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到了此刻,寒玉这才明白对方竟是将自己认作成了孟知杰,此刻刚要开口解释,可那青年却是猛然冲了过来,其一身修为更是无限压制,待到临近时,已然成为了灵师初期。

    这一幕在场的众多青菱宗长老都已看出,可却无人开口点破,如此做法也可试探出这寒玉的修为根基,且等到寒玉不敌之时再做解释,倒也并不影响青菱宗的颜面,毕竟,寒玉仅以丹道为主。

    眼见众多长老都未解释,一旁的孟知杰反倒乐的清闲,也就顺势观看起了寒玉的战斗,可半空中的另一名青年却是看了过来。

    “你便是那有望成为丹道至尊的寒玉吧,我方某苦修丹道十数载,今日特意借此机会前来比试一番”

    在那手持银剑的青年冲向寒玉之时,其手中银剑早已当先掷飞而出,其上光芒闪耀,传出阵阵威压,剑身四周更有清风环绕,虽是清风,可其上却有一股锐利之气传出,似乎此风比之银剑更为锋。

    看见银剑来临,寒玉心中顿时暗骂一声,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去出头,可眼下却已来不及后悔,立刻挥出右拳迎击而上,可即将触碰银剑之时,拳头之上却是瞬间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细小切口。

    这一幕使寒玉大惊失色,立刻闪电般缩回一拳,另一只手中飞快的取出储物袋中的罗盘,毫犹豫的转移了身影。

    待到再次现身时,垂下的右拳早已鲜血淋淋,

    而这还只是银剑四周的剑气所致。

    寒玉转移身影的做法,使那冲来的青年微微有些错愕,可停下后,却是冷笑了两声。

    “第九州未来之主也不过如此!”

    青年的称呼,使青菱宗广场上的众多老者同时皱眉,此人直以第九州未来之主为称,此乃有看轻第九洲之意在内,眼下正要说出寒玉并非孟知杰之时,一旁的青阳道长却是开口了。

    “我知你不愿与他死战,可你若赢得了他,我便送你高阶功法一册,五阶法宝一件!”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可那本正思考如何退避的寒玉却是双眼猛然一亮,转头看向了下方的青阳道长。

    “此言当真?”

    见到寒玉问话,青阳道长微笑着点了点头算作应答,一旁的周婷见状也都轻笑两声,可这一幕被一旁周婷的父亲看见,思索后立刻开口。

    “小子,你若能赢他,老夫还可加赠一件至宝!”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看向了周婷的父亲,而周婷父亲所看的,却是周婷本人。

    可寒玉并不认识眼前开口的中年,只听对方有至宝承诺,眼下顿时充满了战意,再次看向青年时,犹如在看那金光闪闪的至宝!

    可这眼神落入那青年眼中时,却是有些微怒,其口中猛然轻喝一声,那落入地面的银剑顿时飞速而回,再次落入了青年的手中。

    也正是当银剑再次落入青年手中的同时,寒玉猛然间伸手一指,只见四周灵气成倒卷之势涌入寒玉指尖,与此同时,体内灵珠之中猛然涌出半道天雷,直奔寒玉右手食指而去。

    “小子,此半道天雷已被我炼化,将之与食指融为一体,可使惊天指达到大乘之境!”

    听闻故人冥的话,寒玉飞速将那涌出的半道天雷融合至血肉之中,与此同时,指尖随着灵气的不断涌入而散发出了阵阵强光,可在那强光之下,寒玉的食指却飞速的转变为了银色,其内,似乎有雷霆闪耀!

    随着光芒极致之时,一道光柱顿时自寒玉指尖激射而出,直奔青年而去。

    光柱的来临极为迅速,可在那手持银剑的青年眼中却依然足够闪避,毕竟青年的眼界乃是灵主初期!

    可此刻面对飞速而来的光柱,青年却毫无闪避之意,而是将手中银剑横在了自己身前,想要以此作为抵挡。

    此剑乃其师尊所赠,威力巨大,剑身更是近乎坚不可摧,乃是作为剑灵载体打造,故而青年认为,寒玉的一击无法对自己造成丝毫伤害。

    可随着光柱撞击在了剑身之上,伴随着轰鸣巨响间,青年只觉得手臂猛然一颤,全身更是一阵酸麻,如遭电击,脚下一连退出数步,强烈的撞击力道之下,手中银剑都险些拿捏不稳。

    待到一切停止之时,青年的虎口已然震裂,可这一切在其故意隐藏之下并无人看见,就连寒玉也都不曾知晓这一击所造成的结果,只觉此击似乎是被对方轻易抵挡。

    沉吟片刻后,寒玉立刻化指为掌,与此同时,灭世第一掌的气息再次涌现。

    看见寒玉再次施展这一掌,孟知杰顿时凝神看来,可一旁的另一位青年却始终缠着要与之比试炼丹,这使孟知杰隐约出现了一丝怒火。

    此刻寒玉施展灭世第一掌也是无奈之举,惊天指的施展未能使对方显露实力,如今或许也只有灭世第一掌能与之抗衡。

    随着灭世第一掌的气息透出,上方的青年看似沉稳,可实则内心隐约有些紧张。

    对方一指的力道青年记忆犹新,可眼下对方所凝聚的神通,似乎要比之那一指更为强劲。

    有此想法,青年顿时将压制的修为气息隐隐抬高了几分,虽是未到灵师中期,可比之突破不久的寒玉却是强出太多。

    就算如此,可青年仍旧觉得不太保险,立刻一拍储物戒指,取出了一盏青灯拿在了手中。

    此青灯乃六阶法宝,是由其师尊亲自锻造而出,而锻造这盏青灯的目的,却是为了其内的灯心!

    按照其师尊的说法,此灯芯非同小可,乃是来自远古之物,其作用似乎并非是用于斗法,奈何始终无法研究透彻,索性推演之下锻造出了这盏青灯,用做于法宝施展。

    随着青年取出了青灯,正在施展灭世第一掌的寒玉猛然轻颤了一下,凝聚的灭世第一掌也出现了一丝不稳,无奈之下只得提前将之挥出。

    此刻提前挥出的灭世第一掌威力已然大减,可寒玉并未在意,而是死死的盯着对方手中的那盏青灯。

    此灯寒玉储物戒指内也有一盏,可却缺少了灯芯,而对方取出青灯的那一-瞬,自己储物戒指内的青灯分明轻颤了一下,此事绝非错觉,唯一的解释便是二者间拥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可这一切青年毫不知情,此刻随着灭世第一掌的来临,立刻一指手中青灯,此灯中顿时散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光芒,逐渐扩散而出。

    此光芒的扩散,使四周仿若成为了黑夜,唯有青灯所散发出的光芒照耀出一小片光明,也正是这一小片光明,使的闯入进来的一切“黑暗“消失殆尽,就连灭世第一掌也不例外!

    这一切的发生,使寒玉双眼大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寒玉深知灭世第一掌的威力,施展至今还从未失败过,如今挥出的虽不完整,可对方如此轻易的便破了这一掌,依旧使寒玉有些难以接受。此刻看向青年手中的青灯时,已有了强烈的忌惮之意。

    “此乃仿制的上古仙灯,此灯虽假,可灯芯是真,其作用也并非斗法,而破天!

    故人冥的突然开口,使寒玉微微一愣,可随后却在故人冥的提点之下同样取出了一盏青灯。

    此灯缺少灯芯,可取出的一瞬,青年手中的青灯却是瞬间失去了光芒,其内的灯芯更是出现了颤抖,隐约似有要脱离青年手中的青灯飞出的意向。

    这一幕的出现,使青年同样大惊失色,立刻施展灵气镇压手中的灯芯,可同时,寒玉的攻击再次来临。

    只见在那青年镇压灯芯的同时,寒玉立刻一抬手中青灯,挤出一滴鲜血滴入其中,此做法寒玉曾做过一次,故而有些轻车熟路。

    伴随着鲜血的滴入,青灯之上顿时出现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红芒,此红芒的出现,却使青年手中的灯芯颤抖的更为剧烈起来。

    见此一幕,寒玉更为确信青年手中的青灯与自己的青灯有所联系,可手中却是毫不停歇,点燃了青灯的同时,身影一晃间瞬间冲出,其左手高举青灯,右手成拳一击而出。

    此拳全凭灵气施展,虽无神通之力,可却使青年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立刻分心挥出一道屏障

    可也正是这一分心,却使手中灯芯立刻飞离青灯半分,如此变故使青年立刻全心镇压起了手中的灯芯,其额头间,已隐约有汗水溢出。

    如此一来却使寒玉占了便宜,出手间更是毫不客气,瞬间贴近了青年身侧,再次一拳击出。

    可即将击中青年时,却有屏障自青年体内扩散而出,阻挡了寒玉的一拳。

    此时的寒玉一旦击破屏障,青年必将被迫出手,如此一来其手中的灯芯势必产生变故,可这时间,却是不多,若是等到青年成功镇压了灯芯,怕是再也不会出现这般有利于自己的局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