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君越楼听见这一声,手立即抚上剑身,回头直盯声音的源头,谨慎地迈着步子,不让脚下发出任何一点儿声响。

    溧阳冷笑一声,便要往更衣处去。

    嫆嫃的心砰砰跳个不停,她咬了咬牙,也顾不得什么了,对溧阳喊道:“还请姐姐回避,妹妹要更衣,稍后便要去见皇祖母了,”说罢便也不顾什么仪态,跑上前去,挡在溧阳身前。

    机会就在眼前,溧阳怎可能会错过,她一手推开嫆嫃,一手便要去掀帘子。

    “放肆!”嫆嫃怒道,而后几乎是立刻,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便落在了溧阳的脸上,当即便红了一块,她的手还没碰着帘子便收了回来捂住了脸,一脸错愕地看着嫆嫃。

    嫆嫃虽然是嫡公主,却从来没对其他姐姐妹妹们摆过派头,更别说动怒了,溧阳一时间竟然不知该怎么,而后许久才不可置信道:“你你竟敢打我!”说着便扬起手来,要打回去。

    嫆嫃从来连身边的小宫女都没有打过,这一下,她也不知道怎么就下了手,可是既然到了这一步,就更不能软了,大不了被父皇责骂一顿。毕竟若是溧阳知道自己宫里私藏了男人,不仅这个男人,就连自己恐怕也会没命。

    还不等溧阳的巴掌落下,嫆嫃奋力一推,将溧阳推出去好几步远,严肃道:“姐姐一大早未经妹妹允许便闯入昭阳殿,如今又要闯嫆嫃的内室,姐姐恐怕是忘了尊卑了吧?”

    “尊卑?”溧阳忽然大笑道:“什么尊卑,妹妹可说来听听?”

    “本宫是禹国端敏皇后嫡出的公主,可是姐姐你,”嫆嫃低头看了她一眼,竟有些底气不足,毕竟溧阳才是最得父皇喜爱的,但是她深吸一口气,终究一字一句道:“不过是妃嫔所出,论尊卑,你与大皇姐二皇姐有何不同?”

    大公主和二公主的母妃犯了大错,她二人便也赌气随着自己的母妃进了冷宫,嫆嫃将她与这二人相比,直让溧阳气得眉头都歪了,她指着嫆嫃,怒目圆睁,喊道:“什么尊卑,得父皇的宠爱才是尊,你算是什么东西,父皇早已厌弃你了!”

    嫆嫃本还说得心虚,但一听她说起父皇,便是真的怒了,她昂起头,理了理衣裳,故作不屑道:“当初大皇姐二皇姐也深得父皇宠爱,结果不还是如此?你以为你又能荣光多久?”

    这一下,溧阳指着嫆嫃的手都开始发抖,她的嘴唇颤动着,却没能吐出一个字,眼睛的恨意就像是要溢出来似的。

    “姐姐的头发乱了,待会儿祖母那儿的午筵,姐姐总不能顶着这头乱发去吧!”嫆嫃继续道。

    溧阳赶忙摸了摸自己的发髻,确有几丝散乱的头发,恐是方才被嫆嫃推出去时散出来的,她一想到待会儿午筵上姜益之也在,只得狠狠剜了嫆嫃一眼,快步往外走去。

    直到溧阳出了殿门,嫆嫃才长舒一口气,扶着旁边的雕花楠木椅,这才没有倒下去。

    “出来吧,”嫆嫃喊了一声,只是这话才一出口,采月便进殿通报道:“公公主,皇后娘娘来了!”

    君越楼才准备踏出的脚只得立刻收了回去。

    嫆嫃心头一紧,却也只得上前相迎,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来的不仅是她的母后,还有她身后跟着的姜益之。

    要知道,姜益之虽是丞相之子,自幼与宫中各位皇子皇女熟识,却也是不能随便进公主殿的,但是今日姜益之在午筵之时将会向太皇太后求娶嫆嫃,于是才让皇后带他过来,先问过嫆嫃的意思。

    “你们好好说会子话,”皇后为嫆嫃理了理两旁的流苏,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便摆了凤仪,回凤栖宫去了。

    这个眼神嫆嫃懂得,母后是希望她能答应这门婚事。

    看着母后一步步离开大殿的背影,不知为何,嫆嫃竟有些想哭直到她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中时,整个大殿便只剩下她与姜益之二人,还有一个躲藏着的陌生男子。

    她忽而觉得就连最爱自己的母妃都抛弃她了,现在她将要做一个关乎她今后人生的决定,是答应这个她并不喜欢的男人,还是忤逆母妃的意思,拒绝母妃千辛万苦为她铺好的路。

    “参见公主,”姜益之少有地向她行礼。

    这一句话才将嫆嫃的思绪拉了回来。

    今日面对姜益之,她心中涌起一股异样,双手不由自主地揉着衣裙,却不得不装作平常的样子,道:“你今日怎么如此有礼了?”

    嫆嫃从小与他在一处,已经分外熟悉,平时他是不拘这些礼数的,今日受了他这一礼,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缓步行至他身侧,眼神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番,这是她第一次这般认真地看他。

    如果不是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知道他种种气人的做派,嫆嫃此刻会觉得他是个翩翩公子,甚至还颇有几分少年意气。

    但是下一刻,他立刻便露出了平时那随意不羁的模样,直接坐在了嫆嫃的牡丹雕花玉座上。

    “听说你要嫁予我?”他看嫆嫃的样子颇有几分玩味。

    嫆嫃觉得这话倒像是在羞她一个女儿家不知羞耻非得要嫁给他似的,她便也毫不客气,道:“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姜益之,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个风流浪荡子!”嫆嫃毫不客气地直接回击道,而后便直接上来拉他,不许他坐在自己的座椅上。

    “谁同你说的?”他直接站了起来,直视着她的眼睛,神色竟有几分认真。

    嫆嫃瞪着他道:“谁都这么说!”

    姜益之苦笑着,噙着嘴角,没说什么。

    嫆嫃不想再与他说下去,到时两人吵了起来,恐怕这件事情便真的不能如母后所愿了。嫆嫃此时还拿不定主意究竟答不答应,不能闹得不好看,于是她只得转移话题道:“我更了衣来,我们一同到皇祖母那儿去”。

    姜益之听了这话,便也知道嫆嫃不是全不乐意,便微微笑道:“好。”

    可是这时,嫆嫃忽然想起,更衣处还藏着人,而且是个男人!

    可是嫆嫃的朝服就在里头,她只得停下步子,又回头看了看姜益之,面有难色,一时不知是进是退。

    姜益之是都尉,平日带人在靳都的大街小巷巡查惯了的人,他对任何奇怪的人和事都十分敏感,此时,他已察觉出了异样,立刻便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往更衣处那边去。

    姜益之是个金吾校尉,靳都复杂的案子的告破都有他的参与。曾经就因为在街上遇见了个买脂粉的男子,便破了一起连环杀人案,嫆嫃知道他比溧阳更难打发,只得先于他一步,进了更衣室,好让他再不敢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