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洞府中,此刻的寒玉双目紧闭,其身躯已膨胀到了极致,身体外更是出现了一道道伤口,丝丝鲜血不断流出,可寒玉依旧咬牙坚持,与此同时体内的气息更是不断攀升。

    灵士后期,巅峰

    却在即将突破灵师境界之时,脑海中的故人冥却是立刻焦急开口:

    “还不快吞下化灵丹”

    在故人冥的声音传出的同时,寒玉已一把抓过了身旁炼制的化灵丹放入了口中,此丹顿时化作一股清流进入腹中,与此同时,寒玉本已膨胀至极限的身躯这才稍有回缩。

    在身躯回缩的同时,寒玉的体内却是传出砰的一声轻响,与此同时,体内灵气飞快的收缩起来,随着七界花内涌出的庞大灵力的挤压,逐渐形成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金色灵珠。

    也就是在此灵珠出现的一瞬,寒玉体内的气息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洞府外,那刚散去的劫云再次凝聚而来,只是此次凝聚而来的劫云似乎有了一丝不同,其内夹杂的,是那强烈的灭杀之力!

    修脉广场之中,正在宣读的周家老者猛然顿住,看向了劫云凝聚的方向,其目中,隐约有了一丝怒火闪耀。

    老者乃是周家老祖,此刻为表示自己对此事的重视更是亲自宣读结亲,可那小辈却是一再扰乱自己这边,此刻看去,众人的视线果然已被吸引,顿时轻哼声,看向了右侧端坐的一名面色和善的老者。

    “青阳道长,不知贵宗哪位小辈要在此刻突破?”

    青阳道长微微一笑。

    “是我那师弟新收的第四弟子!”

    此言一出,众人纷露出惊奇的神色,青阳道长的师弟乃是丹阳大师,其第四弟子定然便是那炼制出极品丹药的小辈,在场之人未曾见过寒玉的大有人在,此刻不禁纷纷露出好奇之色,似乎,若不是碍于此刻高台上的众多长者,怕是想要亲自动身前去查看一番。

    可也正是这一丝好奇,使得周家老祖的面色更为难看,眼下继续宣读结亲似乎已有些勉强,继而不免对未曾见面的寒玉多了一丝怒火,可面对丹阳大师的第四弟子却又不好发作,眼下顿时冷哼一声,示意一旁周婷的父亲周家族长前来主持,自己却退至身后的椅子,一屁股上坐了下去,可魂力却是情不自禁的扩散而出,笼罩住了洞府中的寒玉。

    此刻随着体内灵珠的出现,寒玉的气息己然攀升至灵师境界,可体内的七界花依然还未完成盛开,使寒玉的身体仍旧处于膨胀状态,而体内灵珠的出现,反倒使寒玉消化灵气的速度达到了一个饱和,如此之下因化灵丹而有所消减的身躯再次膨胀起来。

    此一幕使寒玉面色一变,脑海中的故人冥同样露出焦急之色。

    此刻的寒玉若是被灵气撑爆,自己同样将会受到牵连,咬牙中顿时开口。

    “传闻灵珠之上仍有境界,曾有天骄之辈凝结出了黑珠,此珠比之金珠更为强橫,凭借此珠之力,可做到碾压同境强者,可多年来达到黑珠之境的只此一人,只因灵珠成型的一瞬体内灵力缺乏故而无法继续,而你此刻却是相反,体内灵力近乎无尽,如此一来,或可尝试一番那黑珠之境!”

    听闻故人冥的话,寒玉立刻强忍着身躯膨张所带来的痛苦,将体内七界花所涌出的灵气疯狂的引导进了金珠之中,随着大量灵气的涌入,此珠之上顿时光芒大盛,与此同时无端旋转起来。

    金珠的旋转并不快,可每旋转一圈都会散出些许灵气溶入到寒玉的筋脉之中,此灵气经过金珠的改变已有不同,融入时寒玉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筋脉的变化,似乎,被其生生拓宽了许多。

    可如此之下仍旧未能消减七界花所涌出的灵气,眼看寒玉的身躯逐渐裂开之时,故人冥猛的一咬牙,送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精气。

    此气息直奔寒玉的金珠而去,转瞬间便已没入其内,随着此气息的进入,金珠的旋转顿时加快了数倍,与此同时,更为疯狂的吸收起了寒玉体内的灵气,竞逐渐掩盖了其表面上的一层金光。

    有此变化,寒玉顿时加大了灌输的力度,缓解了身躯的膨胀,可突然间,寒玉的体内却是传出了咔嚓一声轻响。

    此声的传出,使寒玉猛然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故人冥更是面露惊慌,只见寒玉体内的金珠之上,竟是出现了一道极为细微的裂缝。

    此裂缝乃是由庞大的灵气灌入生生撑裂,可此刻的寒玉已然无法停止,只因一旦停止灌输,身躯便将会被涌出的灵气瞬间撑爆,可若不停止,体内的金珠似乎即将承受不住。

    此刻,就连一向沉稳的故人冥也都乱了方寸,如此一幕故人冥从未遇到过,金珠的碎裂除了突破灵主时才可出现,可此刻的寒玉明显无法达到灵主,如此一来,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突破失败。

    且随着金珠的碎裂,寒玉此次的突破不仅失败,更是代表了此生永远无法踏入灵师境界,这对寒玉来说,无疑将会是无法承受的代价。

    随着灵气的不断灌输,寒玉体内的金珠上裂缝越发增多,直至最后嘭的一声炸裂开来,重新化作一股灵气消散四周,似乎从未出现过。

    而随着金珠的消散,寒玉的身躯顿时飞速开裂,那是因庞大的灵气无处宣泄所致,一旦裂缝达到极致,或许下一刻的寒玉便会生生爆开。

    危机中,寒玉已无法再去思考,唯一缓解身躯膨胀的方法,或许便是.重新结珠!

    在寒玉刻意的引导之下,体内庞大的灵气再次疯狂的压缩在了一起,逐渐成为了一颗灵珠的形状,可此刻的灵珠已再无威压产生,似乎,此物也仅仅是因庞大灵气挤压而形成的一颗珠子而已!

    此珠无灵,更无法称之为灵珠,可此刻,却是使得故人冥猛然眼前一亮。

    灵珠无灵,可此刻寒玉体内的自己,便是灵。将自己化作寒玉的灵珠,或许等到寒玉破珠成主的时刻,便是自己重生的时刻,届时,自己或许会成为寒玉,也或许能成为自己!

    如此做法前所未有,故人冥也无法判断最终的后果,可若是任由寒玉这般下去,且不说寒玉是否会被灵气撑爆,一旦此子无法再去结珠,或许自己往后也将永远的困在此子体内,到那时,若是七界花第二片花瓣盛开,没有灵珠的支撑,此子必死无疑,而自己也将陪葬!

    思索至此,故人冥不再犹豫,猛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入那灵气形成的珠子之内。

    此刻的寒玉已无力再去理会故人冥,唯有盲目的压缩着体内的灵气进入灵珠,以防止身躯的自爆。

    外界,随着寒玉体内灵珠碎裂,那因灵珠而形成的雷劫也已逐渐消散,广场上,众多老者无不纷纷叹息,唯有那周家老祖却是露出了一丝快意,可孟知杰却是充满了复杂之色,看向了一旁的周婷。

    寒玉的突破失败,对孟知杰而言是极为复杂的,一方面,作为青菱宗第一天骄,孟知杰希望寒玉能够成功突破,而另一方面,寒玉突破失败,与自己约定的三年之战必将无法去实现,而自己便可直接斩杀了蛮小司,可不战而胜之下,却又势必会对自己造成一定的心结,如此之下,却又希望寒玉成功突破,可看向一旁的周婷之时,却又显得更为复杂。

    周婷对寒玉有意,可若他无法突破,周家则永远也无法同意,可若是他成功突破,凭借丹阳大师第四弟子的身份,或许也未必不可取代自己与周婷的结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