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也许女魃在成为旱魃之后,还保留了那么一丝丝人性。

    也许祂仅仅只是知道,面对完全体的螟虫能力,是注定无法逃脱的。

    不管怎样都好,反正师弋是不想,也没必要揣测对方的心理活动。

    师弋只想拿到不化骨仅此而已,旱魃选择不挣扎正合自己心意。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发动了天人五衰。

    在天人五衰的诅咒之下,旱魃难逃一死。

    祂的身体一如烛阴那般,风化并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不过,烛阴是完全风化,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而旱魃在消散之后,却留下了一块亮晶晶好像宝石一样的东西。

    师弋见状心中一喜,师弋知道这正是自己要找的不化骨。

    之前,师弋还在担心。

    天人五衰的力量那么强,会不会把旱魃身上的不化骨也一起搞没了。

    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不化骨的不化之名,果然不是随便安上的。

    师弋走上前去俯下身,准备将地上的不化骨给拾起来。

    就在这时,极远处忽然隐隐传来一阵铃声。

    师弋抬起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有一人,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能在地鸣域这种酷热环境行动自如的,那只能是修炼者。

    不过,让师弋感到意外的是,来人并不是一名修士。

    看对方六孔芒鞋身披袈裟的扮相,分明是佛门中人才有的穿着。

    而之前所传来的铃声,则是他走路时,手中禅杖上的铜环撞击所发出的声音。

    看对方的架势,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而师弋在域外之地的仇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悟真社为首的假秘境制造者。

    对方一众人,对于师弋这个跟脚来自于现世。

    并且知悉他们阴谋的人,一直抱着除之而后快的态度。

    看着正朝这里走来的行者,师弋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师弋能够想到,悟真社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如果来人是一名修士的话,师弋还有自信,用新得到的天人五衰和对方斗一斗。

    然而,出现在这里的偏偏是一名行者。

    回想起在天渊秘境之内看到的种种,这时师弋基本可以确定,来人应该是天渊秘境的缔造者。

    天渊秘境在现世诸多假秘境当中,完全是独一档的存在。

    想也知道,这秘境缔造者的实力,是有多么的恐怖。

    这样的存在,完全不是现在的师弋能够应对的,哪怕有天人五衰也不行。

    天人五衰只有在目标是不死之神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惊人的克制效果。

    面对其他生灵虽然同样有效,但是起效过程却会变得很慢。

    如果对上天渊秘境缔造者,师弋可能连一回合都撑不下去。

    不是师弋妄自菲薄,而是赝胎化身与敌人的境界相差的太悬殊了。

    一念及此,师弋翻手拿出了一枚步虚符,打算先离开这里再说。

    然而,师弋手上用力一捏,竟发现没有什么触感。

    师弋低头一看,手上的那枚步虚符竟然凭空消失了。

    伴随着铛啷一声铜环撞击,师弋再抬眼时,那行者竟然已经走到了近前。

    这行者看着师弋,一脸平静的开口说道:

    “小友要找的,可是这东西。”

    说着,那行者摊开了手掌,而他手上的赫然是之前诡异消失的步虚符。

    师弋见状,心知对方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动逃跑的念头。

    面对这样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对手,师弋没有再轻举妄动,反而一脸镇定的对那行者笑问道:

    “我猜前辈应该是悟真社的成员吧,柯千龄他们这些修士,选择这条路我还能够理解。

    毕竟,他们有万劫需要应对。

    前辈身为佛门中人,没有迫在眉睫的存亡之危,趟这浑水又是为了什么呢。”

    可能是觉得师弋难逃他的掌心,这行者并没有一上来就对师弋喊打喊杀。

    面对师弋的问话,那行者好整以暇的回道:

    “小友如果是想要用计挑拨,我劝你趁早死心。

    不妨告诉你,悟真社的掌舵人正是在下。”

    看到师弋面露惊讶之色,那行者又接着说道:

    “你既然好奇这些,那我也可以将其中的原因告诉你。

    修炼之人皆知,修士逆天行道,而行者则顺应天命。

    我辈佛门中人,并不是畏惧天命,才选择顺天修行的。

    我佛门是窥见了天地大道的恢宏,才心甘情愿臣服于天地规则的治下。

    呵呵,然而你看一看域外之地如今的模样。

    在不死之神的祸乱下,这里满目疮痍。

    天地为了应对不死之神,甚至连恒久不变的天地规则,都改的是面目全非。

    最重要的是,即便如此也没有什么用处。

    不死之神完全脱离了天地的掌控,在祂们的面前,天道失去了对所有事物的统治力。

    试问,面对这样疲弱的天地大道,我佛门行者还有什么臣服的意义。

    曾经,来到域外之地的行者,并不比修士少。

    可惜,面对域外之地疲弱的天道之后,无数行者心境破碎。

    彻底迷失了修炼方向,最终永堕轮回再也无法自拔。”

    听到对方的叙述,师弋这才了解到。

    原来不死之神造成的影响,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

    不死之神的出现让天地束手无策,这进而让信奉天地大道的行者信仰崩塌。

    难怪域外之地的行者数量,依旧不及修士人数多。

    师弋很庆幸自己乃是一名修士,虽然修真之路异常艰难,但是至少没有像行者那样道心崩溃。

    就在这时,那行者又开口说道:

    “我已经听说了,小友你拥有消灭不死之神的能力,就连烛阴都死在了你的手上。

    如果你能早一些出现的话,我佛门行者的心境,或许不会碎的那么彻底。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破镜难以重圆,心境同样如此。

    天道既然不值得我辈行者继续付出,那自然需要将之推翻重塑规则。

    只有这样,我佛门一脉才能继续延续下去。

    既然需要破而后立,那自然需要志同道合之士。

    修真者的逆天之道,正好是我佛门需要的,能够击碎天道的铁锤。

    既然大家现阶段目的一致,走到一起也就不奇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