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谷雨过后,靳都连着下了几日的雨,今日天气终于放晴,嫆嫃便携着她的贴身小婢女采月偷偷出了宫。

    “采月,我们早就该出来,整日闷在宫里,我都快闷出病来了,”嫆嫃捻了一块雪蚕丝帕子托着的桂花糕,往嘴里一丢,向身后的采月抱怨道,眼睛却一刻也没闲着,流连于街道两旁的各色小吃摊子。

    采月却嘟着嘴,小声嘀咕着:“公主你是快活了,若是被皇后娘娘知道了,我们又少不得一顿板子。”

    嫆嫃却并未注意到采月的话,她被远处一条七扭八拐的队伍吸引了,这队伍的一头摆了个小方桌子,一个须发灰白的老人悠闲地品着茶,另一头直排到了酒楼的门口,拦住了进进出出的客人,大约有上百人。

    “走,我们过去看看,”嫆嫃拉着采月的手便往队伍最后跑去。

    “公小姐,那儿人多,我们还是往”采月想劝她往别处去,可是终究还是被嫆嫃拉着排在了队伍最后。

    她们向排队的人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前边那摆摊子的是靳都有名的赛半仙,这人算卦颇准,但每月只出摊一次,而且每次只给三个人算卦,今日虽然有许多人排队,却都被拒绝了。

    “这人脾气怪得很啊!”嫆嫃点了点头,继续对采月道:“采月,待会儿让这半仙算算我们的身份,看看他究竟准不准!”

    采月无法,只得陪她站着,她方才眼皮跳个不停,心里总有些不安。

    不一会儿,前头便走了一大半人,嫆嫃忽而觉得这老头太不近人情了,这么些人等了他许久,他摇摇头便让人家走了,架子也颇大了。

    “大师这卦当真准?”嫆嫃前头的人一走,她直接便坐在了那半仙面前,盯着他,这人满脸沟壑,眼睛却分外清明,他看了看嫆嫃,笑道:“姑娘便做老夫今日的第一卦吧。”

    嫆嫃也不客气,便要开口让他算自己的身份,她笃定这人是个不入流的江湖术士,在这儿骗骗银子的。

    可是还不等她开口,那老人便拿起面前的一个周身铭文的龟壳一般的筒子,将三枚铜钱置于其中,闭了双眼,有模有样的摇起卜来。

    瞧他这架势,倒也像是有些功夫的。

    只见他突然双眼圆睁,三枚铜钱落于桌案上,他低眉一瞧,煞有介事道:“一年之内,姑娘恐有血光之灾!”

    嫆嫃咳嗽了两声,忍住了笑,其实她猜到他会这么说,只因之前几次出宫她也算过命,每次对方都是如此,而后便让她买个符回去化灾解难,她听得多了,也就不当一回事了。

    “哦?怎么说?”嫆嫃故作惊讶道,她倒想听听他会怎么圆。

    老人捋了捋髭须,语调不疾不徐:“坎上艮下,此乃弿卦,

    弿者,难也,险在前,知险而止,知矣哉”

    “您这是什么意思?”采月听了他的长篇大论,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了起来。

    “意思便是姑娘再不可往前去,现在当立刻回家,一年不得出闺门,此灾可解。”

    “不需要买个符回去?”嫆嫃问。

    “不必。”

    这让嫆嫃有些疑惑了,“给他卦钱,”嫆嫃对采月吩咐道。

    不料此人却摆了摆手,指着东边的方向,劝道:“往那儿去,直走五里便可见一三丈朱红大门,姑娘想必来自那儿吧?”

    嫆嫃心头一惊,这人难道猜到她是宫里来的。她开始细细打量起老人来,却并未发现他有何异样。

    可是嫆嫃偏偏是个惹事的性子,她听他说得头头是道,虽心有余悸,却真想看看究竟有什么灾祸,毕竟,她在宫中平安顺遂地度过了十六年,这让她的生活毫无趣味,只要能激起一丝波澜,哪怕是需要付出代价,她也乐于尝试。

    “多谢大师指点,”嫆嫃朝那人行了一礼,几乎相信眼前人说的话了,她继续道:“只是这十六年来我未遇险难,今日倒想真想经历一番,若是一年之后还能安然,我必来酬谢。”

    嫆嫃说罢留下一锭银子,便与采月一起往西边去了,老人看着她们,笑着摇了摇头

    “公主我们还是听那人的话吧,”采月拉了拉嫆嫃的衣袖。

    “怕什么,难道这光天化日的还有人敢欺负我们不成?”嫆嫃拉着采月的手紧了一紧。

    街市上到底是热闹,不一会儿两人便迷上了街尾一个耍把式的,将方才的事都忘了个干净。

    两人拨开层层人群,终于挤到前头,这才得以看见那喷火的男人。

    只见一个穿着红色衣裳,头上结着细辫的男子,对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火把,长呼一口气,便有熊熊烈火蓬勃而出,将整个火把都点燃了,嫆嫃忍不住拍手,与周围人一起欢呼道:“好!好!”,只听噼里啪啦的一阵,铜盘里丢了许多铜钱,嫆嫃也将一锭银子丢了进去。

    “各位乡亲,我们最近有一个新的把式,大变活人,”那人大笑着介绍道。只见一个面色蜡黄的女人推出了一个人高的长木箱子,她自己站了进去,男人将门关上,而后往箱子上蒙上一块黑布,众人都是第一次看这个把戏,皆屏息以待,方才还吵闹的人群突然间鸦雀无声。

    “现在我揭开黑布,诸位可猜猜人去哪儿了!”只见那人揭开幕布,打开箱门,里头竟空无一人。这下,人们都瞪圆了眼睛,左看右看,疑惑了好一阵。

    “我在这儿呢!”突然,人群后传来声音,方才那女人就在街的另一头冲大家招手呢!

    “好!好!”嫆嫃越发激动,她将手掌都拍红了,又随着众人往盘子里丢银子

    “有谁愿意上来试一试,”那男人突然笑问众人道,眼睛似无意地瞥过嫆嫃,这么好玩的事情她当然不想错过,于是她高举起双手,喊道:“我来!”

    周围虽然有许多人跃跃欲试,但是那男人却指了指嫆嫃,道:“就让这位姑娘先来吧!”

    嫆嫃这便当真走了上去,采月也被这热烈的气氛感染了,只顾拍手叫好,便也没有阻拦。

    嫆嫃走进木箱,还颇为好奇地打量着这箱子,想看看这究竟是何奥秘,若是自己学会了,回了宫还能向母后展示呢,正想得出神,箱门一关,眼前便只剩一片黑暗。

    突然脚下一空,她连尖叫声都还来不及发出便没了知觉

    外头又是一阵喝彩,直到这时,采月才惊觉嫆嫃不见了,急着要上前询问,那耍把式的男人忙安抚道:“莫急莫急,这一次我将她变到前头酒馆里去了,姑娘你去那儿找。”

    采月想也没想便跑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