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面对眠月老祖已经完全展开的沉眠之庭,师弋的无量冠神界也随之出现。

    原本,以师弋没有经过万劫洗礼的心域,是注定没有办法出现在真实世界的。

    不过,师弋却拥有能够窃取九鼎之力的巫器。

    依靠九鼎的力量,师弋可以达到让心域展开的地步。

    伴随着一声开天辟地般的巨响,两大心域在创造者的操纵下,猛得撞在了一起。

    沉眠之庭所展现出的样子,是一片带有氤氲之气的朦胧世界,这里代表着沉睡之后无边梦境的样子。

    这里与无量冠神界内的黑白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大心域彼此角力,都想要将对方给彻底吞没掉,以完成世界的扩张。

    当一个心域将另外一个心域吞没,就意味着失败者将瞬间落入胜利者的心域。

    圣胎境修士是心域世界的创造者,在心域范围内,圣胎境修士就是规则本身。

    在这里,圣胎境修士将获得难以想象的加持。

    可以想见,一旦心域被淹没,失去了心域世界加持的一方会是什么下场。

    到了圣胎境层次,修士本身的战斗已经无关紧要。

    心域世界的比拼,才是胜负的关键。

    就这样,师弋和眠月老祖站在各自心域之内,静静地看着两片心域世界彼此侵吞。

    这个时候,眠月老祖的面色非常的阴沉。

    师弋的再次出现不仅出乎了他的预料,而且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师弋这次出现之后,不但成为了圣胎境存在。

    而且,还拥有将心域展开的实力。

    这样的实力,已经站在了整个域外修真界的顶点。

    面对师弋这个已经能够威胁到他的敌人,眠月老祖的心中不禁感觉到了压力。

    不过,眠月老祖却也有着他的倚仗。

    没错,那就是千万年时间,用争斗所积累起来的经验。

    在圣胎境之前,修士依靠自身拼杀来进行战斗。

    圣胎境之后,战斗方式彻底改变了。

    依靠心域世界的战斗方式,对于修士而言完全是颠覆性的。

    形容起来,以前的修士就是带头冲锋的士兵,只需要莽就完事了。

    而现在,则是居中调度的将军,统筹全局才是关键。

    这种战斗方式的改变,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适应的。

    眠月老祖也是日积月累才完全转变的,他不相信师弋刚刚进入圣胎境,就能无师自通。

    眠月老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看着师弋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这时他心中的自信又回来了。

    随着信心回归,眠月老祖指挥着沉眠之庭,开始进攻无量冠神界。

    眠道属水,沉眠之庭这座心域也继承了水性至柔的特征。

    面对无量冠神界的横冲直撞,沉眠之庭在眠月老祖的指挥下。

    将无尽的氤氲之气扩散至冠神界的周围,以包围的方式不断蚕食着师弋的心域。

    眠月老祖看到自己的心域占据上风,一张老脸笑得如菊花一般灿烂。

    一切都和他预想的一样,对面虽然拥有了展开心域的实力,但是道行还是太浅了。

    依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他已经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

    一念及此,眠月老祖的心中更加得意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眠月老祖的心里不禁一突。

    原来,眠月老祖扫到了远处的师弋。

    面对这样巨大的劣势,师弋非但没有半点惊慌失措,反而略带玩味的朝他看了过来。

    似乎他心里在想什么,都被对方窥破了。

    看到这一幕,眠月老祖强行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本来嘛,他明明已经胜利在望了,对面还能有什么翻盘的手段。

    就这样,眠月老祖指挥着沉眠之庭。

    不断侵吞着无量冠神界,直至将无量冠神界彻底蚕食殆尽。

    如今,场上的心域只剩下沉眠之庭了。

    看着完全落入沉眠之庭笼罩范围的师弋,眠月老祖不禁放声大笑道:

    “哈哈,小子,你为你之前的狂妄后悔了么。

    可惜,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

    我说过,我会弥补上一次没有杀死你的错误决定。

    所以,觉悟吧。”

    说着,眠月老祖就指挥着沉眠之庭。

    他想要用无尽的梦境之雾,将师弋彻底撕碎。

    然而,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无论眠月老祖怎么去指挥心域,可是沉眠之庭始终都无动于衷。

    这突然出现状况,将眠月老祖急的冷汗直流。

    可惜,无论他进行怎样的操作,都是无济于事的。

    看着对方着急上火的样子,师弋好整以暇的笑问道:

    “怎么,这是不打算动手杀我了么。

    既然你不选择动手,那就换我来好了。”

    随着师弋的话语,笼罩在朦胧雾气中的沉眠之庭,突然之间闪亮了一下。

    紧接着,一条光带将沉眠之庭一分为二。

    光带的出现,让沉眠之庭当中的雾气迅速散去。

    没有了雾气的遮挡,这个时候那光带的本来面目才彻底显现。

    原来,那根本不是一条发光的线。

    而是无量冠神界那黑白两色的世界,位于正中间的交线。

    原本的沉眠之庭消失了,摇身一变成为了师弋的主场。

    面对这样的变化,眠月老祖不禁瞠目结舌。

    这种状况,纵是他见多识广,也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而这,乃是无量冠神界所具备的同化能力。

    师弋也不是刚修炼的雏,相反师弋的行事向来谨慎。

    眠月老祖能想到的战斗经验问题,师弋又岂能意识不到。

    可是,当初在看到无量冠神界的能力之后,师弋却选择了直接登门寻仇。

    而促使师弋做出这个决定的,不是无量的五种恐怖增幅,而是无量冠神界的同化能力。

    任何对无量冠神界的侵吞行为,都会让同化能力发挥作用。

    当无量冠神界被蚕食殆尽之后,敌人的心域将会完全被同化。

    这个同化无视敌方心域的大小,更不管敌人的多少。

    只要无量冠神界完全消失,就会立即发动。

    毕竟,无量之名可不是白给的。

    师弋承认指挥心域战斗的经验,比不上眠月老祖这样的老家伙。

    不过,纵然心域战斗的花样再多,最终的结果无非是击碎和蚕食两种。

    从战斗开始,师弋指挥着心域横冲直撞硬莽,就是在勾引着眠月老祖往蚕食这条路上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