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传闻极品丹药唯有丹道至尊才可炼制,极品乃是十品之上,这与丹药等阶不同,就算一阶丹药,若是极品也极为珍贵,其药效将会最大限度的发挥,而此人却成功炼制出了极品丹药,那么此人未来必定能够成为丹道至尊!

    这一刻,无数宗门修士尽皆露出震惊之色,看向远处青菱宗的方向。

    青菱宗有丹道至尊丹阳大师,有修为强悍到足以争夺第九洲守护者的青阳道长,更有第九洲未来之主的天骄孟知杰,如今竟又出现了能够成为丹道至尊之人,而此人,依旧是青菱宗之人,这一切,预示着青菱宗似已成功迈入到了大宗的行列。

    第九洲周家,作为第九州中型家族,其家族以阵法而闻名,实力之强就连青菱宗也不愿轻易交恶。

    可此时,周家的大殿之中却是聚集了数百人,而这些人,却是拥有着决定整个周家兴亡的权利!

    “爹爹,我才不要与那孟知杰成婚,女儿心里早已有了厮守终生之人。”

    首座之下,一名绝美的少女倔强的注视着首座上的中年。

    “胡闹,孟知杰作为青菱宗第一天骄,乃是青阳道长弟子,更有第九洲未来之主之称,岂会比不过你口中的那人?如今的青菱宗更是再添一名未来的丹道至尊,要不了多久青菱宗的实力便将再次攀升,如今已然跻身大宗行列,与孟知杰成婚,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周家,都将大有好处!”

    青菱宗修脉,随着十万丈劫云的出现,场中十万弟子无不沉默中站起了身,其内,有青方,有周宣,有孟知杰,也有陈雪,甚至也包括了广场四周盘坐的几名执法长老。

    青方苦笑一声,竟是再也不去看眼前即将承受天雷的丹药,而是双手抱拳,缓缓的拜了下去。

    四周,十万弟子无论何种身份,可此刻却是同时拜了下去。

    这一拜,是对丹道的认可,是对未来丹道至尊的认可!

    哪怕往后与寒玉为敌,可此刻,这一拜却是必不可少。

    寒玉自始之中都有一些发愣,甚至还不知道极品丹药所代表的身份。

    当十万弟子拜下的那一刻,寒玉左顾右盼之下竟也随之一同拜了下去,此举不仅使的留意之人笑出了声,就连身在首端的孟知杰也都摇了摇头。

    在经过故人冥的提醒之后,寒玉不由产生了些许得意之色,可却遭受故人冥的一泼冷水浇下。

    “极品丹药所代表的只是丹药的药性,与品阶毫无关联,无论低阶丹药还是高阶丹药,皆有极品之称。且不说你是否还能再次炼制出极品,怕仅是四阶丹药,现在的你也都无法炼制。”

    随着众多弟子一拜的时间,天空中的劫云便也凝聚到了巅峰。伴随着一声惊天炸响的传出,一道数丈粗细的天雷随之轰然劈落。

    也正是这时,一名绝色女子从远处极速而来,用手遮挡住了天雷照射而来的些许强光。可另一只手中却始终持着一面紫色小鼎。

    “师尊让我前来帮助此人化解天劫,可却不想出现了极品丹药,如今却是不再需要我出手了。”

    极品丹药,代表的不仅是达到巅峰的药力,更是拥有独自对抗天劫的能力,那化身而成的巨魔若是无法对抗,那么最终也只能任由此丹消散。一切,人力不可插手,连同炼丹之人也同样不行。一旦有人插手,此丹便再也不能称之为极品。

    随着天雷的劈落,那仰天咆哮的巨魔猛然一拳挥出,直直的与轰然降临的天雷向撞。

    一声惊天巨响的传出,第一道天雷竟是生生被这一拳击成无数电光散布四周,使的天地间犹如出现了一道宽大的电门,竟震的大地也都隐隐颤动。

    第一道天雷的消散,顿时激发了更多天雷的降临。接二连三的炸响声之下,一道道天雷不断的劈落,可每出现一道,巨魔虚影便一拳挥出将之生生击碎。

    直至第九十九道天雷的降临,那十万丈的劫云才最终消散,可消散前,却是仍劈下了第一百道天雷!

    两道天雷一前一后降临而来,其上散发出强烈的威压,可丹药化作的巨魔虚影却是毫不畏惧,仍旧是一拳挥出。

    轰的一声炸响,巨魔虚影首次出现了损伤,其挥出的手臂在这猛烈的爆炸之下顿时化为一片黑雾消散,可此时,第一百道天雷再次来临!

    寒玉目露紧张之色,若非故人冥严肃的告诉自己不可出手,此时定然早已挥出了法宝进行抵抗,只因此丹,关系到蛮小司是否能够彻底摆脱魔念的控制。

    第一百道天雷的来临,巨魔虚影已无法继续挥出拳头进行抵抗,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竟咆哮着将这最后一道天雷生生吞了下去。使其本是虚幻的身体内顿时出现了无数电光游走。

    当虚影吞下天雷之时,那飘浮在寒玉身前的红色丹药猛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其内竟隐隐可见有电光游走。

    见此一幕,寒玉立刻伸手将丹药抓在了手中,在巨魔虚影消散的同时,立刻直奔杂役处而去!

    杂役处,一片光幕中,一只小兽正奋力的冲击着阻挡自己的光幕,而在另一边,此刻的蛮小司正愤怒的盯着眼前的三人,其身上已有多处伤口出现。

    这三人乃是来自主宗修脉的弟子,多年前曾与陈姓弟子多有交好,只是后来因陈姓弟子始终无法突破,故而被宗门贬至了此处,几人间的来往便少了许多。

    可自从陈姓弟子的手臂被废之后,性情便变得格外爆裂,一心想着如何复仇,几经周折之后终于联系上了几人,许下众多好处请其击杀蛮小司,于是便有了眼前一幕。

    这三人皆已达到灵士巅峰期,围攻之下顿时使蛮小司身上多出了许多伤口。

    蛮小司起初尚还能够应付,可随着时间的度过,面色逐渐露出痛苦之色,使的行动隐隐出现了些许懈怠,围攻蛮小司的三人见状顿时更加卖力,神通出手间不断攻击着蛮小司。

    不远处的旁观的陈姓弟子目中逐渐露出解恨之色,可却未曾在意,被三人围攻的蛮小司逐渐停止了反击,继而半蹲而下双手紧紧的抱着脑袋,似是显得格外痛苦。

    此时,被困在光幕内的幼狐顿时露出焦急之色,冲击的动作越发强烈,使的光幕不断出现强烈的晃动之感,可却始终未曾碎裂。

    三人眼见蛮小司没了动作,冷笑中再次凝聚出了一道神通之力,准备一举将其击杀,可却未曾注意,半蹲而下的蛮小司双目中逐渐透出了一丝红芒!

    此芒一旦彻底覆盖蛮小司的双眼,蛮小司的真魔之体便会彻底显露,届时便可做到将眼前的三人瞬间击杀,可同时却有失了心智的危机,故而蛮小司始终压制,可随着伤势的增加,魔意已逐渐出现了控制不住的迹象,甚至就连背后生长妖翅的地方,都已溢出了些许鲜血,而在那血迹之间,乃是不断触动的骨骼,隐隐有了向外生长的迹象。

    可也正是此时,手握丹药的寒玉极速飞驰而来,其身仿佛化作了道道残影,眨眼便到了近前,在三人神通挥出,在蛮小司即将爆发之际,瞬间将手中的丹药塞进了蛮小司的口中。

    与此同时,寒玉头也不回的向后一指,灵气指力随之而出,瞬间便与三道来临的神通相撞,在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同时消散。

    自己三人的全力一击,竟被眼前之人的随意一指所化解,三人心知眼前之人修为深厚,顿时露出如临大敌之色,正待继续出手之际,远处天空出现了一道身影,转眼便已来到近前,却正是孟知杰尾随而来!

    孟知杰来临后的第一眼便看见了蛮小司,顿时露出吃惊之色,可随后却又恢复了平静。

    也正是此时,身后的三人竟同时出手攻向了孟知杰,竟是要将孟知杰也都击杀在此。

    远处的陈姓弟子隐约出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虽不认识这最后来临之人,可看其御空而行,顿时有种强烈的心悸之感来临。

    孟知杰身为青菱宗第一天骄,知其名者众多,可见过其本人者,却是不多,尤其是在这杂役处之地,近乎没有一人能够认出。

    三人的神通来临,孟知杰并未动怒,而是伸出右手轻轻一挥,那冲来的三人顿时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生生推开,竟是无法反抗丝毫。与此同时,孟知杰开口了。

    “在下孟知杰,冒昧前来多有打扰,望三位师弟见谅!”

    三人听闻猛然一呆,只觉这名字隐隐有些熟悉,可却一时想不起来,正待开口询问之时,只见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群密密麻麻的黑点,其度有快有慢,可目标却同样都是此处!

    直至越来越近,那三人连同陈姓弟子在内尽皆露出震惊之色,其表情僵硬,目光呆滞,口中无意识的发出阵阵咯咯之声。

    那些来临的黑点,正是广场上的十万弟子。他们乃是追寻寒玉而来!他们想要看看这位未来的丹道至尊究竟因何事而焦急,为何人而炼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