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听了这一席话,师弋知道了对方参和进假秘境这件事的原因。

    可以说,这一切的改变都是远古之时,不死之术事件的延伸。

    修士想要在万劫之下存活,行者则想要重铸佛门传承,双方都拥有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

    不过,理由再充分师弋都无法产生共情。

    毕竟,悟真社践行他们的理想。

    前提却是牺牲整个现世,就连师弋自己也被他们视为绊脚石。

    师弋可没有割肉饲鹰的情怀,对方想要杀掉自己,师弋说什么也会反抗到底的。

    那行者似乎看出了师弋的想法,他笑着说道:

    “我这次前来,确实是来处理小友与我悟真社之间关系的。

    不过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我悟真社的出现,乃是为了域外之地佛道双方的利益。

    只有双方修炼之人的期盼,而没有所谓的私心。

    所以,我心中并没有为柯千龄他们报仇的打算。

    相反,我对于小友非常的欣赏,不然我也没必要说这一通废话。

    我知道小友如今在域外之地行动的并非本尊,只是一具假身而已。

    我希望小友你能主动将假身散去,如果将来小友你能进阶圣胎境,以本尊亲自来到域外。

    我愿意亲自接纳小友,成为我悟真社的一员。

    至于之前的误会,就让它过去好了。”

    这行者作为悟真社掌舵人,一番话可以说是非常有分量的,一般人恐怕已经被他给说动了。

    然而,师弋却从对方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了一点别的东西。

    之前,师弋一直都在纠结,悟真社的成员到底有多少。

    还有就是,柯千龄临死之时透露出来的话语,又是什么意思。

    如今,眼前这行者无意中却向师弋透露出了这两条信息。

    就像对方所说的那样,悟真社的成立主旨,是为了域外之地的高位修炼者。

    假秘境就是悟真社另辟蹊径,帮助圣胎境修士对抗万劫的手段。

    也就是说,受悟真社恩惠的群体。

    很可能不止是悟真社之内的成员,还包含了大量没有加入他们的圣胎境。

    如此一来,眠月洞的眠月老祖帮柯千龄他们监视师弋,也就完全能够说的通了。

    柯千龄临死之前说的很对,眠月老祖帮助他们并不是因为私情。

    而是因为利益相关,眠月老祖天然就站在悟真社的一方。

    了解到这里,悟真社成员到底有多少,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整个域外之地的高位修炼者,可以说基本上,全部都是站在悟真社他们一边的。

    眼前这行者看似不经意,透露出这样的信息。

    实则是在告诉师弋,与他们作对完全是螳臂挡车。

    然而,即便如此,师弋也没有主动加入悟真社的打算。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悟真社在现世投放假秘境这一点。

    师弋不否认,悟真社这种损人利己的举动,实在是让人反感。

    但这并不是师弋,抗拒加入悟真社的主要原因。

    师弋是一个行事非常谨慎的,在师弋看来悟真社完全就是一颗,引线被点燃的炸弹。

    只要有一人因为假秘境之事出现纰漏,巨量承负倒卷而来,那结果绝对是灾难性的。

    师弋估计,介时承负威力甚至比万年前的血神宗之乱还要夸张。

    他们这些域外修士喜欢铤而走险,就让他们去好了,师弋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和对方绑定在一起。

    况且,这具赝胎化身对师弋还是有些用处的,师弋也不想将之散掉。

    一念及此,师弋试探性的开口说道:

    “其实,我也不想与贵社为敌。

    关于贵社的所有行动,我是不会透露半分的。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那行者闻言,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了起来。

    同时,一脸可惜的看着师弋摇头说道:

    “我已经展示出了我的诚意,可惜小友你似乎并不领情。”

    师弋见状,知道自己和对方谈崩了。

    这本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师弋知道自己会信守承诺。

    但是,空口白牙对方却信不过师弋。

    关键在于,悟真社他们所干的事情,是没有办法以符契的形式落在纸面上的。

    双方缺乏信任基础,这种情况当真是无解。

    事已至此,师弋知道再多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下一刻,师弋直接运转起霍冬春交给自己的法门。

    然后,反手又拿出了一张步虚符。

    之前,对方将师弋手中的阴符弄走,很明显是心域的力量作祟。

    这一次,师弋开启了霍冬春的法门,可以短时间对抗敌人的心域。

    果然,这一次步虚符没有再从师弋的手上消失。

    师弋果断捏碎了符箓,然后一个跨步快速进入了虚界。

    最后,由虚界直接传送回了中央域。

    整个过程迅捷无比,对方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阻止的了师弋有意识的逃走。

    师弋敢和对方一拍两散,也是因为有这方面的底气。

    通过之前的对话,师弋知道了悟真社潜在力量的庞大。

    师弋打算蛰伏一段时间,先避避风头再说。

    一念及此,师弋就打算选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藏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师弋毫无征兆的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师弋一个愣神之后,瞬间脸色大变。

    师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惜现在已经有些晚了。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师弋的身体突然之间爆炸开来。

    这自爆的威力极其惊人,师弋所处的位置。

    就像是被人用勺子挖掉了一般,在原地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凹坑。

    在那凹坑之内,师弋已经彻底失去了踪影。

    原地只留下一块,被炸的裂纹遍布的玉佩,而这玉佩是师弋习惯带在身上的八威策。

    不知过去多久,一颗泛着亮光的事物在原地一闪而没。

    没错,这东西正是师弋身上的那枚赝胎。

    这赝胎消失之后,很快又重新显出了身形。

    不过,这个时候赝胎已经不在原地了。

    而是一转,来到了万里之外的地鸣域。

    那行者摊开手掌,眯眼看了看手中的赝胎。

    然后,手持锡杖在铜环撞击声中,向着远处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