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事实证明,眠月老祖上当了,他用眠月之庭将无量冠神界给吞噬掉了。

    不过,即便对方不上当也没有关系。

    在双方心域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正面硬拼是最难分出胜负的。

    如果再算上利用经验迂回作战的时间,战斗时长只会变得更久。

    眠月老祖一旦选择这条路,那么等待着他的将会是天人五衰的发作。

    可以说,从眠月老祖展开心域的那一刻,他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

    心思缜密的师弋,已经将对方所有的生路全都堵死了。

    眠月老祖看着周围黑白分明的世界,面色如同死灰一般。

    眠月老祖知道,这场争斗他彻底输了。

    眠月洞内漆黑一片,原先从梦境中醒过来的修士,全都老实的留在了洞里。

    并不是他们不想离开,而是不敢。

    毕竟,之前外面的争斗他们也都听到了。

    能够逼眠月老祖使出心域的,那肯定是狠角色。

    外面那是神仙打架,这个时候出去真的是活腻了。

    争斗的两人就算不动手,光是心域本身拥有的规则力量,都能够将闯入者撕成碎片。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听到外面许久没有动静。

    这才有胆子比较大的修士,相约去外面看看情况。

    然而,当他们来到洞外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原来,之前的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

    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地上只是多了一具尸体,那是眠月老祖的尸体。

    这些修士知道,域外修真界将在今天迎来一场大地震。

    别看域外的圣胎境修士算起来,比现世的圆觉境修士还多。

    然而,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柯千龄、石川那种层次的。

    面对一心死磕的不死之神,像柯千龄这样无法展开心域的圣胎境,是没有办法自保的。

    域外修真界的中流砥柱,是像眠月老祖这样的资深圣胎境。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人类修士才能够在域外和不死之神相安无事。

    如果所有圣胎境修士的实力,都像柯千龄、石川他们那般。

    相柳氏最多花费点时间,祂自己就能把域外修士杀光。

    这些不死之神真正不想招惹的,正是像眠月老祖这样的资深圣胎境。

    心域一旦展开,创造者身处其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除了将心域彻底毁灭,否则是没有办法限制圣胎境修士的。

    类似相柳氏的毒血,在展开的心域面前,也不再有任何的作用。

    毕竟,心域的本源还在心窍之内,展开的只是心域世界的规则而已。

    只有心域才能对抗心域,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当然,这指的不是柯千龄他们那种半吊子心域,而是可以展开的完全体。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不死之神这个外部压力。

    域外修真界的内部,相对也更团结一些。

    修真界内部更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资深圣胎境修士之间的矛盾再深。

    一方心域被击破之后,也就要点到为止了。

    之前,在眠月洞里待着的修士,都没有想过这场争斗会闹出人命。

    所有人都以为,双方会点到为止,分出胜负就停手。

    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死的那一方会是眠月老祖。

    无论眠月老祖的为人如何,他利用梦境作为连接。

    在眠月洞搭建了一个交易平台,确实是让许多域外修士从中受益了的。

    如今,眠月老祖身死。

    这也意味着,眠月洞这处域外最大的人类交易场所,也彻底不复存在了。

    就这样,所有利益相关之人都在谴责着,杀死眠月老祖的凶手。

    没有人会在意,这其中的真相是什么,所有人都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话。

    就在整个域外都在声讨凶手的时候,师弋这个罪魁祸首又在干什么呢。

    没有人会想到,师弋此时正在讨伐不死之神。

    师弋选择这么做,自然不是因为杀了眠月老祖,这个域外修真界的高端战力。

    所以,心生悔恨想要杀几个不死之神弥补一下。

    师弋既然选择了动手,那就不会后悔。

    至于域外修真界对于自己的声讨,师弋根本就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只会嗤之以鼻。

    师弋之所以选择讨伐不死之神,只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一个可怕猜测而已。

    之前就提了,师弋急不可待的重返域外之地,就是为了验证这个猜测。

    眼看着一名不死之神,在天人五衰的诅咒下化为飞灰。

    那种莫名多了什么的感觉,又在师弋的身上出现了。

    这一次,师弋没有去管这些,直接飞身离去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中央域内的不死之神,是五域之中除了漫海域以外最少的。

    也是五域之中,不死之神的位置被摸的最清楚的一个。

    通过霍冬春所提供的位置,师弋一个一个找上去,逐一将祂们杀死。

    有天人五衰这项大杀器,师弋杀起神祇来,比碾死臭虫还要轻松。

    在将霍冬春所提供的位置,全部逛了一遍之后。

    师弋根本没有去考虑,霍冬春所给的位置,会不会有所遗漏。

    因为,就在师弋杀死最后一名不死之神的时候。

    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在告诉师弋,中央域的不死之神已经全灭了。

    虽然这种感觉让师弋省事不少,但是师弋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这让师弋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提线木偶,现在所做出的举动,是在执行他人吩咐的任务一般。

    不过,师弋并不打算终止猎杀不死之神的行动。

    因为,这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恰恰让师弋更加相信自己的推测。

    只要将不死之神全部杀光,所有的真相都会付出水面。

    一念及此,师弋决定继续自己的猎杀行动。

    而师弋下一站,将是一直都没有去过的寒迫域。

    这个寒迫域听名字,就能猜到这里很冷。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当师弋耗时半年时间,终于来到寒迫域的时候。

    入目的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在此地特殊天地规则的作用下,这里的高山就好像是一根根冰棱所拼接起来的。

    地面之上一根根冰棱插在地上,就好像是无尽的狩猎陷阱一般,一眼望去几乎没有可以行走的地方。

    当然,师弋身为修士能够飞行,也不需要落脚之地。

    只见,师弋直接于半空中展开了自己的心域。

    心域展开的瞬间,便开始疯狂的吸纳着周围的天地元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