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凌霄,赫连青抬头看向眼前的冥城,赫连青一脸防备的看着眼前的冥城,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冥城转头看了看一旁的白灵道:“这是你们要的东西,我来带走我的人。”

    赫连青双目有些赤红,他怒声道:“既然一早便决定要将她带回去,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冥城轻笑:“我想我做什么决定还轮不到向您解释。”

    赫连青没在和白灵说话,他将头转向冥城身旁的白灵,白灵看着眼前的凌霄,赫连青心中充满了愧疚,她歉声道:“对不起,我不想再连累你们。”

    听白灵这么说赫连青心中猛然升起升起一股怒气,这是他第一次冲着白灵发火,他怒吼道:“我们有嫌你连累我们吗?我们什么时候有嫌弃你连累过我们,是你自己,都是你自己想的,难道这么久的相处,你就对我们连这一点信任都没有吗?”

    白灵低着头没有说话,她只是低着头不停的向摇头,眼里的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流,她拼命的摇头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连累你们,我不想给你们添任何的麻烦。”

    赫连青站起声赤红的双眼冲着白灵冷笑道:“哼!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你千方百计的冲着我们着想还有什么好对不起我们的。”

    白灵对于赫连青的冷嘲热讽置若罔闻,她依旧是低着头没有说话,眼里豆大的泪水掉了出来,滴到冥城拉着她的手上,手上突然传来的炙热敢,让冥城心中猛然一紧,他眼里的神色更加深邃了,他目光冷冽的看向对面的赫连青,冥城冰冷的眼神不禁让赫连青背后猛然一颤。

    冥城冷声道:“你不用这么冷嘲热讽,她去或者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别人没有权利干涉,不过你可知将她弄哭的后果?”

    赫连青盯着冥城和白灵紧紧相握着的双手,此时心中的酸楚方否要将整个内脏都要腐蚀掉,眼下心中的疼痛感已经快要让他窒息,此时的脑袋已然是一片混乱是,所以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口不择连,也根本不知自己此时在说什么,所以对于冥城的威胁他也无所畏惧。

    他紧紧的盯着冥城和白灵相握的手嘲讽道:“怎么?现在有人给你撑腰了,怎么现在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怎么?我就说你让他杀了我呀!”

    依照冥城的性子怎么能容忍赫连青这样冲自己说话,他拳头紧握心中的怒火马上便要喷涌而出,还好白灵在一旁紧紧的抓着冥城的胳膊,没有让冥城对赫连青动手。

    白灵冲着冥城无声的摇了摇头道:“不要求你不要。”

    冥城转头看向白灵,这是今天从他见到她开始,她对自己的第无数次祈求,看着这样卑微无助的白灵,冥城心中的疼痛感一阵一阵的传来,他轻轻握着白灵的手,柔声道:“灵儿你放心,我不会动她,别怕。”

    白灵低着头轻轻的点了点,她的目光再次转移到地上的凌霄,相比起赫连青的愤怒此时凌霄眼里更多的是决然和失望,她怔怔的盯着眼前的凌霄良久之后才开口道:“对不起。”

    凌霄亦是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白灵和冥城,紧紧的盯着他们紧紧握着的手,心中就像是被无数把尖刀刺穿一样,疼的让他无法呼吸,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来自己对白灵的感情已经如此之深,深到让他无法自拔,深到让他麻木,深到让他觉得活着也不过如此。

    赫连青看出凌霄眼里的伤痛,此时的他也不知是在心疼自己还是在心疼凌霄,他挡在凌霄面前指着白灵,冥城情绪有些失控咬牙,颤抖道:“我说让你们走,你们赶紧走,从我们面前离开,再也不要让我见到你们。”眼下赫连青已经是彻底的对白灵失望了,或许在他看来只有这样决然的离别,他才可能在心中一点一点的忘掉她。

    看着往日对她无微不至的赫连青此时竟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赶自己走,白灵心中虽然很难过,但此时在她心中愧疚远大于难过,白灵没有说话,她拿起冥城手中的女娲石,上前递给赫连青道:“给,这是你们的。”

    赫连青拿过白灵手中的女娲石冷笑道:“哼!想当初拿到这块女娲石白姑娘可是出了头功,这怎么就成我们的了。”

    白灵平了平自己心中的情绪道:“赫连对不起,我不该不辞而别,你们都知道我体内有妖王的元神,我无法控制他,我怕我会误伤到你们,我也害怕我最终会变得向之前的姐姐一样,给整个人间带来了空前的灾难,牺牲了那么多人,所以我只能独自离开,尽量压制我体内的元神,我知道你们都担心我,可是我真的不能连累大家。”

    白灵说了这么多赫连青才终于镇定下来,他怔怔的看着对面的冥城双目有些失神道:“你害怕连累我们难道你不害怕连累他吗?”

    白灵将头再次转向一旁的冥城,此时她的心中五味杂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此时的她呆在冥城身边很安心,这是很久都没有过的安心了,她轻笑摇了摇头。

    冥城感觉到一旁的白灵在看自己,他亦是转头看向一旁的白灵,正好与白灵四目相对,看着白灵眼里的温和,和嘴角的浅笑,冥城的心顿时犹如被春风拂过,冥城此时已经完全忽略了旁边的赫连青和凌霄,他亦是冲着白灵淡淡一笑道:“我们走吧!”

    白灵点了点头,但在她转身离开之前,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向面前的凌霄赫连青,白灵满是愧疚的看向凌霄,此时的心中虽有千句万句的对不起,但是她真的不能再和她们回去了,只有离开,或许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保护。

    白灵紧紧的盯着凌霄,或许她心中还是希望此时的凌霄还能对她说些什么,以便缓解自己自己内心的苦楚 和愧疚,然而凌霄只是满脸伤痛的看着白灵,淡淡的道:“你走吧!”

    听到凌霄只对自己说了这三个字,白灵心中涌上阵阵的失望,冥城牵着白灵的手道:“好了,我们走吧。”白灵这才转身,跟在冥城的身后,离开了凌霄和赫连青的视线。

    已经走出很远的距离,但白灵似乎还能听到身后的赫连青冲着自己和冥城喊道:“你们最好永远不要再出现我们的视线里,否则我绝不对不会再放过你们。”

    早已经走出了凌霄和赫连青的视线,已经看不到身后人影,存在白灵眼眶里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冥城转身看着白灵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心中忍不住的怜惜他轻声道:“好了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白灵满眼通红的看向眼前的冥城,这个她最爱,最熟悉的眼下终于再次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此时的她依旧有着叶晚秋的记忆,原来原来不管自己是谁这便都是自己认定的人,或许这就是上天给他们的缘分,让她无论是谁都能一眼认准他。

    只是她记得当她是叶晚秋第一眼见到他的那种感觉,那是一种多么遥不可及的感觉,当她看到他身边站着其他女子时,自己心中的疼痛是多么的剧烈,而此时那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他就站在自己身边,原来他从未属于过别人,原来他至始至终都只属于自己,想到这里白灵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幸运自己自始自终都一直拥有他。

    冥城被白灵看的有些浑身不自在,他淡淡笑道:“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白灵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上前双手还住冥城的腰,将自己的脸贴在冥城的胸膛,紧紧的抱住冥城。

    冥城顺势也搂住百灵的肩,将头低在白灵的头上,闻着她头发上淡淡的香味。

    良久之后白灵才开口道:“冥城发生过太多事,我觉得能像现在这样紧紧抱着你,就像做梦一样,好不真实。”

    听闻白灵的话冥城淡淡一笑,他将白灵推开了些,双眼深情的望着白灵,白灵亦是深情的望着眼前的冥城,这份幸福来得太不容易,她想多看看他,冥城趁着白灵一个不休息,在白灵的唇上小鸡啄米般的吻了一下。

    冥城突如其来的吻,让白灵不仅脸颊一热,冥城见白灵如同小番茄一般的脸,忍不住笑道:“怎么?这样还像做梦吗?”

    白灵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冥城,此时的她脑袋一片空白,她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冥城轻笑,还没等白灵反应过来冥城的已经再次低了下来,白灵的唇被一片温热所包裹,冥城湿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意的搅动,品尝着她的甘甜。

    不知过了多久,冥城才离开了白灵的唇,白灵有些窒息的瘫软在冥城的身上,无力的靠着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