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夜,也不知道是因为赶山路困了,还是身边有洛欣然的原因。

    程萧竟然没有吃安眠药,就睡着了。

    她软软的身子靠着他,仿佛带着安神的作用,这一夜让程萧睡得很好,第二天是听见鸡鸣声才醒来的。

    这时,天还不见亮。

    程萧听闻鸡鸣声,醒了后就发现洛欣然卷在自己的身边,小脑袋靠在他的胸膛。

    他只是微微地挪了挪手臂,似乎就把洛欣然惊醒了。

    洛欣然才发现自己还躺在程萧的怀中,脑袋微微一昂就看见已经醒过来的程萧,正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

    那一瞬,心跳漏掉半拍似的。

    两人目光对视,程萧微微勾了勾唇角,黑色的眸子似有流光在轻轻流转,惹得洛欣然的心跳越来越乱了节奏,小脸旋即就红了起来。

    她忙翻了个身,去拿放在床边凳子上的手机,“我看看几点了。”

    “”

    “都五点多了,起来了吧。一会儿还要爬山赶路。”

    她坐起来后,程萧跟着起来,颀长的手指伸过来,即使他的皮肤是黑的,还有粗糙的纹路,却依旧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

    那手指慢慢地靠近洛欣然的脸颊,她这才刚刚平复的心跳,又乱了节奏。

    等程萧的手拂掳着她耳畔边的碎发,别到她的耳后时,她只觉得全身血液要倒流了一样。520

    这样的一个清晨,她和他,竟然靠得这么近,有这么暧昧的动作。

    洛欣然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走吧。”程萧拂过了她的头发,扣着她的手。

    那头,凌一扬和苏小米也早早起了。

    早起对于苏小米来说,太简单了,以前为了背笔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包括每个月特殊的那几天,她都没有懒过床。

    早起后,苏小米就帮老村长摆好了碗筷子,等到大家都起了,一起围在方桌前喝起了红薯粥。

    山里自己种的红薯就是甜,煮的粥连汤都是甜甜的。

    这一餐,凌苏程洛四人,都吃的饱饱的。

    吃饱饭后,这才和老村长一起赶路,从天不见到,赶到太阳当头照,都快中午了,才抵达老人家住的地方。

    那是一间极其简陋的竹屋,搭在半山腰,有清泉流过,围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有小桥,水风车轻轻旋转,鱼儿要桥下游来游去,院子里还种满了爬果蔬菜。

    真是一个世外桃源。

    苏小米他们原本以为,老中医一百零七岁,应该是个行动不遍的老人了,却不料他还抗着一把锄头,从后山上走回来,腰虽然弯着,却十分的健朗。

    若不是听老村长说,他们几个都是为疫情做出过贡献的人,老人家还不会接待。

    接诊了程萧,老人家就一直一声不吭的,给他把着脉,后面还要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洛欣然和苏小米,自然就回避了。

    等在外面,苏小米坐在一个石头上,随手折了一只树枝,轻拂着池里的流水,“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希望老人家能有办法治好程萧的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