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后一时气急,连着喝了几口茶水这才平静下来,皇帝无心再审,便对身边侍卫喊了一句:“先将人带下去!”

    嫆嫃脑子里昏昏沉沉,她忽而想起那日出宫时算命先生说的话,难道他所说的血光之灾便是这个么?看来她恐怕等不到明年去向他酬谢了!

    君越楼被带到了重刑司,嫆嫃则被软禁在昭阳殿。

    只听吱呀一声,殿门被重重关上了,十多个侍卫守在殿门前,不许任何人进出。

    嫆嫃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砖上,突然想起什么,拍打着殿门,大喊道:“采月!采月!”。

    采月是唯一一个可以为嫆嫃送饭的宫人,她也站在殿外,已经抽抽搭搭地哭了许久,听见嫆嫃唤她,立刻便提着食盒进去,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打开食盒,对嫆嫃道:“公主还未用午膳吧?”

    嫆嫃在寿宴上只喝了几杯酒,肚子里空空如也,可是她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采月,莫哭,本宫不过是被软禁在这儿,又不是要死了,”嫆嫃又哭又笑地安慰着她,她继续问道:“采萍呢?我想见见她”。

    这一下,采月哭得更大声了,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着嫆嫃连连磕头道:“公主,都是奴婢不好,当年奴婢看她被溧阳公主打得可怜才让公主将她收在身边的,没想到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

    “咚咚咚”采月不怕疼似的一个劲儿磕头。

    嫆嫃连忙将她扶起来,眼神呆呆的看着她道:“不是你的错,本宫就是想见见她,问问她为何要这样,难道这些年本宫哪里薄待了她?”嫆嫃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洒了一地,整件事情,最让她痛心的就是采萍的背叛。

    “公主”采月取下帕子,一边为嫆嫃擦眼泪,一边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原来溧阳之所以今日会到昭阳殿来,是采萍将宫里藏了人的事情禀告了她,待嫆嫃一走,梅妃身边的李公公立刻便带着三十几个护卫来了昭阳殿,也不顾众人的阻拦便闯了进去,将人带了出来。幸而当时戚公公还没有过来,不然恐怕连皇后那边也脱不了干系。

    傍晚时分,殿门紧闭,殿中已是漆黑一片了,嫆嫃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寝殿竟如此空旷恐怖,她只得自己点了灯,可是这光芒却这般微弱,她便将三十多个烛台一一点上,此时的昭阳殿才有了些微暖意。

    嫆嫃躺在床上,想着这几日发生的种种事情,痛悔不已,她为何自己要救他,为何要惹祸上身?

    如今她的清誉毁了,若是那人的身份被查出来,她的命大约也要赔进去了。

    她可真是自作自受呵!

    大约是白天太累了,渐渐的,她竟睡了过去,做起梦来。

    梦里她又见着了那个给她算命的老人,这一次那人又给她批了一卦,还对她说:“姑娘不必烦恼,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嫆儿,嫆儿?”朦朦胧胧间,似乎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嫆嫃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皇后那张哭得憔悴了的脸,她正摸着嫆嫃的额头,泪水又来了。

    “母后,女儿犯了大错了!”嫆嫃坐了起来,抱着皇后,嚎啕大哭起来。

    皇后忙拭了自己的眼泪,又为怀中的嫆嫃拭了泪,叹道:“每个人年少时都会犯错,母后这一生便犯了许多错,但是呀!”皇后突然捧着嫆嫃的脸,看着她的眼睛,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听了皇后这样说,嫆嫃心里好受了一些。

    只是,皇后似乎误会了什么。

    “母后,我说的错不是您想的那样,”嫆嫃赶忙解释。

    “那你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母后,母后才好给你出主意!”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皇后自然知道嫆嫃不是这样不知廉耻的人,于是今日下午皇后召见了她那弟弟,确定了这人不是国舅府上的,又查问了禁卫军,得知公主回宫时身后根本没有跟着这么个男人,她便知道嫆嫃说了谎,她这便求了太皇太后,这才能过来见她,就是为了将事情弄清楚。

    嫆嫃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皇后,可这一下,皇后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母后?”嫆嫃见自己的母后听完自己的陈述一言不发,心里有些害怕,便小声唤她道。

    皇后拉着嫆嫃的手,思忖良久,才安慰道:“你今晚且安心睡觉,这件事情再容母后想想”。

    而后两人便又说了一会儿话,皇后才回了自己的寝殿。

    只要是皇后能够查到的事情,皇帝和梅妃也必定能查到,不消五日,皇帝便会知道私藏在昭阳殿中的正是当日的刺客,到时再被梅妃添油加醋几句,恐怕皇帝便真会不念父女之情,将自己的女儿处死了。

    要知道当初皇帝之所以会将她立为皇后,就是他当时才登基不久,政权不稳,才不得不借助她母家的力量,皇帝假装爱她,却又处处防备她,尽管现在她的母家已然衰微,皇帝却对她仍有忌惮,如今自己女儿私藏刺客,若是被他知道了,他定会多疑,再加上旁人挑拨,恐怕嫆嫃便真的只有一死了。

    而要解这个局,只有一个办法,在所有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让这个案子尘埃落定,就此了结,让梅妃等人无心再追查下去

    嫆嫃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才刚用完早膳,大门突然便被打开了。只见一袭青衫的姜益之身旁跟着装扮媚俗的溧阳,一齐往殿中来。

    嫆嫃只觉得再看溧阳一眼,她恐怕便会忍不住上去再给她一个耳光,于是便别过头,不去看他们。

    “妹妹,”溧阳的声音既温柔又甜美,若不是当日在大殿上她这样污蔑自己,嫆嫃真会以为她是来探望她的。

    “我今日特地向父皇求情,父皇才同意我们来见你的,妹妹怎么好像不高兴似的?”溧阳走近了她,一副故意看热闹的表情。她是故意向皇帝求情让姜益之过来看看她这落魄样子的,她深知嫆嫃已身败名裂,丞相府不可能再娶这样一个公主,姜益之与她永远也不可能了。而她则顺便卖了姜益之一个人情,以后要接近他,他也不好拒绝了。

    “还请溧阳公主先出去,让微臣同昭阳公主单独说说话,”还不等嫆嫃开口,姜益之便先恭恭敬敬地要赶她走了。

    溧阳听了这一句,气得咬牙切齿,却很快平静下来,对姜益之浅浅一笑道:“那本宫便在外头等你,”最后回了嫆嫃一个不屑的眼神便昂首走了出去。

    嫆嫃看着她,竟有些想笑,她想起曾在宫外见过的短颈鸭子,无论怎么昂着头也不是天鹅。

    “嫆嫃,当日我来见你时,他便在你殿中么?”姜益之突然发问,他期待地看着嫆嫃,希望她能亲口否认,其实他已大约猜到当日那人就在更衣处,否则她当日的表情怎会如此奇怪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