钱,正想要拿些钱币,却感觉不对。这女子离他的距离太近了。

    “你要做什么?”

    却见女子素手一挥,一道紫色的雾气弥漫。田猛心中大惊,正欲一掌击退这女子。

    可掌力未至,田猛却发现对方不能动了。而那个女子,白皙的脖颈上生出了鳞片。

    “你是鲛人!”

    可这一声说完,田猛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年在韩国,他所见到那个仿若天仙一般的女子。

    神女檀音!

    只是,这思绪中断,田猛的瞳孔周围浮现了一圈淡红。

    “碧海潮女妖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啊!”

    檀音一笑,开口问道。

    “那个盒子在哪里?”

    田猛仿佛一具傀儡一般,完全吐露出来。

    “被玄翦带走了。”

    “你是田氏中人,罗网为何不让你带走,不是更方便送出城么?”

    “罗网还不信任我,玄翦年轻,可在罗网之中的位置在我之上。赵高信任的也是那个新任的玄翦。”

    “这样么?”

    檀音喃喃一语,正听得外面传来了一声粗狂的声音。

    “大哥,外面发生了大事了,罗网又在搞三搞四了。”

    田虎匆匆走进了屋中,正见田猛站在那边,跟个木头一样。而在他身旁,客栈的侍女恭敬站在一旁。

    “除了一只烤鸡和炖鱼,客人还需要什么?”

    田猛头一顿,刚才的事情都已经忘却,浑然不知自己透露了很重要的信息。

    “就先这样吧!”

    “这哪够吃啊!”田虎挥了挥手,很是豪气,“来三只烤鸡、两条鱼、三盘下酒的小菜和两斗斗好酒。”

    “是!”

    檀音走出了屋外,却听得身后,田虎依旧大大咧咧地说着如今已经搅动满城风雨的“大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