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爱菊小叔子一家来是因为他们家小儿子刚到年纪上幼儿园了。他们总共才两个孩子,这个小的也算是他们最后一个孩子了,自然想要给他最好的。

    现在柳叶开的幼儿园在整个县城都是出了名的,他们有这层关系在自然是要用上了。

    柳叶倒也没拒绝,只是她搞不懂怎么不在开学前送来,非得等到名额满了开学之后才来找她。

    她也不想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让他们交了钱一周后再带孩子过来。

    夫妻两个回去的路上钱家小叔说道:“就是你嚷嚷着非要来这边,那么远以后谁一大早的送啊?”

    “我说来这边你不也没反对?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看了环境你难道没觉得比我们那附近的好多了啊。何况都在一个县城里再远能远到哪去。”说完钱家小婶摸了摸孩子的头苦恼的接着道:“就怕大伯家的事情影响王爱菊对我们的看法,对孩子不上心。”

    “要有看法她今天就不会同意收了我们家小子了,别想那许多了。对了,我姆妈来了,王爱菊那边肯定不会去住了,要不你把家里房间收拾收拾去。”

    钱家小婶轻哼了一下没再说什么。主要是她也知道她婆婆就算住也住不长久,就这么几天她忍忍也就过了。

    有时候生活在按部就班之间就会给人意想不到的刺激,或好或坏。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为人们对它毫无心理准备。

    这让人毫无准备的意外突然降临在了柳叶一家子身上,而且过程与结果都并不让人感觉愉快,反而痛心。

    事情的起因还是那天因为老太太来了县城钱英来找了钱耀武说过这事,等于想让他们带口信给他们姆妈,结果三个孩子都没说,只是钱英就当他们已经说过了。次日一早也不等她小哥给她说准备好了他们老娘住的房间就兴冲冲的带着老太太往王爱菊一家所在的地方跑。

    也幸好次日是周六,所以都还在家,没有让他们扑空。结局当然是非常不让人愉快的,见到并不欢迎自己的一家大小老太太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骂骂咧咧的出了小区,钱英脸色也非常不好看骂柳叶不会教育孩子不懂尊重老人。

    本来她们走了以后柳叶以为就这么过去了,哪想到当日下午老太太带着钱英的儿子又再次来了,那孩子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个熊的不能再熊的娃,简直到了人见人厌狗见狗憎的地步了。

    一来就把他们家翻的到处都是,见到自己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吃的东西都要先吃一口再说,不喜欢的就随手一丢,喜欢的就多吃两口再换目标。祸害了小院子里所有的蔬菜瓜果,翻边了厨房所有能吃的东西,除了钱耀宗钱耀祖两兄弟的小房间因为人不在外出上锁了免遭殃之外,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被他祸害过的。

    如果柳叶和两个大的孩子在或许会好些,偏偏他们又都不在,在抢了小七最爱的娃娃把它拆了手脚之后钱耀武看不下去推了他一把,这一下惹的老太太不满的对钱耀武动手了,老太太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抓住钱耀武要揍他屁股,钱耀武挣扎后被老太太一推,这一推刚好推到小客厅的角落,热水瓶里的热水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溅了钱耀武半边身子。

    “啊”痛苦的尖叫让本来在房间里面当他们不存在的钱美娟马上跑了出来,因为秋老虎的原因,穿的衣服并不多,所以烫伤就显得很严重。

    老太太这时候竟然只知道说“不是我,不是我”别的毫无办法,反而一把抓着钱英的儿子出门走了。钱美娟看着吓的呆住的小七马上叫道:“去幼儿园叫姆妈回来,快去。”自己则过去扶起钱耀武小心的扶着他坐到椅子上,自己又跑到洗手间打了凉水,帮他脱去衣物,擦拭烫伤的部位。

    没有学过急救知识,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只是一个劲的说着:“不哭不哭,还有哪里伤到了?等姆妈回来我们就去医院。”

    本来就与老太太一家紧张的关系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柳叶唯一安慰的就是还好烫伤的部位是在手臂和大腿还有一小部分是左耳后面连着脖子那一小块,也幸好钱耀武是个男生。

    在医院处理完之后就回家了,每天按时敷药就可以了。晚上等钱耀祖回来以后见到家里跟遭了贼一样愤怒不已,一拳砸在墙上骂道:“我明天一早非得去他们家讨个说法不可!”

    令人意外的是钱耀宗竟然也表达了一致的看法:“明天我也跟你一块去。”要知道平日里他的性格可是能不惹事就不惹事,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绝对不会闹大。

    让人寒心的是出了事情到现在钱英一家子一个人都没有上门说过一句话,难道以为是老太太推倒发生的意外就可以不用承担一点责任了?

    柳叶表示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孩子遭了罪她可是非常希望就借此机会跟他们断个干净。反正有着这些亲戚等于没有,没有说不定反而更好过一些。

    小七趴在钱耀武的床头含着眼泪说道:“小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娃娃被拆了就被拆了好了,下次我绝对不哭了。”

    钱耀武龇牙咧嘴的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是那小子欠教训。等我好了我就努力锻炼,练就绝世武功,肯定打的他满地找牙。”

    小七听了他的话很想笑,可是见他这样趴着躺着又笑不出来,咬咬唇说道:“下次看到他们我就不让他们进屋了。”

    “对,他们再来就不给他们开门,免得遭受无妄之灾。等我练好武功了,他们来了就不用怕了。”钱耀武的心里还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就这样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的心里埋下了一颗武侠心。

    “小哥,饿不饿?我给你去煮个鸡蛋吧。”小七自己肚子可是饿坏了,想着小哥也没吃肯定一样饿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