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程萧在路灯下走过来。

    路灯泻下来的光,细碎地染在他的短发上,夜风中,他帅气的发丝轻轻飘扬。

    淡淡的树影,落在他的脸颊上。

    他帅气清晰的五观,隐没在一片阴影中,看不真切,却也真切。

    就是这样半真半假的感觉,让洛欣然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眼前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吗?

    她不是在做梦吗,有这么帅,这么好看的男人吗?

    洛欣然从头到脚把程萧打量了一遍,越发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见程萧朝她笑了笑,两只手随意地抄在西装裤袋里,那姿势要多帅有多帅。

    她怦然心动,全身血液倒流了似的。

    这个时候,凌一扬很识趣地拉着苏小米,把空间留给他们。

    走远了,苏小米还有点不高兴地推了推拉着她的凌一扬,“你干嘛把我叫上楼?我还没有好好看一眼程萧呢。我好久没有看到他现在这般正常的样子了。”

    “他比你老公我好看?”凌一扬心里突然酸了起来。

    他长臂一伸,直接将苏小米壁咚在楼梯的过道处,“怎么,看见程萧恢复容貌,觉得他比我帅,比我好看。看他,都不看我?”

    苏小米鼓起腮来,笑了笑,“你吃的是哪门子的醋呀。我只是好想看看凌一扬恢复得怎么样,关心一下嘛。”

    “你别打扰他们花前月下了。”凌一扬低了头,额头轻触着她的额头,“今晚可是程萧的洞房花烛夜。”

    苏小米一时没听清他的后半句。

    而且这个时候,凌一扬的鼻尖已经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脸侧。

    一股滚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脸颊边上。

    “凌一扬唔。”

    “”

    “你不要这么着急嘛”

    苏小米小手捶在凌一扬的肩头,却被凌一把横抱在怀里,急冲冲地回了房间。

    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被他迅速地脱了下来,里面的衣服,也一层一层的脱开

    附到她的耳畔时,他满是温情,“小米,我想了你整整两个月。每天都想,白天想,晚上想,睡觉想,吃饭想,上厕所也想,就是想你”

    楼下,花园。

    程萧双手漫不经心地插在西装的裤袋里,随意抽了一只手,揉了揉发着愣的洛欣然,不由勾唇一笑:

    “不认识了?”

    洛欣然心跳怦怦跳,“程萧,你真的都恢复了?”

    “都站在你的面前了。”程萧勾唇,唇角间笑意轻荡,“还能有假?”

    “这”洛欣然不敢相信,见到这样帅气的他,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太神奇了了,以前那么”

    程萧蹙眉,“以前怎么了。”

    发现自己差点用词不当,洛欣然一时答不上来。

    程萧沉了沉声,“以前那么丑八怪,是吧?”

    “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不管你恢复与否,我都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怕他误会,她又解释了一遍,“真的。我真的觉得不管你怎样,你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都是我最好的老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