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陈野起的很早,因为林依云将他的休息点安排在了咖啡厅,对于这一点安排陈野是拒绝的,但是林依云搬出了陈芊芊这道杀手锏,在陈芊芊撒娇的作用下,陈野勉强答应了。

    尽管对新工作不抱什么期待,但是既然答应了自己的女儿,陈野还是希望尽自己所能,让她能够顺利出圈,那么咖啡店里,光靠一些点心捆绑,显然并不是好办法,毕竟其本身的成本和制作工艺都很高,想要从盈利点上胜出,根本上还是从咖啡本身上找盈利点。

    早上4点多,陈野打开店门,在附近跑了个圈,倒不是为了健身,以他数据化的身体素质,这种程度的运动,不管怎么练,也是无法增长属性的,何况已经被锁死了属性上限,他只是想感受一下清晨的凉爽空气,获得一些“生活”的真实感。

    记得林依云告诉过他,每天这个时间开店门,但是并不营业,反正节目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有跟拍,都是安装的固定摄像头在运转,一般就是做些准备工作,这也是林依云想要做“宵夜”的原因,毕竟晚上营业到10点多,早上4点多又要做准备,期间的时间似乎也没多久,索性打开店门,做一点生意是一点生意。

    陈野跑圈回来的时候,G·H门口停了一辆红色的车,家用型的两箱车,陈野认的出来,这是林依云的座驾,这个时候的老街因为没有行人,也没有完全封闭,小型车辆是可以出入的,到了六点就不行了,此时后车厢被打开来,林依云半个身子都在车外,正费力的抬着什么,陈野瞧见了便快几步走了过去。

    “老板娘!”陈野打趣的叫道。

    林依云身体一颤,显然天还没亮的夜里被人突然喊了一声被吓住了,她回过头颇有嗔怪道:“你吓死我了!”

    看到此时已经收拾了一番的陈野,林依云不由眼前一亮,虽然说实际年龄不详,但是从身份证上看至少也有三十五岁以上,昨天那个不修边幅的颓丧男人模样完全符合这个年纪,可是现在收拾了一下,居然让她有种“阳光帅气”的感觉。

    她不由疑惑道:“陈野,换了身衣服,收拾了一下模样,果然感觉不一样了,昨天你说你二十八岁,我现在也不觉得是在开玩笑呢!看来‘大叔’这个称呼不能叫了,你在这里是一个年轻人的人设,我得叫你‘阿野’或者‘小哥’之类的称呼搭把手,帮我把东西搬进去吧!对了,以后你也别‘老板娘’这么叫我,好老气,叫我Tina好了!”她倒是丝毫不吝惜的使唤起陈野来。

    “芊芊呢?”陈野一边帮忙搬运一边问道。

    “知道你心疼她!她还在休息呢,我让她来的时候,给我们带早点。”林依云撸起袖子也在一旁帮忙。

    两个大口袋背在身上,陈野顿时觉得很吃力,或许是因为属性被限制的原因,也他此时的身体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壮,甚至令陈野感觉到了一种“单薄”的错觉,二十公斤的重物背在身上走了十几米就有种“心慌”的感觉,幸好后门仓库已经到了,放下口袋的陈野觉得气息都略微沉重了,心道:“看来用特权卡来度假,不是什么好主意啊。”

    “研儿还说你跟她父亲学拳,学得很棒,说你很有潜质什么的,是不是在晃点我?感觉你也没比我强壮多少啊!”林依云笑了笑道。

    林依云也不是干看着,她手上也提着好些东西,零零碎碎的虽然不及陈野的沉重,但也挺难为她一个女人的,两人忙活一阵才将东西在仓库放好,陈野不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沉?”

    “咖啡豆,是巴西原产地的,我好不容易才买到,这可是我们的镇店之宝!上班的时候你可要记住了,这东西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千万别受潮了,每天开业前都要检查一次,千万不能用变味的咖啡豆做饮品,那样味道会让人无法接受的。”

    “你是在跟我说这个?我做了那么多年的残影,自然是知道不能用变质的原材烹饪,做餐饮这行不怕难吃,就怕吃出事情来过来休息一下吧,我有些话想跟你说”陈野招了招手,让林依云放下检查的工作道,实际上他刚刚扫了一眼,基本上就能断定这些咖啡豆都没什么问题。

    林依云快步跟了过去,陈野则是指了指门店里的各个位置道:“我不否认你有经商的经历,而且家族企业的耳濡目染让你有了自己的见解,但是经营一个门店却不一样,这是资本交易不同,准确的说,这更像是一种‘工匠精神’,需要的是精益求精的领悟力,还有一些基本的经营理念。”

    “G·H一共有十二张桌子,其中四张是双人桌,六张四人桌,还有两张六人桌,一般来这里的都是路过的小情侣,还有在附近工作的白领,客户群都是很注重环境的,良好的环境可以让客户打很高的印象分,印象对于开店来说是第一要素,如果印象不好,也就无所谓回头客这么一说,像G·H这种规模的小咖啡厅想要生存下去很容易,不需要太多,百名左右的熟客就足以经营的下去,换句通俗点的话讲,我们做的实际上是‘街坊生意’。”陈野尽量用浅显易懂的话说道。

    “环境这一点你还算有点常识,做的也算不错,布置和清洁都很好,但是这却不是最重要的,你记得我做的‘大排档’生意吧,环境一般,卫生也一般,但是生意为什么那么火爆?关键就在于价格和味道,放在咖啡厅里也是同理,价格和味道才是一家餐饮店里最关键的‘印象’,实际上你有些舍本逐末了。”陈野指点道。

    “我研究过奶茶铺的价格体系,10~30元不等,利润却高达70%及以上,你用的巴西原产咖啡豆,先不说运费和储存这些,光是其制作流程就非常繁复,出品率与利润点都不高,怎么可能赢得过对方?再说了,对面是几个青春少女,露胳膊露腿的,你让那些懵懂无知的少年们如何受得了?大脑一热,不去消费个口袋空空,都感觉对不起自己这对眼睛。”陈野耸了耸肩道。

    林依云被说的有些羞愤,环手抱胸道:“怎么?你是不是也看了?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眼睛了?”

    陈野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她的胡搅蛮缠,直接敲了敲桌子道:“所以一定要改,从经营内容上就要改,一日三餐是最基本的需求,可是你的咖啡店所经营的产品,完美的绕过了这些需求,加上一个月后的租金和转租金要上缴,我真怕你一下就破产了。”

    林依云难得的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也是我一个年幼时的梦想罢了,正好做综艺就想试试,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把好喝的咖啡带给别人,没想到这种生意特别难做呢,要不是你估计我们已经干部下去了,这点我肯定是要谢谢你的,但总比芊芊那丫头的想法靠谱吧,她还想开网吧呢!”

    “其实,我个人觉得,开网吧可能更赚钱!”陈野摩挲着下巴考虑到。

    “行了,你们两个就欺负我吧!”林依云咬着牙道,有种被深深冒犯的感觉。

    陈野继续说道:“G·H想要翻身,产品结构上就要做改变,必须要把中西简餐纳入经营范围,重新制作菜单,并且要积极向附近的写字楼和办公区做宣传,至于咖啡饮品这个价格太低了,在现有的价格上抬高一倍,最好贵到让你都觉得喝不起的感觉,服务流程上也有标准化,不能随随便便来人就乱坐,你想,如果是两个人进来,一下坐到了六人桌,那回头有六个人来,就没有桌子坐了,你难道要把已经在用餐的客人赶出去吗?或者叫他挪一下位置?这种事情都是十分伤感情的,所以在客人一进店时就要做好引导然后为他们上好柠檬水,为他们点单,然后报到工作间再从工作间传递到客人的桌上,这些过程看似简单,但没有一段时间培训,都会手忙脚乱哦,对了!昨天你们走了的时候,我在附近溜达了一下,隔着两条街的一家写字楼有家公司晚上十二点还在加班,我上去介绍了一下,说是新店开业,欢迎来试吃,他们说今晚如果我们还在营业,就来这里吃点东西,毕竟那个时候附近还在营业的餐饮店不多”

    “哇塞!你可以啊,不愧是以前干过这一行的大老板,我就知道找对了人,这一下就把我们的痛点全部找到了,而且而顺带接了个大单子,行行行,晚上就靠你了!”林依云高兴的抱了抱陈野道。

    气氛一下突然变得凝重了,时间好像突然停止了一样,两个人的心跳互相感应到,都有那么一刻急促的跳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