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他目光微微一动,然后落在其他三拨人身上,分别是月族的那个青年、以及天使会那个身背古剑的西洋女子。

    最后一人,则是那个明明存在却又总是被人忽略的神秘女子。

    “这些人大概也看出了什么吧。而且他们可能比我知道的还要多。”

    这也是沒办法的事,毕竟虎族虽然强大,但跟八大势力比,底蕴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尤其是那个女人

    那个神秘女人似乎也发现了他在注意自己,忽然抬头朝他微微一笑,只是这一个笑容却让堂堂虎神大人浑身一震,虎目也陡然一张。

    “虎神大人,怎么了。”

    虎王察觉到他的异样,忍不住吃惊的问道。同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那个女子,却不禁一怔,这才想起这个女人好像一直都在,但他却好像一直沒意识到此女的存在。

    “这个女人好奇怪,是什么來头。”

    虎神闻言却并沒有回答他,只是再次看了那女人一眼,便飞快的收回了目光,同时严厉的道:“记住,绝对不要去招惹这个女人,”

    “嗯。”虎王有些诧异,他竟然在虎神眼中看到了一丝惊慌,“这怎么可能,虎神大人怎么会因为一个小姑娘惊慌。不不不,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虎神大人乃是九星高手,哪怕如今气血衰败了,但就算如此,也是武道世界中最顶尖的那一部分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能让他惊慌的。”

    他心中虽然有疑问,可见虎神语气严厉,却不敢违拗,连忙躬身答应了,也不敢多问。

    只是目光却忍不住再次瞟了那女人一眼,他这才发现一个十分诡异的事,他竟然记不住这个女人的样貌。

    这让他心中大骇。

    堂堂八星高手,过目不忘只是小意思,当他要记住一个人,哪怕是一百年也不会忘记。

    而现在他竟然记不住一个仍旧站在他眼前之人的样貌。

    这如何能不让他惊骇。

    “难道此女竟然是那种超越九星的存在,不可能,这个世界根本沒有超越九星的存在。这早已经是定论了,”

    “这个女人好可怕,”

    他心中惊骇,却不敢再多看这个女人了。

    连忙收回目光。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也是为了生肖玉,或者那个宇文龙。如果这个女人要争的话,我虎族还有机会吗。”

    那个神秘女人见虎族这两人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翘,也不在意,旋即目光又饶有兴趣的看向宇文龙。

    “竟然直接跨越了二段觉醒,进入了三段初期,本座果然沒看错你,越來越有意思了。倒是那个女人,次神级下品血脉竟然也能进入二段觉醒,倒是让本座有点意外。而且似乎还有点进入中品血脉的意思,难道这就是生肖玉的作用吗。”

    “哎,好可惜,”

    她有些遗憾的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惋惜什么。

    不过奇怪的是,这个女人自始至终好像根本沒有抢夺生肖玉的意思。哪怕是宇文龙的血脉进入三段觉醒之后,也同样沒有。

    与她和虎族两人相比,月族一方,以及那个天使会的女人显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而且他们本來都对生肖玉企图心极重,从一开始就跃跃欲试,但此时竟然都沒有动手。

    “玉城少主,血脉二段觉醒真有这么厉害吗。我们要是不动手的话,只怕这些人不是这宇文龙的对手,难不成我们真要放弃吗。”

    在那月族青年身后,一个月族武者也同样问出了与虎王大同小异的问題。语气中有些质疑,也有些不甘。

    那月族青年自然听出了此人言语中的质疑,心中有些不悦,但却沒有说破,只是心中暗暗发狠,有机会一定要给这货一点教训。不答反问道:“哼,你说一星血脉武者和普通的二星灵师谁更厉害。”

    那发问之人却一点都沒意识到自己的话已经引起了白玉城的不满,或者他根本不在乎,闻言冷笑道:“这当然是一星血脉武者了,两者根本不具备可比性,如果是强大的血脉的话,只怕三星灵师也未必能够放对。玉城少主也未免太瞧不起属下了,这点武学道理我还是知道”

    他说到此处忽然一怔,猛然一睁眼睛道:“玉城少主,你的意思,难道说,一段觉醒和二段血脉觉醒之间的差距就像普通武者和血脉武者的差距那么大吗。这,这不太可能吧”

    “哼,不可能。蠢货,你知道整个武者世界有多少人能进入二段觉醒吗。不妨告诉你,八大势力加在一起也绝不会超过半百之数。我整个月族年轻一辈中血脉进入二段以上觉醒的,只有我大哥白玉天和四哥白玉堂,你说可不可能。”

    “大殿下和四殿下,”他身边的几个武者,听到他提起这两个名字,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态度明显完全不同,连称谓都完全不一样。

    这不禁让白玉城心中冷意更甚,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那两人不光是他,整个月族年轻一辈都沒人能和那两人比肩,可以说月族的年轻一辈一直都在那两人的阴影中生存。

    尤其是四殿下白玉堂,不到四十岁就已经是九星修为,血脉早已经三段觉醒,就是大殿下白玉天都稍逊一筹。

    而且在当初白玉堂还才八星修为,血脉二段觉醒的时候,就一人独斗两大老牌九星高手,并且最终斩杀了其中一人。

    这样的战绩,在整个八大势力的近百年历史中也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白玉城想到那两人心中就不禁一阵发闷。

    咬了咬牙,再次冷哼一声道:“如果说血脉武者和普通武者的区别,是冷武器和热武器的区别,那么一段觉醒和二段觉醒之间的差距就是普通手枪和AK47的差别。你觉得两个普通人分别持有这两种武器,要用多大力量才能弥补这种差距。”

    “不过”

    他目光再次落在雷雾中的宇文龙身上,只见宇文龙头顶翻腾不止的雷云,身旁弥漫中无尽的雷雾。

    挥手间电闪雷鸣。以一人之力独斗数十位高手,竟然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不是不落下风,而是完全的压制。

    虽然不愿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他竟然在这个小子身上看见了他四哥白玉堂的影子,似乎连他大哥在气度上也比宇文龙稍有不足。

    更重要的是,此人比他大哥,四哥都要年轻。虽然此时此人的修为比他大哥四哥都要差的远了,但是血脉进入二段觉醒之后,提升修为还是问題吗。

    “不过他这都是生肖玉的功劳而已,如果我能得到生肖玉,也未必不能进入二段觉醒,甚至三段觉醒也有可能,到那个时候”

    白玉城眼中闪过一丝渴求之色,但是一瞬间就隐沒了下去。

    “玉城少主,那我们要不要动手。”

    月族其他几人听了他的话也同样是满脸贪婪,武者沒有人能不渴求力量。

    不过他们话音还未落,场中却又响起两声惨叫,却又有两人落入了雷雾之中,片刻毙命。

    而且这两声惨叫几乎成了围攻者一方的崩溃号角,不知是谁第一时间转身逃跑,其他人纷纷四散奔逃。

    但是他们不逃还能互相支援,勉强应对,他们这一逃,宇文龙更是犹如虎入羊群。

    口中大笑一声,“哈哈,现在想要跑,不嫌太晚了吗。都给我留下吧,”

    说话间,手中龙魂闪动,两道闪电瞬间从翻滚的乌云中落下,立刻便有两人连惨叫一声都沒來得及变成了焦炭。

    弥漫的肉香,让围攻者越发溃不成军。

    月族几人见此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瞬间清醒了许多。

    他们连血脉武者都不是,虽然都有六星以上修为,但在这么恐怖的血脉技能面前,只怕连送菜都算不上。

    白玉城同样也咽了一口吐沫,本來他还打算捡便宜,或者从那几个女人入手,但此时他却立刻放弃了这个打算。

    就在此时,又是两声惨叫,显然又有两个倒霉鬼变成了雷雾的灵力。

    白玉城顿时不敢再做丝毫犹豫,一咬牙,“走,不然只怕连逃跑也逃不了了”

    说着也不顾几个手下人,自己转身就跑,逃跑间隙回过头來看了宇文龙一眼,心中嫉妒的要命,“凭什么生肖玉沒有落在我手里,不然现在大杀四方的人不应该是我吗。”

    “不过,生肖玉竟然能够让武者血脉二段觉醒的秘密一旦传出去,八大势力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个人也死定了,”

    宇文龙正在追杀方才的那些围攻者,一抬眼正好看见他这一道恶毒的眼神,眉头不禁一皱。

    不过犹豫了一下,最终并沒有去追,他和白玉京也算是朋友,这些人既然和白玉京一样都是月族人,而且刚才也沒出手。

    “就当看在白玉京的面子上,今天就网开一面吧。”

    他目光一转,却意外的发现天使会的几人竟然仍然沒有走,这不禁让他微微有些意外。不过下手却丝毫不慢。

    身形一动,扑向最后一名围攻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