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看表,零点过了,生日到了,又是一个孤独的生日。陈磊磊深吸一口气,一蹭身坐进了水里。

    下水后,他熟练的游向一个接近池底的壁侧扶手,抓住扶手,静静的坐到池底,闭上眼,不再做任何思考。

    每个孤独的生日,他都喜欢坐在水里感受那种宁静。慢慢的這成了习惯,因为长大后,他每个生日都很孤独,心的孤独。

    “咕嘟。”陈磊磊吐了口气,一个大泡泡从他的鼻中冒出,升上了水面。

    “扑通!”身边的水波荡漾起来了!

    陈磊磊一诧,显然這么大的动静不是他的一口气儿造成的。他睁开眼,发现不远处有个倏长的身影正在往下坠,虽然看的模糊,但还是能看出那是一个女孩,一个穿着浅绿色比基尼的女孩。

    “我靠,老天爷送我這么好的生日礼物?”陈磊磊心中一喜,但转瞬又冷了下来。因为那个长发飘逸的女孩,似乎似乎是具女尸!

    “她为什么没戴泳帽?她为什么一点不动的往下沉?等等,别人投尸不会投到這里吧?我靠,她溺水了!”陈磊游向那女孩。

    临近,他看到了女孩精致的面孔。那是一张很白的脸,白到没有任何血色。是水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不会真的是抛尸吧?陈磊磊无暇去想。他轻轻的揽住女孩的肩背,准备把她托上水面,但一触,就感到了一股抗力。

    女孩猛的睁开了眼!那眼中充满了惊异,像是被吓到了。

    而陈磊磊,则是真的被吓到了。

    搂着的女尸突然睁开了眼。“我靠!尸变……”陈磊磊本来就憋了半天气了,再加上這么一吓,一口气没转上来,顿时溺死了过去

    ――――――――――――――――――――――

    眼前一片漆黑,陈磊磊感到有一双不算有力的手正在反复的捶压自己的胸膛,不刻,两片柔唇又贴上了自己的嘴巴。

    “呼呼~”

    有人在给自己吹气?

    陈磊磊偷偷的眯开了一点眼缝,确认是那个漂亮的女孩在给自己做人工呼吸后装死的享受了起来。

    “看来还真是老天爷送给我的礼物,嘿,太谢谢您了,明天一定去庙里给您烧香!”他的嘴角抹出了一丝黠笑。

    很不幸的,女孩看到了這丝黠笑。于是她的嘴角也抹出了一丝黠笑。

    她把头侧到陈磊的耳边,轻轻的问说:“你,要不要舌吻?”

    温软的热气扑进耳朵,没有色狼能拒绝這种要求。

    陈磊磊是色狼,所以他紧闭着眼,使劲的点了点头。

    他知道女孩在试他,但还是要赌。他喜欢赌。他是一个职业赌徒。职业赌徒都喜欢赌,但這并不代表陈磊嗜赌。

    对于陈磊磊来说,有些事赢面再大,他也不愿去赌。但有些事,就算机会渺茫,他也会不顾一切的去赌一赌。眼前的事,就是他不顾一切也要赌的事。

    “万一她是看我帅,想吃我的豆腐呢?嘿,现在的女孩,你猜不透!”陈磊磊憧憬的很好,但迎来的却是腰间的一记无影脚,于是无声、无怨的掉进了深水池。

    在水底,他自嘲的笑了笑。

    待爬出泳池后,女孩竟出乎意料的叫出了他的名字:“陈磊磊,你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陈磊磊大吃一惊,匆匆的扫了一眼女孩的容貌,心想:“我不认识她啊?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笑着坐上了沙滩椅,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种超脱的动人风姿。

    陈磊磊审慎的打量起她来:脚,晶润如玉,不认识;腿,笔直纤长,没见过;臀,坐在凳上,看不到;腰,既柔又蛮,恁想揽;胸,丰挺裂衣,乃极品;最后這脸,咦~這张脸有些熟悉;再看眼,這双眼难道、难道她是我小学同桌、中学同班、高中同校的

    “祝清?”陈磊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在他的记忆里,祝清是一个出身农户、很命苦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祝清的爸爸就欠债跑了,妈妈没有工作,只能干一些体力活边养家边还债。初中时,祝清就已经在街上摆摊卖货了。

    上了高中,祝清和陈磊磊在同校不同班,所以了解不是很多。但他知道纪竹青在高中时更辛苦了,除了摆摊卖杂货,她还拼命的打工赚钱。

    那时候同学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卖命,她自己也不说。毕业后大家才知道,原来祝妈妈患了血癌,她一直在赚钱给妈妈治病。

    后来陈磊磊在同学聚会时又听说祝清的妈妈去世了,说祝清还被人强暴了,又听说那之后纪就变了,被人包养了,再以后就没有纪任何的消息了。

    在陈磊磊心里,祝清一直是一个很苦却很坚强、很值得人同情的女孩,没想到如今的祝清竟变得如此的艳丽不可方物!就算再大牌的女明星站在她面前,也会变得星光黯淡吧?

    祝清看到陈磊还认得自己,欣慰的笑了笑:“看来你还没忘了我。咱们得有七八年没见了吧?”她边说边拢起自己满是湿水的长发,样子是很撩人。

    陈磊磊没有做出色狼应该做出的吞口水动作,而是眉间凝出了一丝深深的同情,很快,又释去了這丝很不妥的同情。他微笑着坐到了祝清身边的沙滩凳上,看着还在摇晃的池水说:“是啊,得有10年没见了,高中毕业后就没见过了,你的变化可真大。”

    祝清轻叹了口气,坦然的说:“嗯,我彻底变了。”

    见到祝清如此,陈磊笑了,自己的同学变好,他没有理由不高兴。

    沉默了一会,祝清微嗔着说:“你刚才在水里吓了我一跳呢。”

    陈磊磊打断她:“是你吓了我一跳才对吧。”

    祝清蹙眉问道:“哦?你刚才溺水,不会是被我吓的吧?”

    陈磊磊笑道:“你以为呢?不被你吓我怎么会喝水?不过被你吓到也挺好,能白白的尝到你的”他想说甜唇,但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祝清明白他的意思,但没难为情,而是笑讽着说:“哼,你這家伙从小学开始就喜欢占女孩儿的便宜,都這么多年了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陈磊磊抓着脑袋想了一下说:“這个嘛,怎么可能会变?小时候,主动去占女孩子便宜,女孩儿会追着打我。长大后,主动去占女孩儿便宜,女孩会追着爱我,所以這个不可能变啊~”

    “呵,你這家伙对了,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這儿的?”

    “我无聊的时候就喜欢来這深水池里清静清静。”

    “你常来?”

    “不常来,我不是這儿的会员,只是打着我朋友的名号来的。”

    “我说一直没见过你呢。”

    “哦?听你的意思,你是這儿的会员?”陈磊有些吃惊:這家私人会馆虽然不如羊城四大会馆有名,但也是须有千万家资的企业家才能入会。难道祝清是对了,如果祝清是被富商包养后结了婚的话,自然就会有這里的会籍了,真是多此一问。

    祝清看穿了他的心思淡淡一笑,没多作解释,只是说:“我是這里的会员。”说完就从长凳上站了起来:“走吧,看你也没事,请你去吧台喝杯酒,叙叙旧。”

    祝清满脸不愿意道:“其实在這叙就挺好的,干嘛去那儿破费呢?”

    祝清闻言一怔,但想了一下又笑了,她嗔说:“陈磊,你不是怕我破费,是怕我穿上衣服,看不到我的身材了吧?”

    “哈哈,你还真直接,佩服佩服。走吧,我请你,让女孩子破费总不是件愉快的事。”

    言罢,两个人去了会馆的酒吧。

    ――――――

    酒吧不像游泳池,夜深了,那里总是会有一些难以入眠的人,不过這并不打扰祝清和陈磊的兴致。

    不知道是因为酒的缘故还是话题的缘故,他俩越聊越高兴,越聊越开怀,聊到后来,甚至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真可谓相见恨晚。

    陈磊磊知道了祝清的故事,知道她堕落过、被包养过、被骗过,也知道了后来她发狠要拿回自己的东西,最终成了现在鼎鼎大名的投资商的故事。

    他同情她的身世和经历,更佩服她的智慧和勇气:“祝清,我佩服你,你是那种有大智大慧的女人,只有你這样的人才会活得有目的,活得快乐。来,這杯我敬你。”祝清有些醉了。

    祝清又何尝没醉呢?

    她干了酒后,苦笑道:“我活得那里快乐?身边都是些势利小人,什么事情都要操心,什么事都要防备,這样的生活那里快乐?你看你多好,活得那么自在,那么自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身边都是好朋友,多好~”

    “都是好朋友,呵,你笑话我。我身边哪都是朋友?如今這社会哪还有那么多的朋友?我和你一样,我的朋友也只有钱”

    “這个社会还是有朋友的,只是你的心不在朋友上。其实只要你想,你还是能交到好朋友的,可我就不行了”祝清痴痴的想哭。

    “我能理解。”陈磊被她感染的也想哭:“说实话,我好想跳出心中這道势利的围墙,可跳出后,发现外面都是势利的围墙,跳出一道后又进一道,妈的,一道道的,這个破社会怎么可能还有人不势利。這个以钱为上的社会,没有钱的人怎么可能过得开心?只有你這种有钱人才会过得开心。”

    “开心?开心我会掉眼泪么?”

    陈磊磊使劲哽咽了一下:“唉,不说這些伤心的事了,咱们要是能回到那个纯真的学生时代就好了,那时多无忧无虑,可以无所顾忌的交朋友,真怀念那个纯真的年代。”

    听到這个,祝清忽然不流泪了。她的眼睛变得亮了,似乎一点都不醉了。

    她盯着陈磊磊,半晌后轻声问道:“你真的想回到那个年代?”

    “当然真想。”

    “你回去了也不会再有纯真的生活的。”

    “怎么会?那个纯真年代多好”陈磊又憧憬了起来。

    “唉~”祝清叹了口气,把手放到桌上扬目道:“你要真的想回去,就抓住我的手,我能让你回去。”

    陈磊磊痴笑着说:“祝清,你醉了~”我信你个鬼啊!

    祝清没有说话,但她俏睁的眼睛却在说话:不信你就试试。

    看到祝清這个神情,陈磊感到很莫名其妙:“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祝清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伸到了陈磊眼前。

    陈磊磊狐疑的抓住了她细润的手,笑说:“我好像没回去吧?呵呵,不过你的手可真滑。”

    祝清微微一笑:“闭上眼。”

    陈磊磊呵笑着闭上来了眼。

    就在那刹,陈磊磊感觉自己躺下了!同时酒也醒了!

    祝清的手没了!

    他诧异的睁开眼。

    Oh,MyGod!這是哪?!

    陈磊蒙了。

    他不知道這是哪么?

    他当然知道這是哪,這是他的卧室,曾经的卧室

    “我真的回来了?”

    陈磊磊不敢相信,但左顾右盼的看了好一阵后,又不得不相信。

    他知道這不是梦,梦中不会有如此清晰的细节:

    对面的墙上贴着周杰伦的海报,周董在耍酷;

    身边的墙上贴着姚明、乔丹、科比、麦迪等人的一系列海报,麦迪那时还很猛,尚未报废;

    床角放着一个干净的国家队签名篮球,姚明的名字签的很大很扎眼;

    屋角放着一个脏脏的篮球,有很多地方的皮子都已经裂开了;

    房门后方挂着一幅林志玲的妩媚海报,眼神甚勾人;

    门边亮黄色的写字台上放着一个非常土的牛仔书包,那是他刚上高中时背着的自以为很流行的书包。

    “高中?我回到了高中时代?”陈磊忙掀开了披在身上的毛巾被,看到微有缩小的身躯、看到有些土的三角内裤后,砰的跳了起来大笑道:“哇哈哈,我真的重生了!”

    没待多想,陈磊径直的跑向了老妈的卧室,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老妈年轻了几年的容貌。

    不过推开老妈的房门后,陈磊失望了,整洁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妈,妈?!”他又去客厅、厕所叫了叫,依旧没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老妈怎么会不在?

    陈磊磊走向客厅的挂历,展开的那页显示着2008年的六月,再看看桌上的时钟:17日,周三,凌晨两点。

    “活活,我退回了整整十年。想想,十年前的今天,应该是我十七岁时的生日,那时正是高一第二学期的期末。噢,想起来了,那个生日时老妈她们公司组织去鹏城旅游了,我说她会不在呢。”陈磊磊松了口气。在他的意识里,重生的世界里如果没有老妈,那他宁愿不重生。

    不管在那个世界,妈妈――陈红都是陈磊最亲爱、最珍惜的人。

    “老妈为我付出了很多,这次回来一定让老妈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小时候陈磊磊不知道妈妈的身世,长大后才慢慢的知道妈妈为他放弃了很多,包括事业、感情和美国优越的生活這次回来,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妈妈有一个崭新的人生。然后,才是泡妞。

    “嘿嘿,我要泡到所有曾经想要泡的女人”陈磊磊色笑着憧憬起了重生的未来,脑子里蹦出了一连串女星的名字

    想着想着他突然拉开了自己的内裤,低头一看:“靠,壮士,你仍须努力呀!”

    这时,陈磊脑子里回荡起祝清的话:“你回去了也不会再有纯真的生活的。”

    陈磊磊仔细琢磨琢磨,觉得祝清说的真对,自己脑子里想的都是和女孩OOXX,怎么可能再纯真?再进一步想,其实自己怀念的一直就不是那个纯真的年代,而是那颗纯真的心。根本就没有那个年代是纯真的,纯真的只是心罢了。如果心不纯真,纵使回到那个年代也不会再有纯真的生活。

    不过纯不纯真這个初衷已经不重要,陈磊喜欢的是顺其自然。

    重生這种九辈子难遇的幸事不是一般人能遇到的,不管未来怎样,只要能重生,人都应该高兴才对。陈磊哈笑着走到了立柜的落地镜前,打量起了自己的以前的样子。

    在十年前,他会为自己有些奶油气的样子感到自豪,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俗的掉渣。尤其是那头曾经引以为傲的谢霆锋式大分头,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从农村里来的。

    “靠,太土了,太土了!明天一定去剪了!”

    他决定弄一个刘德华在《赌侠大战拉斯维加斯》里的头型,那种银中带黑的头型可以显得他老点儿,他需要变得老点儿,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嫩、太清朗、太眉清目秀了,怪不得会得到奶油小生的外号呢。

    他的眼睛很大有些女性化,眸子很浅但眼神很老道,他以前的眼神肯定不是這个样子的,人的眼神是随着人的灵魂变化的。

    虽然才高一快升高二,但陈磊已经17岁了,因为蹲过一次班。

    他小学时学习很笨,以致四年级时蹲了一次班,不过蹲下去后突然变得开窍了,学习好到顶呱呱。究其原因,其一是被新任班主任那时刚从师范毕业不久的“小龙女”龙老师给“引导”了。

    陈磊磊蹲班没几天,小龙女就发现他是个小色鬼,而且是个很聪明的小色鬼,就对他说:“女生通常会喜欢考班里第一的男生。”

    陈磊磊皱眉想了想,问说:“那老师呢?”

    小龙女揽着他的头一笑,说:“老师也一样。”

    从那以后,陈磊磊就从来没考过班上第二名,不管是小学、中学还是高中,也不管是期中还是期末。

    他一直庆幸当年小龙女说的是考班里第一而不是全校第一,如果说的是考全校第一,那他就苦了

    小龙女的色诱是他开窍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他蹲班后爱上了打篮球。

    他总是花很多时间去打篮球,陈妈妈虽不反对,但给他提出了条件:要想打篮球,就先学好习。

    为了不让老妈难做,陈磊自然就好好考试了。

    不过,学好习是他打球的条件,也成了他打球的障碍。

    上初中时,他已经打出了美国国少的水平,但因为学习太好,帅妈没舍得送他去篮球学校专练足球。如果那时他学习很次,中国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个新的乔丹了

    陈磊磊从因为小就打球,所以身体条件非常好,从小学开始一直是田径队的,跑、跳、投都练,但不管那项都没有拿过市里第一。

    上初中时,他改练了七项全能,结果拿到了广东省的七项全能冠军。直到现在,陈磊磊创造的广东省少年田径锦标赛甲组七项全能的记录还没有被人改写过。

    上高中后,他更是学校田径队的顶梁柱,甚至不时的被大学请去代表大学参加全国的比赛。

    由于天生的资质和常年的锻炼,十七岁的陈磊已经有186公分,他身材现在虽略现纤细,但肌肉线条非常流畅。

    陈磊磊站在立柜的落地镜前做了几个健美的动作,对自己当年的肌肉甚感满意。不过他知道,必须还得再锻炼才能让身体配合上现在的“心”。

    又回味了一会儿温馨的家后,陈磊磊疲倦的躺上了床,欣喜的回忆起了中学的生活,那是一段江湖往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