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段血脉觉醒。半品灵器。这又是什么。”

    宇文龙见这女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不禁有些无语,不过对方话语中却再次透露出一些让他很有兴趣的东西。

    “这个嘛,你们先打,打完本座再告诉你。这个女人的手下可是把你女人和兄弟打的半死不活的凶手哦,嘻嘻”

    壁羽闻言却并不回答他,再次挑拨道。

    宇文龙虽然明知道此女是在挑拨,对于这西洋妞也十分忌惮,但一听说王湘云和毒龙的伤竟然跟这女人有关系,眼神还是忍不住一冷。

    他寒声说道:“她说的可是真的。”

    那西洋女人一皱眉,倒是不含糊,直接道:“不错,看他们的伤势应该是跟我的下属战斗造成的,不过我那两名下属也失踪了,其中一人据说已经死在你兄弟手上了。”

    “少废话,难道他们的行动不是你命令的吗。而且,你竟然留下來不也就是为了生肖玉吗。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此女沉默了片刻,然后点头道:“是。”

    宇文龙见她承认的这么爽快,倒是有些意外,但眼中的怒色更甚。

    何雨潇等人同样也露出愤怒之色,同时又都有些担忧。

    毕竟这个女人似乎很厉害,就算那把神秘的剑就已经很恐怖了,宇文龙虽然实力大增,但是能不能打得过这个女人呢。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此女却并沒有动,见宇文龙满脸愤怒,她依然十分平静,淡淡的道:“虽然我属下的行动确实是我命令的,但是我现在留在这里却不是为了你的生肖玉。你可能还不知道,认主了的生肖玉,一般人就是夺走也沒有多少意义。”

    “嗯。”宇文龙一愣,“那又如何,反正你留下來总不会是为了赔礼道歉吧,而且你害的我的女人和兄弟受了如此重的伤,赔礼道歉,你以为就能一比购销吗。休想,”

    “敢动手对付我和我身边的人,就要想到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宇文龙虽然语气森冷,却不曾想那女人依然一脸平静,倒是其他几名天使会成员,刚才被冻了一下,这会已经回过魂來了,见宇文龙对此女毫不买账,不禁勃然大怒,齐声断喝道:“放肆,你竟然对天使长大人如此无礼,”

    说着便打算动手。

    “哼,”宇文龙一声冷笑,这些小喽啰他本來都沒打算理会,但要找死的话,他也不介意成全,便打算顺手先把这些人喂了雷雾再说。

    “慢着,”

    谁知那女人却伸手拦住了一众下属,旋即又淡淡的朝宇文龙道:“你确定真要跟我动手吗。据我所知你还有几个下属沒有归來,还有两个女人仍旧在匹旮族,你不想知道他们的状况,或者救她们吗。”

    宇文龙微微一顿,目光一凛,“你什么意思。难道回生他们到现在沒回來,也是你下属搞的鬼吗。”

    “不是,是黑菊门的人,拦住他们的人叫做天意近一郎,在刀术上有些造诣。”

    “黑菊门。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宇文龙神色稍煞。

    “我有一个下属拥有瞳术血脉,获得这些情报对我來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不然我的下属又怎么能在所有人之前找到你呢。”她说着又看了一眼壁羽,“当然这位神使大人除外。”

    壁羽嘻嘻一笑,耸耸肩。表示自己就是看热闹的。

    “我的兄弟现在都怎么样。”

    宇文龙虽然心里愤怒之极,但是不得不问。不知为何,他竟然沒有怀疑此女的话,似乎这个女人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让人相信她的力量。

    “特么的,这些人特么的沒有一个省油的灯。”

    “岌岌可危,”此女神色依然十分平静,或者说冰冷,淡淡的道:“你的一个兄弟中了天意近一郎的计谋,跟他赌斗,虽然你那兄弟也算惊才绝艳,竟然领悟了强大的剑意,但是比之天意近一郎他还是要差了一点,如果不出奇迹的话,只怕撑不过十招了。”

    宇文龙一听,顿时大急,也顾不得其他了,一咬牙狠狠的道:“带我去,之前的事一笔勾销,”

    他虽然很想为毒龙和王湘云报仇,但是却不能对回生等人置之不理。

    事有轻重缓急,他也只能先这么选择了。

    听对方的描述,他就知道比斗的肯定是秦铎。那个天意近一郎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但能够打败秦铎绝对不是庸手。在这种情况下,秦铎竟然会跟他比斗,以宇文龙对秦铎的了解,绝不可能是中计什么的。

    唯一的原因只有可能是他们处在绝对的劣势,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该死的黑菊门,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去岛国将这帮王八蛋连根拔起,”

    宇文龙心中发狠,但这西洋妞却丝毫不着急,依然平静道:“我有个条件。”

    “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宇文龙咬牙切齿,哪怕这个女人是个洋妞,还是也挺漂亮的洋妞,胸大屁股大,脸蛋也很不错,再加上气质,一点不比尤丽丝差。

    但现在他却恨不得活活咬死这女人。

    一直是这种新闻联播一样的表情,而且一句话套一句话,步步为营,自己完全拿她毫无办法。

    到现在为止,他还真沒碰到过这样的女人,简直是太可恶了。

    好在此女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无论你生气也好,骂她也好,她都不在意,闻言只是接着说道:“很简单,我带你去找到你的人,并且我可以给你几枚伤药,控制住你下属的伤势。另外我还可以帮你去匹旮族救你的女人,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匹旮族的那块生肖玉归我。”

    “好,只要我抢到就归你,”

    宇文龙闻言几乎沒有任何犹豫,立刻就答应了。生肖玉虽然宝贵,但相比人命算个屁啊,更何况还是沒到手的生肖玉。

    何雨潇等人在一旁听见,也同样沒有丝毫意见,他这个观点在他们这个团队中绝对是统一的。他们这个团队跟其他的团队区别就是,他们都把彼此当亲人,为对方去死也毫不在意,何况是生肖玉。

    但是就在此时,一直沒怎么说话的虎族两人却突然叫道:“等一下,小朋友,她能帮你做到的,我们虎族也一样能。并且只要你能跟我们虎族合作,我们不但可以帮你抢夺匹旮族的那枚兔玉,甚至其他生肖玉,我们也会竭尽全力帮你抢夺。”

    宇文龙抬头看了两人一眼,却只是一声冷笑,一句话都沒跟两人说,直接对西洋妞道:“伤药拿來,然后带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虽然我并不在意你的名字,但是总要有个称呼才好。”

    开什么玩笑,虎族跟尤丽丝之间可是有灭族之恨,如果不是现在他根本沒时间,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帮助尤丽丝干掉这两个老鬼,还想让他投靠虎族,简直是得了失心疯了。

    他这话对一个女人來说可以说极为不礼貌,但此女倒丝毫沒有在意,取出两瓶伤药递给他,然后道:“你就叫我冰妃吧,这种伤药乃是本门特制,虽然不能完全治好你的下属,但暂时控制伤势却是绰绰有余了。”

    宇文龙也沒多废话,将伤药递给何雨潇,让她喂王湘云和毒龙服下。两人服下之后,果然很快气息就平稳多了。

    宇文龙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对于冰妃的敌意倒是稍减了一分,此女虽然做事有点不择手段,倒是说话算话。

    只是虽然两人伤势有了缓解,但这样带走奔走的话,依然不方便。而且其他人的速度也完全跟不上宇文龙和冰妃。

    丢下众人,宇文龙又很不放心。

    尤丽丝见此,忽然神色一动道:“我來试试。”

    说着忽然仰头一声长啸。

    说也怪,她这一声长啸,森林中竟然立刻响起了一声声兽吼,好似在回应一般,不一会功夫,不知从何处蹿出一大群野兽來,什么都有,其中竟然还有两头野象。

    不过无论是何种野兽,一见尤丽丝便无比温驯,简直比家养的还听话。

    “尤丽丝,太好了,想不到你竟然领悟了这种血脉秘技。简直是太及时了。”宇文龙大喜,连忙将受伤的两人抱上象背,其他人各自跳了一头速度快的猛兽。

    尤丽丝见自己能帮忙,也十分开心,说一声:“走,”

    那些野兽竞似乎听得懂一般,霎时间百兽奔腾。转瞬间便呼啸而去。

    虎族两人见宇文龙根本不理会他们,十分恼火,但犹豫了一下,却并沒有拦阻。

    他们还不知道宇文龙身边的尤丽丝乃是他们的死仇,还存着一线希望,所以并不想太快,把关系搞僵。

    虎神吸了一口,咬牙道:“竟然想去抢夺匹旮族的生肖玉,上万的灵魂献祭其实玩笑,也好等你们落入绝境的时候,我就不相信还不來求我。”

    壁羽见两人不但沒打起來,竟然还成了合作伙伴,似乎有些兴味索然,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哎,本來还希望有一场大战呢,沒想到这么简单就结束了,不过真正结束前,希望能有一场像样的战斗吧。嗯,应该会有吧,我的猎物,你可不要死了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