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因为女儿知知亲了凌一扬,凌一扬喝起牛奶来,都特别的香。

    程萧见到知知只亲了凌一扬,却没有亲他,他皱起眉心来,语气酸溜溜的,“那爸爸呢?”

    知知又把脸侧过来,亲了亲程萧。

    苏小米在旁边看着,笑了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们俩个女儿奴。”

    在看看大猴子和小猴子两个男孩,保姆阿姨在那里照顾他们喝奶。

    两个爸爸管也不管一下。

    苏小米又说,“程萧,你这么喜欢女儿。赶紧和欣然再生个女儿吧,别和我们家凌一扬争闺女了。”

    “为什么要欣然生。”程萧说,“知知就是我的女儿呀。跟亲生的一模一样。”

    “”

    “知知是我的第一个孩子,第一次感受到当爸爸的感觉,一辈子都会记得最深刻。”

    凌一扬看着程萧,“你还是让你们家欣然给你再生一个女儿吧,免得和我争。”

    “不生。”程萧溺宠地看着知知,“我就要知知一个女儿,就够了。”

    吃早餐的时候,洛欣然没有下楼。

    到了午饭的时候,洛欣然还没有下来。

    苏小米问了一句,“程萧,欣然是不是生病了,哪里不舒服呀,怎么又不下楼吃饭?”

    程萧找了个借口,“她头晕。”

    苏小米还关切道,“要不要我去看看欣然,给她拿点药。”

    “不用。”程萧说,“她自己就是医生,哪里不舒服,知道吃什么药的。”

    “也是,那你一会儿好好照顾她。”

    午饭后,孩子们午睡了。

    苏小米躺在房间的榻榻米上,看着中医相关的丛书。

    她一边看,一边记着笔记。

    凌一扬帮她泡了一杯百香果的水果茶,喂到她的嘴边,“知道为什么早上欣然没下楼吃饭,中午也没下楼吃饭吗?”

    苏小米一记笔记,就全神灌注了起来。

    凌一扬把她的笔记本抽走,重新把水果茶喂到她嘴边,“我昨天刚刚回来,你就不能不做笔记,好好陪陪我?连我说话都没有听见。”

    “啊?”苏小米好好坐好,吸着凌一扬喂来的水果茶,感觉甜甜的,“你说什么了?”

    “我问你,知不知道欣然为什么两顿都没有下楼吃饭了?”

    苏小米把水果茶拿过来,自己吸了两大口。

    酸酸甜甜的味道入了口,进了胃里,好舒服。

    她是越来越喜欢凌一扬泡的水果茶了,“还能为什么,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吗?”

    “错。”凌一扬说,“累的。”

    “什么累的?”苏小米觉得不然,“欣然这两天没上班,怎么会累,是病了吧。我们要不要去看的她哪里不舒服?”

    “你去是多余的。”凌一扬说,“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怎么可能。”

    苏小米几大口就把一杯水果茶给喝得精光,够不够的样子,“欣然和程萧孩子都七八个月了,还才洞房花烛。那孩子从哪里来的,凭空来的?”

    “你不信?”凌一扬这才跟她说,“程萧和欣然的这个孩子,是试管来的。他们婚后一直没有实质的夫妻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