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金照斜眼看向凌霄道:“也并非是我们责难与她,但是此事事关江州安危,事关生死大事,我们怎么会不上心?”听金照这么说,周围的当即便拥簇道:“金公子说的是,事关生死大事,蓬莱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在金照的带领下一众人再次开始起哄,将凌霄等人围了起来,对于这些人凌霄等人也不能动手,但此事说什么他们似乎也听不进去了,就是纯属典型的见风使舵,就在凌霄等人有些不知所措之时,只听人群外有人喝声道:“让开让开让开别当了我接我家公子。”

    赫连青一听此声眼前一亮这是赫连青府管家的喊声,众人见是赫连青的人便皆自觉的让开一条道,本来人群中趾高气傲的金管家见到赫连青的瞬间眼睛便不自觉的湿了,看着眼前明显黑了瘦了的赫连青,魏管家心中一疼,他冲着周围拥簇的喝声道:“散了,散了都散了,都聚在这里干嘛?我家少爷回来,你们围在这儿干嘛?怎么我家少爷回来,还要你们来迎接吗?”

    众人皆不敢得罪赫连家的人,哪怕是管家也不敢轻易得罪,众人见赫连青的管家发怒,即便此时心中有诸多不满,但也是敢怒不敢言皆心不甘情不愿的散了开来。

    金照见众人散了开来,当即便不满的看着眼前的赫连青管家,他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气,若是当真就这么走了,面子上也下不去,他眼里满是怒火的盯着眼前的赫连管家道:“你一赫连家的走狗,也敢在这里坏本少爷的事儿?”

    听金照这么说,赫连青自然是不乐意了,他自然是不肯让一个外人对他家的管家指手画脚,更何况这位金管家虽身为赫连家的管家,但是赫连青从小到大都是由这位管家看大的,在赫连青眼里这位管家就犹如他的第二个父亲,他自然是不能任由金照如此的羞辱赫连管家。

    赫连青上前一步怒视着金照冷声道:“我赫连家的事什么时候也轮到你一个外人来管了。我赫连家的人什么时候也轮到你一个外人来评头论足了?我赫连家随便拿出一个也足够让普通人望尘莫及了,不好意思我赫连家不养狗,比如你!”赫连青说出这几句话时气势十足,让本来打算放弃赫连青的桑雪,此时看到这样的赫连青又忍不住怦然心动。

    金照指着赫连青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要知道当初他本就一门心思的要和赫连青对着干,结果奈于家族势力,总是受到赫连青的压制,想当初赫连青可是比自己混蛋十倍的江州恶霸,那时即便是赫连青先动手,赫连青无理,金父也要顾及赫连家势力,回家狠狠斥责金照一番。

    赫连青看着金照满眼赤红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怎么?你不怕得罪了我,回家让你爹罚?”

    此时金照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恶狠狠的指着金照道:“赫连青!!!咋们走着瞧。”说完便气结的转身离去。赫连青看着金照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笑。

    见金照离开,赫连管家双目湿红的转头看向赫连青,刚才的满目威严此时已经全然不在,眼里全是慈爱之色,他紧紧的抓着赫连青的手道:“少爷!你可终于回来了,真是想死我了。”

    赫连青看着魏管家心中亦是一酸道:“魏伯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哦。”

    魏伯满是欣慰的拍拍赫连青的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少爷这次回来真是黑了不少,也瘦了不少,一定是在外受了不少的苦。”魏伯及其安慰的话说的赫连青眼眶又是一红,他有些抽泣道:“还好,没有什么”

    和魏伯叙完旧赫连青才想起身后一行人,众人已经习惯赫连府每次见到赫连青这种及其“夸张”的见面方式。

    魏伯向着赫连青身后的人微微颔首行礼,众人对着魏伯亦是颔首行礼,魏伯依旧是满眼慈爱的看着赫连青道:“少爷,我看我们还是先回赫连青府吧,夫人,老爷也是日日挂念着少爷。”

    赫连青转头看向凌霄征求凌霄的意见,毕竟此时寻找女娲石要紧,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耽误了大家的形成。

    凌霄明白赫连青的意思,他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赫连青征得凌霄同意自是满心欢喜道:“太好了大师兄同意了。”

    凌霄皱眉轻笑道:“估计不仅是要去你家,可能还要在你家住一段时日,我们要在江州暗访,找出女娲石。”

    别的事管家也听不懂,但是他听闻凌霄等人要在江州住一段时日,管家脸上忍不住喜悦之色马上开口道:“太好了少爷,我这就回去吩咐让下人给几位少侠安排住处。”

    赫连青拦住管家笑道:“魏伯不用着急,我们一起回去就好,一会儿我们还有事儿呢,你们有的是时间给他们准备房间。”

    赫连管家这才停小身子憨笑道:“瞧我这老糊涂,一时高兴的都乱了方寸了,少爷和几位少侠一路辛劳定还没有吃饭呢,我该先让下去准备饭菜的。”

    赫连青无奈瑶瑶头道:“魏伯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就安安稳稳的陪我们回家。”

    魏伯连声笑道:“是是是回家,回家我们这就回家。夫人,老爷要是知道少爷回来,肯定高兴坏了。”

    走在路上赫连青问魏伯道:“魏伯,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回来的?还是你刚好恰巧路过?”

    魏伯笑道:“我哪知道你们要回来?今天正好是店里收账的日子,我只不过是无意间碰到你们罢了。”

    众人回到赫连府果真是不出众人所料,赫连府的人听闻赫连青回来几乎是全员上来迎,赫连夫人依旧是激动的满眼通红的看着眼前的赫连青道:“儿子,你黑了,瘦了是不是受苦了,哎呦我苦命的儿子,当初让你好好呆在家里,你不干非要去什么蓬莱修行,这家到底是哪里亏待你了,你要自己出去找罪受。”

    赫连青有些尴尬的看向身后的凌霄等人道:“好了娘,别说了,还有这么多人呢,丢不丢人?”

    赫连夫人抹了把眼泪,猛然在赫连青的胸口锤了一拳道:“好你个臭小子,嫌我丢人了?嫌我丢人就别回来。”

    赫连青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赔笑撒娇道:“好了娘,别我一回来就和我生气么,我们都没吃饭呢,你快安排下去给我们做饭吧,嘿嘿,我想吃红烧狮子头,红烧排骨。”

    赫连青夫人狠狠的戳了下赫连青的脑袋道:“你呀!我早就叫人安排上了。”

    闻言赫连青紧紧的抱住赫连青夫人撒娇道:“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赫连夫人无奈忍笑道:“臭小子,就你会说话。”

    站在身后的赫连老爷见赫连青和和赫连夫人又如此的腻歪道:“好了,好了你们母子别在这儿丢人,赶紧招呼客人坐下吧。”赫连老爷虽嘴上这么说,但还是面带笑意的招呼凌霄等人坐还极为不好意思的道:“你们别见怪,她们母子就是这样。”

    听赫连老爷这么说,叶天瑾急忙接话道:“不见怪,不见怪,我们早就习惯了。”

    赫连老爷无奈摇了摇头,凌霄倏的皱眉正色道:“伯父,请问进来江州可有什么轶事发生?”

    赫连老爷皱了皱眉头道:“轶事?你是指?”

    凌霄道:“有没有人无故身亡?”

    赫连老爷皱眉想了想道:“前段时间倒是有一起,江州街上有一男子莫名身亡,不过不过听人说是被蓬莱弟子所杀,具体是谁老夫就不清楚了。”

    话说至此赫连夫人才发现这一行人中似乎少了一个人她有些疑惑开口道:“哎!你们这中间是不是少一位姑娘》上次那位叶姑娘呢。”

    赫连青一收刚才的喜悦之色道:“娘刚才他们说的那位蓬莱弟子就是指她,还有她就是救你的那位白姑娘。”

    赫连夫人听后神色大惊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白姑娘怎么可能会杀人呢?她可是个善良的姑娘。”

    赫连青将前因后果告诉了赫连夫人,赫连夫人脸上的神色又是一阵大变,惊愕道:“什什么?妖妖王,妖王还没死?怎么会还没死,上次阿明明所有人都看到妖王死了,怎么会”

    赫连青向赫连夫人解释了原因,赫连夫人想到之前妖王给江州,乃至整个人间带来的灾难,身子忍不住猛地一颤,她抬头看向赫连青眼眶有些微红道:“儿子这回收服妖王你会不会去,你会不会有危险?”

    赫连青轻叹一口气道:“娘~现在收服妖王的事儿不归我们管,眼下要紧的事儿是要找到女娲石,听长老说这第四块女娲石就在江州,要知道这天之痕可是比这妖王恐怖的多。”

    赫连夫人抽了抽鼻子道:“臭小子,我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就想知道你会不会有事儿,要知道我们赫连家可就你一根独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