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信?”

    赵寅挑着清秀的眉毛,笑着询问,“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自从上次在幽州几人跟他打过赌之后,这些全都下了决心不再打赌,也不知道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以玄龄纳妾之事打赌?”

    李二率先来了兴趣。

    “没错!”

    赵寅笃定的点点头。

    “赌什么?”

    “随便!”

    “你若输了,就将朕的干将莫邪还给朕,如何?”

    李二嘴角含笑,已经想好了赌注。

    那对干将莫邪是他之前新得的宝贝,结果打赌被他输到了这小子的仓库内,今日说什么也要一雪前耻。

    “好,若是陛下输了呢?”

    赵寅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既然想赢回他的宝贝,那自己怎么也得要的大一点。

    “你小子也随便提!”

    李二十分大方的挥了挥手。

    既然人家如此慷慨,自己也不能显得小气。

    “爷,爷 ,莫要再打赌了!”

    李二身边的王德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想让其收回成命。

    “不打赌朕何时才能将干将莫邪要回来?况且那小子还没提要求呢!”

    干将莫邪一直是李二心头的结,当初他也没想到能将其输出去,若是这次赢了,也算是一雪前耻了。

    听完他的话,王德便将头缩了回去。

    既然想听驸马的条件,那就听吧,等他提出以后自己再劝阻也知道从哪下手。

    “小婿这两年即将迎娶其它公主,不如岳父大人就将其它公主的聘礼免去如何?”

    赵寅稍加思索,开口说道。

    “你小子还真是狮子大开口,朕那些公主的聘礼少说也得给个上千万贯,就这么就想免了?”

    李二稍显不悦,但心中已经有了算计。

    “爷,别赌了,若是公主出嫁没有聘礼得多丢脸啊!”

    王德再次拉了拉李二的衣角,悄声说道。

    “你放心好了,朕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这小子觉得占了我的便宜,赶紧定下这个赌约,朕难道会不知道没聘礼丢脸?可这个赌局朕赢定了!”

    李二瞟了赵寅两眼,胸有成竹的跟王德嘀咕起来。

    由于有乔蓝在使用音响解说,其他人并未听到两人嘀咕什么!

    “爷,难道你忘了吗?驸马是逢赌必赢的啊?”

    王德急的直跺脚。

    若是这次出门将聘礼都输了,回去可怎么向长孙皇后交代啊!

    “哼哼?逢赌必赢?朕这次还真就要打破他这个传说!”

    然而,李二还是不听劝,冷哼了两声,更加坚信自己的决心。

    这小子才入朝几年?

    自己和房玄龄已经在一起几十年了,他什么德行自己会不知道?

    即便是要了他的命,他也不敢带两房小妾回去,更别说是让他夫人亲自给张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爷!”

    “朕意已决!”

    王德还想继续劝说,但被李二挡了回来,面色非常严肃,若是他再继续说下去,恐怕就会被捆起来扔出去。

    “既然岳父大人觉得小婿的筹码开的太高,要不就作罢吧?”

    别人或许听不到两人说的话,但赵寅有着神级战力,听力也不是一般的好,两人的话全部落在他的耳中,于是故意使出一招欲擒故纵。

    “不!虽然要求有些过分,但朕答应了!”

    李二连忙摆手,胸有成竹的笑着说道。

    “哈哈!驸马,你小子聪明一世,恐怕这回要栽了!”

    长孙无忌笑着指了指赵寅,随后扭过头看向李二,继续说道:“太上皇,等干将莫邪再回到皇宫的时候,一定要邀老臣去观摩一番!”

    “放心,等干将莫邪一到手,朕一定邀你们进宫观看,哈哈!”

    经他这么一说,李二更加认为自己会赢。

    “几位叔伯可要一起赌一把?”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只坑李二一人怎么能够呢?

    “什么?这种好事还有我们的份儿?”

    侯君集瞪大了眼睛,笑着说道,仿佛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一样。

    若是换做别人不敢说,房玄龄那老货是绝对不会纳妾的,这是十拿九稳的!

    “只要驸马敢跟我们赌,我们就赌!”

    老货们纷纷笑了起来。

    这件事就是明摆着的,若是他们要求赌,好像在欺负人一样!

    “那就赌吧,赌注你们随便下,本驸马都押一赔二!”

    赵寅故作思索了一番,随后勉为其难的说道。

    “驸马,你可想好了,若是我们下了注可就不能反悔了!”

    长孙无忌再次提醒。

    再怎么说这小子也是他的女婿,虽说有时候他连自己都坑,那他也不希望这小子输的太惨。

    老货们现在都有钱的很,若是每人压上个一两千万贯,这小子就要赔死了!

    “没问题!”

    赵寅抱着肩膀,脸色没有一丝的波澜。

    “这小子不会又憋着什么坏主意呢吧?”

    “说不好,看他没有一丝紧张的样子,不知道其中会不会有诈?”

    “你们最近听说老房要纳妾了吗?”

    看着他那十分镇定的表情,老货们围到一起,开始疑心起来。

    若是自己将家产全部押上去,赢了子孙后辈都不用愁了。

    可若是输了,他们就都被打回到贞观初期,过那种苦哈哈的日子去了!

    难道是驸马已经听到什么风声,说房玄龄要纳妾,这才十拿九稳的来跟他们打赌?

    不应该啊?

    他们也是刚刚闲聊的时候提到的,怎么可能事先就知道呢?

    “没听说老房要纳妾啊,他家夫人生龙活虎的很,怎么可能让他纳妾?”

    李靖家和房玄龄家住的很近,若是有什么小道消息,他应该第一个听说。

    况且房玄龄的夫人身体倍棒,根本不存在续弦之类的!

    “那就奇了怪了?没有底牌,驸马为何还敢开口压一赔二?”

    魏征的两条眉毛都快拧到一块了,但就是没想明白原由。

    “或许是驸马手中有美貌的女子,自认为房相会将其收房?”

    侯君集也开始猜测其中的原由。

    “我看不是,没看驸马刚刚迟疑了一下吗?你谁见过驸马迟疑?我猜驸马这就是在吓唬我们,让我们知难而退!”

    戴胄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的事情,找到了蛛丝马迹。

    “对,俺觉得这个有可能,驸马刚刚确实有所迟疑!”

    程咬金也发现了这一点。

    “还有一种可能性,他或许准备在时间上拖延,咱们若要下注,必须定下个时间才行,不然软磨硬泡下,保不齐哪天就真的成功了!”

    戴胄不愧为曾经的户部尚书,想事情确实滴水不漏。

    “对,就这么办!”

    众老货围在一起,将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最后决定在规定时间内若是赵寅能让房玄龄纳妾,那他们就赌了。

    这样一来,即便之前房家有了纳妾的想法,也未必会在他们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