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说的光头大叔其实就是一个拜入人道院的僧人,通俗点叫和尚。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好好修炼佛法,跑来欢天圣域能学到吗?

    夭兮是不明白的,实际上在欢天圣域里面有很多是僧人的。

    不管是有他们寺庙都没有的佛法,就连没有的也有。能修习的绝学也有许多的,是因为有一个最厉害的传承落在了欢天圣域。大多数就是奔着传承来的,所以也就有了僧人。

    “大叔,我带人来找你比试了。”

    她也没有管夭兮到底是什么想法,立即就去吸引对方注意。

    不得不说这样还真的成了,或许她自己叫的话还不一定能让对方愿意与她比试。

    怕在是可以拒绝一个人的

    “刚从蛇兄那里来的吧?那她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七棠?”

    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对方甚至于有些不想搭理的她。可能是错觉吧,不能拒绝她就行。

    “对啊,已经赢了蛇哥哥的。”

    对方闻言死死的盯着夭兮的眼睛看着,似乎是想看出什么破绽。

    只是夭兮对她自己的破绽拿捏的很死,要想有突破还得看有没有更大的能耐。先前都是她看别人破绽,没想到自己也要被看破绽的时候。

    只不过你还没有打,光看眼睛就行了?

    “既然是小鹿带你过来的,那说什么也得比划几下。能赢了蛇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呢?

    都已经打了那么久了,从九十九一直追到四十多。

    “自然,一定不会让师兄失望。”

    她时刻都在准备出手,虽然他只比绿冰蛇多一个名次。可是实力绝对可以排进前三十,能不能更高还要打过之后才知道。

    说罢,对方便使出一拳。

    这一下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却蕴含道意。

    什么时候连僧人也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了?一般不是都使佛法吗?要是使佛法或许还有机会。

    这蕴含道意的一拳是厉害,却也不是不可以破。她只是稍微认真地打出一掌,就见这一拳直接被挡下。除了后退一步以外也没有受伤。

    “居然接下来了,那蛇兄输了也正常。”和尚惊讶道。

    他这么说如果让绿冰蛇知道了即使是关系再铁也没了,什么叫接下来他一拳就是输了也正常。

    为了让这个和尚知道她的厉害,妖力更甚之前。

    梵音响起来,却是见她的妖力居然被打散了?没想到佛法这么厉害,把妖力克的没办法。那也就是说她不能用妖力了呗!

    “你不能用妖力,还不认输?”

    若是一般的妖怪还真就没辙了,但是很可惜夭兮不是一般的。

    “言之过早了,我发现你们每次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夭兮将身上的灵力释放出来。

    你梵音能把妖力打散,那有本事也把她这些灵力给打散啊!夭兮看着对方的黑脸不知道有多舒畅了,打脸啪的响啊!

    就单纯比拼灵力也无所谓,别以为她打了好几个就会累了。

    只要分的可以,那妖力和灵力是不可能枯竭的。这也是她为什么打完之后也能轻松自如淋漓尽致。

    “真是没想到啊,原来你的天赋如此之高。要不要皈依佛门,相信你在佛法上比我还厉害。”和尚叹了口气,却又是劝道。

    她才不想出家呢!

    如果出家了就得斩断关系,那么她不就是连娘亲都不能叫了吗?

    更别说凭什么听他的,现在明明就比他强好不好!就连那个鹿都觉得听不下去了。

    “您想多了,我现在挺好的。”

    她轻笑一声缓解气氛,简单的回绝了对方。

    宁愿就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要当什么出家人。没有头发多难看啊!这不是要她的命吗?还好对方不是自己的家人,不然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好吧,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佛法大慈悲掌。”和尚觉得有点可惜,却是伸出手里。

    这是想要打她的脸吗?

    夭兮气不过,真的很想让对方明白还没有那个资格说道。

    不过接下来的这一招佛法的确是有点狠,打到她身上肯定是受不了的。但是她可能给机会吗?一道灵力光团随手丢去。

    “噗!你偷袭?”和尚震惊的睁开眼指着她。

    夭兮表示很无辜,耸耸肩。“师兄怎么能说是偷袭呢?我这是光明正大的打,你不躲还怪我。”

    她也没有从背后攻击,哪里算是偷袭?

    但是因为这一下令其气血紊乱,若是接着攻击肯定是能赢下来。她自然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当即就是几掌接连拍出。

    等到对方晕过去之后,也是已经结束了。哪里算得上偷袭,还不是放一个招式都那么慢。

    方才要是能将那一招打出来可能就不好说了,所以她也没有逞强。

    如果按照刚才那一招打出来,至少对方也能进个前二十名不成问题。她是这么觉得,因为没有和前二十交过手也就随便说说。

    “你这位大叔还真是的,劝我皈依佛门也就算了。还说我偷袭?难不成我是从他后面攻击的?”

    看到那丫头很是担心的看着和尚,不由得就说道。

    “实在抱歉了,是大叔觉得你比较适合。所以才会让你皈依佛门,可你刚才为什么不等光头大叔把那招打出来就动手?”

    夭兮一时无语,然后看着来的长老问道:“对手要放招,动手算不公吗?”

    她没话说了,听这长老的。

    “自然不算,如果比这个的话恐怕早就死一百遍都不止。”那长老语气冷淡,却是将名次更换。

    既然这丫头有意见也就不用她了,找别人一样可以带路。又不是只有她一个知道那些榜上的人在什么地方,死皮赖脸不是她的性格。

    “咳咳,我们走吧。”

    她看到七棠发呆当即就提醒了,待在这里干嘛?

    七棠应该是对刚才很是困扰,但是其实没有那么复杂。长老也说了不能用什么公不公平去说,你招式还没放完就死了能怪得了谁!

    怪对手不留手?

    那时候肯定是生死存亡的时候,找到就会就出手不是正常不过的吗?

    夭兮已经麻木了,实在是太奇怪。

    “嗯,我从开始就一直想不通。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一个个的去挑战吗?要是一开始就挑战他,岂不是更轻松一些?”

    管理战力榜的长老也终于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惑,而夭兮也回了。

    “我是想看看前后有什么区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