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镜湖医庄。

    冀望谷的黑侠围拢在湖中小岛的医庄之前,为首者便是盗跖。

    只是,大门紧闭,久久没有动静。

    “统领,要不我们闯进去?这得等到什么时候?”

    盗跖本是闯空门的高手,可是在这里,他却表现出了难得的耐性。

    “再等等!”

    盗跖双手抱肩,等待着。又过了三个时辰,大门终于缓缓打开。

    正当盗跖听到动静,有些欣喜地盯着门口,所见的不是他所期待的人,而是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人。

    只是,这个女人盗跖也不敢得罪。

    盗跖笑嘻嘻凑了上去,一脸讨好样。

    “念端大师,我们是来接天明的,麻烦您将她叫出来。”

    念端看了一眼盗跖,神色冷漠。此次冀望谷来了百多名黑侠,光是上岛的就有三十多。

    “接个孩子,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这不是怕途中有意外,所以多准备些人手么?念端大师,相比你也听说了,这江湖上最近不太平。”

    “江湖上的事情我管不着。不过,你要接的孩子,怕是接不走了。”

    盗跖面色一变。

    “念端大师,你这话何意?”

    “墨家好心收留昔日的弃徒,为其疗伤,谁料却是救了一条毒蛇。如今我墨家的至宝为其母所窃,你们要想带走这个孩子,除非找到她的母亲,将我墨家至宝还回来。否则,休得多言。”

    盗跖不言,他身后的燕墨可没有那么好脾气。

    “念端大师,我等敬你是前辈,更是先代巨子的好友。可天明,今日我等必要带走!”

    念端大师面色如冰一般,缓缓转身。

    “有本事,你们就试试看。”

    一众冀望谷的黑侠拔出了佩剑,却被盗跖阻止了。

    “别动手!”

    “统领!”

    相比于一众冀望谷的黑侠,盗跖显得比较冷静。

    “第一,我们不清楚天明在不在里面;第二,这座医庄守卫力量还不明,硬碰硬既伤了颜面又容易吃亏;第三,你们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了?”

    盗跖之言,让一众黑侠都冷静了下来

    啪的一声。

    大门被人推开,端木蓉有些紧张,看向了门口,一个女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月神走了进来,便像是女王一般,有着一种掌控全场的气势。

    “你就是端木蓉?”

    女子的一句话,让端木蓉更加紧张。

    虽然将竜姬骗到这里,是端木蓉接受的任务。可接下来墨家巨子的命令,却让她有些不懂。

    作为墨家的高层,端木蓉隐隐察觉到了墨家与阴阳家之间的关系。

    虽然在江湖上,外人看来,这两家有着积年恩怨,老死不相往来。甚至,在私底下,更是暗中厮杀不断。

    然而,端木蓉却清楚,经过了几次重要任务,她能够受到,墨家与阴阳家之间,有着一种隐隐的默契。

    这份默契若有若无,可却是真实存在的。

    而这个女人的到来,则更加证实了端木蓉的判断。

    要与阴阳家的高层有所联络,巨子交待自己的一定是件极其机密而又重要的任务。

    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却见女人坐在了端木蓉的对面,伸出了手,道了一声。

    “把脉!”

    端木蓉有些惊慌,赶紧把手搭了上去。只是,手是搭了上去,可端木蓉根本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

    “阁下想要问什么?”

    “你不是小医仙么?自己看!”

    月神的态度很是嚣张,仿佛根本不是有求于人,能来这里看病是给端木蓉脸一样。

    “哦哦!”

    端木蓉稳定了心神,搭着脉,进入了状态,缓缓说着。

    “阁下身体康健,内息绵厚,乃是当世顶尖的高手,并无不妥。”

    “并无不妥,我来找你做什么?”

    端木蓉有些疑惑,以她这修为,举世难有敌手,她这是有什么问题?

    “阁下指的是哪方面的不妥?”

    月神被这话问的,脸一红,气息有些急促。挣扎了好一会儿,月神才终于完成了心理建设,小声说道。

    “就是一个女人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

    一个女人最为关心的一件事情?

    也许是有着代沟,青春年少的端木蓉想了许久,还是想不出是什么事情,最终问道。

    “阁下能否给出些提示?”

    “子嗣!”

    月神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将这两个字憋了出来。

    端木蓉终于反应了过来,更加仔细地搭着脉。

    “葵水充健,只是经血”

    端木蓉思考着,最终问道。

    “阁下所修法门中是否是《蟾宫清乌法》?”

    “你怎么知道?”

    “这就对了!”

    端木蓉点了点头,缓缓说着。

    “传说这门修炼之法是阴阳家一位前辈所创,其法门极其高深。可当初这位前辈为情所伤,所以创下这门法门的时候,断情弃欲。其理念深入法门,后辈所学者,也难有子嗣。”

    月神听到这话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瘫软了下来。

    “我阴阳家都不知道的秘闻,你怎么会知道?”

    “我医家有一本从墨家得来的杂记,这上面就记载着这桩秘闻。我原以为这只是一段不可考的佚闻,可今天却见到了实例。”

    此时的月神完全没有了刚才女王一般的气势,音调都低了许多。

    “那有什么办法么?”

    “也不是没有办法,可有一桩难处。”

    端木蓉吞吞吐吐,看得月神望眼欲穿。

    “你倒是说啊!”

    “这篇法门中设了一道阴阳咒术,修炼者修为越深,咒术也就越加厉害。可墨家也有一篇秘术,能解这道咒术。可”

    作为女儿家,端木蓉有些难以说出口,最终凑到了月神身边,在其耳旁小声说了几句。

    本是满怀忐忑的月神听了端木蓉的话,表情逐渐缓和了起来。最终,轻声一笑,重新变得优雅了起来。

    “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情,不能说与外人。”

    “放心吧!巨子有交待,这是死也不能说出去的事情。”

    看着月神松快的背影,端木蓉呢喃一声。

    “男女大防,这种事情,巨子怎么可能答应嘛?难道这位高人已经看开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