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苏小米在接着凌一扬电话的时候,旁边的洛欣然正好在喂着晓鞍鞍的辅食。

    碗里的辅食,是捣碎的土豆泥。

    刚开始洛欣然还喂得好好的,可是听到苏小米接到凌一扬的电话,说起程萧的康复情况,洛欣然顿时走了神。

    她竖着耳朵听的时候,便忘了这边还在喂着鞍鞍土豆泥。

    软软的土豆泥,粘在鞍鞍的小嘴上,最后还喂进了鼻子里,她却浑然不觉。

    电话是苏小米接的,没有开免提。

    洛欣然听不到,她心揪紧地看着苏小米的反应。

    看她忽然皱眉,又忽然松一口气,心里紧张得很。

    苏小米挂了电话,没有说话,陷入沉思。

    洛欣然喂过去的土豆泥,已经糊了鞍鞍嘴满鼻子都是,“治得怎么样了,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苏小米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丧气。

    她叹了一口气,“唉!”

    洛欣然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没有治好吗?”

    她也有些难过,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要是治不好,程萧以后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怪物的阴影中吗?

    但是洛欣然转念一想,不管程萧治成什么样子,哪怕是变得更加难看,更加像怪物了,她也不会嫌弃程萧,要跟他好好地过日子。

    她笑了笑,“没关系的,就算没治好,我也会好好爱程萧的。”

    苏小米看着洛欣然,眉心轻蹙:

    “凌一扬说,治疗效果还是有的,但是不是特别好。”

    “”

    “程萧的皮肤不会像树皮一样粗糙了,也没有断裂似的纹路了,但是还是黑,恢复不到正常的肤色了。”

    “”

    “不过你放心啊,程萧的腿上萎缩的肌肉都恢复功能了,健全如初。”

    “”

    “还是很欣慰吧!”

    “”

    “大不了,以后让人误会你嫁了个黑人老公而已。”

    洛欣然脑海里出现着苏小米描述的程萧的样子。

    腿不瘸了,粗糙如树皮的皮肤纹路也没有了,不就是像黑皮肤种族的人吗。

    现在满大街都能看到黑皮肤的外国人,也不会像怪物一样。

    洛欣然松了一口气,只觉得这样的效果已经很好了。

    苏小米这才发现,鞍鞍满鼻子都糊满了土豆泥,也抢下了洛欣然手中的勺子,自己在那里舔着。

    “你看看你,只记得关心程萧,小猴子给你弄成小花猫了。”

    说着,苏小米忙给鞍鞍擦了擦脸。

    洛欣然去拿湿毛巾,给鞍鞍洗了一把脸。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窗外是一片黄昏。

    洛欣然问,“他们现在赶路回来吗?那到家应该要明天大半夜了吧。”

    苏小米让保姆阿姨把大猴子和小猴子先抱去玩会儿,“嗯,凌一扬说他们现在刚下山,所以才有信号打电话过来,估计回城里得明天大半夜了吧。怎么啦,想程萧啦?”

    洛欣然害羞得低了头,“哪有。是孩子们好久没有见到爸爸了。”

    苏小米笑了笑,“想就想了嘛,还说没有。反正我是想我们家凌一扬了。”

    算了算日子,凌一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在她的身边了,她真好想念他,真想下一秒钟就扑进他的怀抱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