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啊。”

    一声惨叫,整个战场归于平静。

    此时,场中除了宇文龙等人便只剩下那的神秘女人以及天使会和虎族两伙人。

    宇文龙转过头,目光在那个神秘女人身上一扫而过。他始终觉得自己似乎在哪见过这个女人,但一时却又想不起來,这种事对他來说可不常见。

    “这个女人到底谁呢。绝对不简单。”

    他发现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仍然看不透这个女人的深浅,对方好像完全沒有修为一样,但是这可能吗。

    这种感觉他十分不喜欢。

    那女人见他目光望來,却好像完全沒有在意宇文龙的神色,朝他露出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宇文龙虽然心中十分忌惮,不过却也沒有害怕,他现在实力大增,信心也同样大增。虽然看不透这个女人,但不管这个女人有多厉害,若是有必要的话,他也有一战的信心。

    对这个女人的笑容,他视而未见一般,最后目光一扫天使会的那个西洋女人和虎神两人,至于虎王和天使会的其他人则被他完全无视了。

    那位虎神大人虽然还沒离开,但此时已经沒有那种完全智珠在握的自信了,神色微微有些凝重。

    相比而言,倒是那个西洋女人似乎十分淡定,至少面上沒有任何表情。对于宇文龙先前的大发神威,她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

    “三位为何还不出手呢,难道是想要让我几招吗。”

    宇文龙在打量他们三人的时候,虎神和那位西洋女人自然也在打量宇文龙和其他人。

    只有那个神秘女人一直都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听见宇文龙把她也算上了,此女立刻展颜一笑,道:“喂喂喂,不要把本座算上,本座可沒有对你出手的打算哦。唔至少现在是沒有的,看个热闹应该不犯错吧。”

    “哼,看热闹,神使大人好雅兴呢。”西洋女人忽然开口,竟然是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声音清脆婉转,不像是一般外国女人说华夏语的蹩脚味道,倒是颇有几分姑苏女子那种清脆明快的感觉。

    不过宇文龙等人和虎族众人却并沒有在意她说话的声音和腔调,几人都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这句话的关键。

    “神使大人”

    “壁羽。”宇文龙陡然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了。

    不错,正是之前在壁羽寺遇到的壁羽,他一直都猜测她是血神殿的人。

    “但是好奇怪,为什么刚才自己竟然会完全认不出來呢。”

    宇文龙对此女的警惕陡然一下提高了数倍,太奇特了,他对这个疑似血神殿成员的女人可从來沒有忘记过。

    对方也完全沒有易过容,更沒有整过容。

    但是当她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就硬是沒认出來,好像他脑子里关于这个女人的信息突然被屏蔽了一样。

    “这简直太不可思了。而且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宇文龙随即又微微摇头,“不对,这次这个所谓的特种兵大赛,似乎本來就是为了争取神血殿的弟子名额,这样说來她出现这里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合理的。”

    “不过这种大事只來了她这一个新神。这似乎也太奇怪了吧。”

    宇文龙明白了此女的身份之后,心里又不禁出现了一个新的疑问。

    “所谓的新神在神血殿到底什么样的存在,真如鱼游所说,只是某个副殿主的弟子吗。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另一边虎族的虎神和虎王目光中也都厉芒一闪,显然也十分吃惊。

    壁羽有些意外的看了那女人一眼,呵呵一笑,“哦,竟然能够认出本座的身份。不愧是能成为八大势力新一代十杰的人物,有点意思。”

    “新一代十杰。”

    宇文龙神色再次一凛,虎族的两人眼中也再次闪过一丝讶异之色。

    虎神一声冷笑,“呵呵,天使会倒是真下了打本钱,连十杰人物都派出來了。”

    这还是到现在为止,这位虎神大人第一次发话,而且宇文龙明显感觉到此人眼中闪过了一丝忌惮之色。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被宇文龙捕捉到了。心中不禁更加惊讶,“这个新一代十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身为九星强者的虎神生出忌惮,难道是八大势力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十个人。”

    他本來以为先前那个潘振义以及逃走的白玉城就是八大势力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人物了,但现在看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刚才那个潘振义也不过就是让虎神微微感慨而已,但显然并沒有把他当成同一层次的对手,但此时面对这位西洋女子的时候,态度就完全不同了,不是面对一个小辈的态度,而是真正把此女放到了同一层次的意思。

    “只是那潘振义已经是八星中期的修为了,实力更是能够力敌一般的八星巅峰。如果我不是刚好克制他,说不定也要费一番手脚。此女比他还厉害,莫非已经是九星高手了吗。”

    宇文龙下意识的看了那西洋女人一眼,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跃跃欲试的战意。

    头顶的天罚雷云似乎也感应到了他的战意,一下子变得汹涌起來。

    虎王和天使会的其他几人立刻都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威压,脸色纷纷惊变,看向宇文龙的眼神更多了一丝恐惧。

    尤其是虎王,心中更是有些复杂。

    “这小子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不久之前他还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只能落荒而逃而已。”

    另一边壁羽则满脸笑意,新致勃勃的,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而那个西洋女人脸上却沒有一丝表情,但是她背后的那柄古剑却仿佛威严受到了挑衅一般,“铮”的一声,竟然主动从剑鞘中跳出了数寸。

    一股恐怖的寒气陡然一下蔓延开來。

    “啊。”

    她身边的天使会成员顿时首当其冲,纷纷惊呼出声,并且连忙抽身后退。

    但是那寒气的霸道程度还是超出了众人想象,这些人刚刚退出了不到两步,脚下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变成一片冰蓝色,那几人刚一点地面,立刻就被冻住了,然后森白的冰霜瞬间就从这几人的脚尖蔓延而上。

    那几人顿时就感到浑身僵直,顿时吓的魂飞魄散,连忙失声尖叫,“大人,饶命。”

    但是说到一半,似乎连声音都被冻住了。

    这种情景,不但那几个倒霉鬼满脸惊恐。宇文龙等人同样是震惊莫名,“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好恐怖。”

    宇文龙不是沒有见过有人操控寒冰之力的,比如那个天下阁的冰武王就是。

    但是与此女一比,那位冰武王所谓的操控寒冰之力简直是比幼儿园小朋友玩游戏还要幼稚。

    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那女人眉头一皱,口中突然一声厉喝:“收。”

    “咔。”

    随着这一声“收”,那古剑似乎一下子被一只无形的手握住了,接着“咔”的一声,被压了回去。

    原本不住扩散的寒冰之力也陡然一下嘎然而止,那几人也幸免了被彻底冻成冰雕的命运。

    “这古剑好厉害。”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却依然惊叹不已,只是稍微露出那么一截就那么恐怖,如果整个展示出來,到底有多可怕。

    就算是宇文龙刚才也感觉到了一丝威胁,这是他血脉再次觉醒之后第一次感觉到威胁,哪怕是刚才那么多人围攻也沒有这种感觉。

    “不好意思,我刚刚才得到冰姬不久,还沒有完全掌控她。”

    这女人自己倒是一脸平静,嘴巴上说不好意思,但却看不出她真有不好意思的意思。

    一边说话,一边挥挥手,她四周的寒冰之力立刻诡异的被抽离了出來,并且在众人可见的状态下不住的往此女的掌心快速会聚。

    片刻之后,周围的人和地面都恢复了正常,而在她手上却多了一个小儿脑袋大的冰球。

    “好强大的寒冰之力操控能力。”

    众人见状都忍不住再次一阵凛然。

    “这个女人绝不只是那一柄剑而已,此人对寒冰之力的操控简直已经到了如臂使指的地步了。”

    就连壁羽也忍不住多看了此女一眼,微笑赞道:“不错,真不错,二段觉醒就有这么强大的寒冰之力操控能了,几乎是他们之外,我见过最强的寒冰之力操控者了。”

    随即又微微摇头,惋惜的道:“可惜寒冰类血脉与我完全不合,不过,这种层次倒是也够得到一个参与资格了。”

    “他们。是谁。”

    “参与资格。什么参与资格。”

    两声疑问同时响起,分别是那个西洋女子和宇文龙。

    两人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即又把目光落在壁羽身上。

    不过壁羽却这一次却并沒有再回答他们了,反而呵呵一笑道:“这个,你们以后会有机会知道的,只要你们不死的话。对了,你们不打了吗。我还想看看你们两谁更强呢。一个三段觉醒血脉,一个虽然只有二段觉醒,但却拥有半品灵器,打起來应该勉强有些看头了。來嘛,嘻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