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嫆嫃头痛得厉害,她拍了拍脑袋,许久才缓缓睁开眼睛,但是睁不睁开并没有什么区别,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她心头一颤,这才意识到方才发生了什么,于是赶忙抬腿准备站起来,可却觉双腿无力,扑通一声又坐了回去。

    “来人啊!有人吗?”嫆嫃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腿,一边大喊着。

    “吱呀”

    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丝微弱的橘色火光亮了这一片黑暗,嫆嫃眯着眼睛,只见一个小丫头提了个食盒进来,她将那柄烛火和食盒放在门口,便要关上门。

    可怜嫆嫃腿脚酸软,只能对她喊道:“别关门,放我出去!”声音颇有公主的威严,但是那小姑娘却连头也没抬一下,立刻将门关得死死的。

    嫆嫃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直接便爬着过去,伸手去抓那门,可是外头却上了锁,她只得扶着门框,勉强站了起来,借着微弱的火光,她看见外头站了三两个男人和一个婢女,他们正面向嫆嫃所在的房间。

    糟了!

    嫆嫃大呼不好,有两个男人守着,恐怕是难出去了,也不知他们有没有把采月怎么样,都是自己连累的她!

    “我家里有许多银子,只要你们能放了我,想要多少便给你们多少!”嫆嫃冲外头喊着,声音不卑不亢,却没有得到一丝回应。

    “我不仅有银子,还认识好多权贵,你们若是想做官,只要放了我,我定许诺你们一个官职,可好?”嫆嫃喊得比方才更大声了,与她求母后准她出宫时的可怜声气一模一样,只是回应她的却是一阵风声。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靠着门,感觉自己的腿有力了一些,便又继续喊道:“喂,你们到底要什么,说句话呀!”

    如此喊了一阵,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

    虽然这些人有些奇怪,但是再怎样也不能饿着自己不是?于是她蹲下身来,打开食盒,饭菜的香味立刻让她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她咽了咽口水,将食盒和蜡烛放在桌子上。

    就在她掰了一只烤得金黄的鸡腿,往嘴里送时,突然有一阵风灌进来。

    “啊!”嫆嫃只觉手上一痛,鸡腿便滑脱了去。

    “别吃!”一个迅急的声音。

    嫆嫃头皮发麻,她忽而想起嬷嬷给她讲的鬼怪故事,立刻便拿起桌上的蜡烛,朝门口照过去,同时惊慌地大喊道:“是谁?”

    温暖的火光映照出了一个轮廓分明的冰冷的脸庞。

    他的额头饱满,显得眼睛深邃,但是目光却很浅很淡,如寒星一般,看起来胸无城府。鼻子如刀刻一般锐利,脸型瘦削,颇有些女子的秀气,但是那高硕的身材却为他增添了十足的男子气概。

    面对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嫆嫃的声音温柔多了,她问道:“你是谁?”但是身体却仍然紧张得颤抖。

    “你若要出去,我可以帮你,”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也没有任何的波澜,甚至身子连动也没动一下。

    我与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救我?

    嫆面露狐疑之色,微微退后了一步。

    那男子却上前一步,看着嫆嫃。

    作为公主,除了父皇和皇兄,再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敢这般直视她,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似的,旋即低下了头。

    “这饭菜里下了东西,待会儿会有个男人过来,你确定不跟我走?”他说着,好像在说一件平常的事。

    但是这句话却足以震慑住嫆嫃,她蓦地抬起头来,几乎在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现在,她别无选择。

    “好,我跟你走,但是”她话还未说完,那男人立刻便揽了她的腰,几乎是在瞬间便出了门去,外头两个男人也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来,可是还未近身,便被男子一剑解决。

    “来人啊!”婢女惊慌得大喊,一边喊叫一边往外走。

    “啊!”一股滚烫的鲜血溅在嫆嫃的脸上,让她全身都忍不住发抖。

    她只是听过哪个宫女被杖毙了,哪个公公被打死了,但是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死在她面前,她好像突然就僵住了,喉咙里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院子里涌出了更多的人,

    在她的前后左右,到处都是明晃晃的剑,清冷的月光下,越显得寒冰一般,但是那男子总有办法护住她,她就像是个物件一样,被他抛起,接住,旋转,总能躲过那些人的攻击。

    周遭除了脚步声和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的声音便再没有其他了,连喊叫声也没有,人死了连声音也没有发出,反倒让嫆嫃愈加压抑。

    当园子里躺了几十具尸体的时候,这场战斗终于结束了,嫆嫃忍不住紧紧搂住了男子,尽管她对这男人一无所知。

    男子也搂着嫆嫃,施展轻功在屋顶上迅疾地走着

    当天空泛白时,男人将她放在一片小溪旁,看着呆滞的她脸上刺目的鲜红,突然撕下自己黑衣的一角,为她擦拭血迹。

    直到这时,嫆嫃才哭了出来,一开始只是小声的啜泣,随后竟嚎啕大哭起来。

    “姑娘,我没有欺负你,你为何要哭?”男子将布沾了溪水,继续擦拭着她脸上的血迹,从始至终,他唯一的表情,就是在看见嫆嫃纯洁的脸上沾了鲜血时的皱眉。

    现在在嫆嫃的脑子里,都是方才那些人的死状,她簌簌地抖着,嘴唇也在颤抖,甚至连脸上的泪珠也随之抖动,竟显得颇为动人。

    “我从来不欠人的东西,但是别人也不能欠我的东西,我今日救你,是为了这个,”男人从嫆嫃的腰间取下一个纂着飞鸾通身翠绿的玉牌。

    方才见几人扶着个女子鬼鬼祟祟从他身旁走过,刚巧看见她身上有这个玉牌,街道上不好动作,他这才跟了来。

    这是一个可以进出皇宫的玉牌,只有皇族才拥有,而这一块,是独属于昭阳公主的。

    那人立即便离开了,嫆嫃眼睁睁看着他远去,心中仍余有惧意,好一会儿才稍稍清醒了过来,她四下张望着,思考着哪里才是回宫的方向。

    不过很快,那人的身影又出现在视线里,他折返了回来,嫆嫃看着由远而近的他,滋味莫名。

    “上来,我将你送到西街,”他突然蹲在她面前。

    嫆嫃竟没有怕他,直接趴在他的背上,甚至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男子愣了一下,背着她往西街去。

    天很快便亮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