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离昭阳殿还有数十步远,嫆嫃便听见里头传来采月染了哭腔的求饶声:“皇后娘娘,是奴婢没有照顾好公主,都是奴婢的错”接着便是一阵咚咚咚的磕头声,还夹杂着茶碗摔碎的声音。

    嫆嫃方才一直担心着采月恐怕也被那些人掳了去,如今听到她的声音,心下稍安,忙快步跑了进去。

    只见殿中跪了一地的太监婢子,个个身体都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看尊位上的正闭眼扶额的皇后,她大概是气极了,原本保养得般细腻光滑的皮肤上竟有了几丝褶皱,即便是一身华服也没能让她疲惫的脸庞显出一丝光彩。

    这是嫆嫃的母后,禹国的皇后,为了一夜未归的嫆嫃急得连夜调了宫里的御林军在靳都秘密搜寻,同时瞒住了禹王和太后,在殿中等了嫆嫃一夜。

    “母后!”嫆嫃扑进了皇后的怀中,才刚止了的眼泪又来了。

    皇后睁开眼睛,看着怀中的女儿,再顾不得什么皇后尊仪,紧紧拥着嫆嫃,眼泪簌簌落下,一边哽咽道:“回来了便好,回来了便好!”皇后只有嫆嫃这么一个女儿,对她自然是万般宠爱。

    “公主!”旁边跪着的采月也已是满脸泪痕,她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一个劲儿的哭着,嫆嫃忙扶她起来。

    “女儿不孝,让母后担心了,”嫆嫃郑重跪下,朝皇后一拜。她没想到自己这次出宫竟然惹得皇后这般忧心,自己实在罪无可恕。

    “罢了罢了,本宫也不责骂你了,”皇后将嫆嫃扶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旁,随后屏退左右,这才取出凤帕,为嫆嫃拭泪。

    嫆嫃这便抽抽噎噎地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皇后,皇后听到后头,脊背发凉,将嫆嫃拥在怀中,久久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两人才冷静下来

    “此事不得告诉你的父皇,”皇后站起身来,一身百鸟朝凤曳地长袍随着她的脚步迤逦向前,她看着外头的梅树,若有所思。

    “为何不能告诉父皇?”嫆嫃倔强问道,虽然她知道,父皇并不喜欢她,甚至从她出生起便没抱过她一次,但是她是他的女儿,经历了这般九死一生的事,怎能不告诉他,让他为自己做主呢?

    皇后自有她的考量,此时若是让皇上得知,事情恐怕不了了之,但是若她暗中调查,或许还能查出一二,到时再将证据交到太皇太后那儿,幕后真凶便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罪了。

    她知道,此事十有八九是梅妃那女人做的,为的便是阻止嫆嫃和姜益之的婚事,姜益之是姜丞相的儿子,在母凭子贵的后宫,皇后只出了这么一个公主,她不得不在朝中寻求一个靠山。

    “嫆嫃,”皇后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你觉得益之如何?”

    嫆嫃不知她为何如此发问,她想了一想,实在没想出来这人的一件好处,便答道:“他最喜玩笑,全没个正经,从小到大只会与我拌嘴,欺负我,不仅喜欢欺负我,还带着四皇兄去青楼赌坊,寻欢作乐总之,全靳都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登徒子!”

    姜家与太后有亲,姜益之又是丞相之子,从小几乎长在宫里,又时常同皇子公主们混在一处,尤其与四皇子交好,与嫆嫃也是青梅竹马。

    只不过在嫆嫃眼里,这青梅竹木却不是什么善类。

    皇后微微皱眉,思忖了一会儿,拉着嫆嫃的手,终究还是问道:“若是让他做你的驸马,你可愿意?”

    “驸马?”嫆嫃惊得直接从软椅上站了起来。

    她去年才刚及笄,男女之事还未启蒙,全没有成亲的打算,况且这人不是别人,竟是姜益之,她虽谈不上讨厌他,但是一想到此后一生要日日对着他那张嬉皮脸,她真不如昨晚便死在那儿。

    “母后,他喜欢的那些又娇又媚的女子,女儿实在做不来,”嫆嫃抬袖擦了擦额头的汗。

    皇后的脸色微微一变,将手中的帕子递给了她,道:“嫆儿,近日你父皇的身体大不如前了,他希望看着你出嫁,益之那边本宫也同他说过了,他过几日便会向你太皇太后求娶你,你安心待嫁,再不可出去闯祸了。”

    皇后一心促成他们的婚事,便旁敲侧击地对丞相说过几次。昭阳的婚事,本不该她向丞相开口,只是如今皇后母家衰微,若不能早日帮嫆嫃觅得好人家,让梅妃所出的溧阳公主捷足先登,到时皇上一旦有什么事,梅妃的儿子若是做了皇帝,那以后,皇后的话便再没有什么分量,到时嫆嫃的婚事也只能草草了之了。

    嫆嫃听到父皇的身体大不如前的话,将手中的帕子捏了又捏,父皇不喜欢她和母后,即使卧病在床却从不让她们母女去探望服侍,他恐怕都记不得她这个女儿了,哪里还会盼着她出嫁!

    她并不傻,这些年虽然皇后将她保护得很好,但是活在宫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即便她没做过,听也听过不少了,她怎会不知道自己母后的盘算。母后太可怜了,这些年空有皇后的头衔,却没有父皇的宠爱,她不忍心拂了她的意。

    “母后?”嫆嫃哀求着看向她,希望她能收回成命。

    “此事就这么决定了,过几日益之便会到宫里来,向太皇太后求娶你!”皇后声音决然,眸光沉静地看着嫆嫃。

    这不是母后的,而是是皇后的命令,不可违抗!

    嫆嫃垂下了头,没能说出一句话

    长乐殿中,零落的碗碟碎了一地,各样精致的点心被溧阳公主踩在脚下,还不忘再踏上几下,她眸光狠戾,盯着跪了一排的大喊息怒的宫女,怒喝:“滚出去,连几个桃花酥都做不好,本公主要你们还有何用?”

    说着便又朝着几个近一些的宫女连踢了几脚,将她们都赶了出去。

    溧阳恨恨地看着桌案上还剩下的唯一一块桃花酥,将它拾起,用力一握,那酥酪立刻便化作粉末,同时口中喃喃:“嫆嫃,这次没能毁了你,下一次,便不再只是要你清白这般简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