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姜益之的目光骤然沉痛,他不得不将人放了下来,同时命令身后的人:“让她走!”

    嫆嫃眼睛盯着他,一步步向后退去,她暂时也没了主意,只想着先回到君越楼的住处,再作打算。

    可是姜益之也盯着她,他身后的官兵,还有四周的路人,没有一个眼睛不是在盯着她的,这样哪怕她回去了行踪也恐怕暴露了。

    她想不得太多,脖子上的疼痛已经让她的脸上沁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再无暇思考了。

    突然,她的腰被人揽住,整个人跌进一个结实的怀抱。

    只觉脚下悬空,一阵风吹来,她闻见一丝微微的血腥味,瞬间清醒了许多,抬眼一望,便见君越楼沉静的脸庞,他的目光直视着正前方,十分专注。

    不知为什么,与这个面冷心冷,几次三番连累自己的人在一处时,她总是莫名心安,即使脖子上痛得都快没有知觉了,她也觉得自己会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君越楼方才见她被姜益之抱着,身后又有许多官兵,知道他们会将她带回宫去,本不打算再管她了,可后来见她竟然用自己的性命威胁,周围又有许多人,恐怕她有什么闪失,终于还是想着先带她回去。

    他在屋顶上行云流水般行走着,身后有官兵追来,他朝着一个与自己的院子完全相反的方向而去,如此绕了许久才终于甩脱了追兵,不过此时也已是傍晚了。

    他走进自己院子时,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背上的伤口被汗水一浸,火辣辣的疼。

    嫆嫃被他放在床上,自己便又坐了起来,动了动脖子,过了方才那一阵,她脖子上的疼痛已经十分轻微了,只是脸色还有些白。

    他见君越楼从外头进了来,手里还拿着个黑色瓦罐,瞧了她一眼,便伸手过来,她到底有些怕他,身体往后缩着,同时喊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想活吗?”君越楼毫不怜香惜玉,一手便将她拽了过来,另一手则去解她脖子上的黑布。他此时心里还带着怒,毕竟若不是她非得跑出去,自己也不会费这般力气将她带回来,如今还不知自己的行踪是否被人发现了。

    嫆嫃这才知道他原来是要看自己的伤,便也只得随他去解,可是这布条被取下来时,那草药撕扯着伤口,嫆嫃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都出来了。

    君越楼看着她咬着牙,眼眶泛泪的模样,手上的动作温柔了许多,却显得十分笨拙。

    他只懂得杀人,下手从来便没有轻过,自己给自己包扎时,也从来是不顾疼痛,只求迅速,哪里知道女子的皮肉都是这般娇贵的。

    待他将整块布解下来时,君越楼瞧见她雪白的脖颈上,那蜿蜒的红痕愈加红了,周围还沾了好些药渣。

    他眉头微蹙,想起自己小时受伤,母亲为她吹伤口的情形,这便也学着那样子,对着她的脖子轻轻吹着。

    嫆嫃愣住了,整个脸色由白转红,红霞似的。

    他在干什么?

    嫆嫃猛地将他一推,一手挡住了自己的脖子,结结巴巴道:“你我我自己来!”

    君越楼方才只是专注地看她的伤口,并未意识到自己有何不妥之处,见她这般奇怪,不明所以,问道:“你自己能看得见伤口吗?”

    “我看得见,你出去!”嫆嫃捂着脖子,眼神很是防备。

    君越楼抓了一把草药便出去了,同时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包子,叮嘱道:“把它吃了,”声音硬得像是在逼迫她似的。

    嫆嫃直盯着他,直到瞧不见他的身影了,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而后便自己取了草药,仍用方才的黑布裹了,摸索着绑上,脑子里想的却全是他方才给她脖子上吹气的模样。

    她包扎好了伤口才觉得肚子确是有些饿了,便拿着桌上的包子啃咬起来,虽然这味道比不上宫里的,但是她已饿了一天了,很快便吃了三个包子,留下了五个给君越楼。

    只是,为何这人出去了这么久还不见回来?

    “喂!喂!”嫆嫃走到门口,冲着漆黑的外头大喊着。

    正在灶下敷药的君越楼赶忙穿上衣服,走了出来,应道:“什么事?”

    嫆嫃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只是他不在身边,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有些害怕。

    “我我们今晚如何就寝?”嫆嫃瞥了一眼那灶台,只有个屋顶,四周连挡风的墙壁都没有。

    “你睡床,我睡这儿,”风餐露宿他早已习惯了,只要能有个屋顶遮风挡雨,他便已满足了。

    可是嫆嫃并不这样想,那灶台这般简陋,便是阿猫阿狗也住不得,何况是住人?他方才好歹是救了她,这屋子又是他的,她怎好自己睡床。

    “你还是进来屋子里睡吧,”嫆嫃低头小声说道,双手缠着荷粉色的衣绦。

    既然嫆嫃都这样说了,君越楼也不客气,他直接便进了屋,丢给嫆嫃一句:“你睡床,”而后便一个大字,直接躺在了桌子上,同时还不忘将那包子抓过来往嘴里送。

    嫆嫃欲言又止,将门掩了,却不敢往床边去,毕竟她还从未与男子共处一室,尤其还是个陌生人,她突然后悔起来,怎么会一个冲动就将人叫进来了呢?

    “愣着做什么,到床上去!”君越楼说话总是硬邦邦的,像是在命令。

    嫆嫃听了他这话,竟鬼使神差地乖乖往床边挪了过去,一把扯过被子,几乎将自己的头都盖住了。

    被子里全是君越楼残留的气息,如青草一般的,很是好闻,可是缩在被子里头实在闷得慌,不一会儿嫆嫃便悄悄探出头来。

    此时原本房中微弱的烛光已经熄灭了,只有几缕月光洒进来,恰好照亮了桌子那头,嫆嫃能看见君越楼正撕着包子,往上一丢,而后用嘴稳稳接住,有节奏地咀嚼起来。

    虽然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与一个陌生的人在一处,嫆嫃却也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嫆嫃突然问道。

    君越楼顿了一顿,侧头看着嫆嫃的方向,却只见一片漆黑,他又丢了一块包子在嘴里,漫不经心道:“君越楼。”

    “你可以唤我嫆嫃,”嫆嫃的嘴角漾起一抹害羞的笑意,小声说道。

    君越楼翻了个身,只说道:“睡吧。”他想着只要治好她的伤,再将人送回宫里去自己便不欠她什么了,至于她叫什么,与他何干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