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九十七招。九十八招。”

    “该死,你竟然在我手上撑过了九十九招,你简直,简直。”

    天意近一郎忽然停了下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经摇摇欲坠的秦铎。

    此时她已经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种智珠在握的从容了,她原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打败的家伙竟然真的在她手上撑过了九十九招。

    百招之约已经只剩下一招了。

    “最后一次机会,你降是不降。你再不降的话,我就不再留手了。”

    她虽然嘴巴上如此说,但她心中却十分清楚,前三十招她确实只用了七成实力。

    她原以为自己的修为足足比对方强了两三个档次,七成力量足以打败此人了,谁知道这小子的剑术竟然出乎意料的厉害,凭借着强大的剑意竟然跟她打成了平手。

    这让她稍微收起了一丝小觑之心,不过也并沒有太过在意,只要再多用一成力量,此人必败无疑。

    果然三十招之后,当她把力量提升到八成,秦铎立刻变得左支右绌。但谁知道此人的天赋超出了她的想象,竟然在战斗过程中越打越强。

    五十招之后竟然再次跟她打成了平手。

    这让她惊讶的同时也有些愤怒。

    “该死,竟然在跟我战斗的过程中磨练实力,把堂堂的忍尊当成什么了。磨刀石吗。”

    “该死,实在是该死。”

    虽然心中杀心大起,但是最终她还是忍了。

    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调查过了,这几个人对那个叫做宇文龙的小子都十分重要,要想让那个小子乖乖听话。

    她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要那小子交出生肖玉,更重要的是完美认主生肖玉的方法。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再次将实力提升到了九成。

    原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轻松的打败这姓秦的小子了,但是

    不但秦铎的剑意强大超出了她的意料,秦铎的天赋和坚韧程度更深远远超出了她的意料。

    六十招七十招八十招

    “该死,该死,该死~~~。”

    “既然如此,你就试试我的全部力量吧。”

    九十招之后她便再也沒有丝毫留手了。

    但这小子竟然还是沒有败。

    “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全力以赴了,这区区一个蝼蚁竟然还不肯乖乖的倒下……”

    “不可能,这完全不科学。”

    此时,她虽然外表还算平静,还保留着强势的姿态,但是她的信心已经完全被颠覆了。

    目光紧紧的盯着秦铎。

    此时的秦铎样子可谓无比的狼狈,手中的剑已经断了,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一道道或浅或深的剑。有的已经结痂了,黑黑的粘着破烂的衣裳,看起來触目惊心;有的还在流血,但好像血也流的差不多了,再沒有多余的血流出來,露出惨白的嫩肉,比结痂的伤口更加恐怖。

    就是站在那里也是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随时都会倒下。但是一双眼睛却无比的明亮,坚韧。

    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认输。”

    “哼哼,开什么玩笑,谁他妈要认输啊……”

    说罢猛然挺直了脊背,手中断剑同时抬起,直指天意近一郎。

    “最后一招,请出手吧。”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包括那些黑菊门的忍者在内都被他慑服了。

    幽云白条看着秦铎的背影,心里感觉有些堵得慌,他紧紧的捏着拳头,眼睛有些发酸,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來一样。

    “他真的沒问題吗。”

    他还是忍不住小声的问道。

    问话的对象自然是蝎子和鱼游等人,他不知道几人此时是什么心情,虽然他非常希望秦铎能够撑过这最后一招。

    但是

    可能吗。

    看似只有一招了,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最后一招天意近一郎一定会拼尽全力。

    而秦铎此时已经无限接近油尽灯枯了,似乎一阵大一点的风都沒把他吹到。

    这样真的沒问題吗。

    转头却看见几人都紧紧的抿着嘴巴,目光也同样紧紧的钉在秦铎身上,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几人的目光竟然异乎寻常的平静。

    听见他的问话,蝎子和回生嘴角都微微一翘,“沒问題的。”

    “沒问題。”

    幽云白条吃惊的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秦铎。

    “哪里像沒问題啊。”

    回生和蝎子再次笑了笑,沒有再说话,神色却无比的平静。

    鱼游面无表情,但也显得无比从容淡然。

    幽云白条张了张嘴,最终一声苦笑,“这些家伙,都他们是疯子。不过,为什么我会被这些疯子感动呢。”

    沒问題,不仅仅是他们坚信秦铎一定会赢。

    而是无论输赢,他们都无所谓。

    就算秦铎现在认输也沒有人会怪他,因为已经够了。

    能到这一步,已经够了。

    一个五星灵师,竟然在一名七星巅峰的刀术高手,堂堂黑菊门堂堂现任三忍手下坚持到如此地步,沒有人有资格要求他更多了。

    但是他们更加清楚,秦铎是绝不会认输投降,所以他们也不会阻止。

    哪怕这最后一击,秦铎会死,他们依然不会阻止。

    大不了陪他一起死就是了。

    “你还不认输吗。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天意近一郎沒想到秦铎到这个时候还敢主动挑衅,这让她感觉自己完全被轻视了,心中顿时杀意大盛。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你尝尝我这一招吧,虽然这一招对我來说,现在还不能完全驾驭。不过,杀你已经够了。”

    她说着,表情猛然狰狞起來,眼中杀意升腾。

    什么生肖玉。

    什么人质。

    什么宇文龙。

    都不重要了,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了此人。

    “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而已,区区一个五星灵师而已,竟然敢小瞧我天意近一郎,不杀你如何消我心头之恨。”

    铮。

    三柄刀同时出鞘。

    天地间似乎一下子黯然了许多,只剩下三道无比冷冽的寒光,似乎一下子成了世界的中心。

    “三刀流,地狱三头犬。”

    “杀。”

    一声冷喝,世界再次一暗,所有的景物甚至天意近一郎似乎都瞬间消失了,紧接着连刀光也消失了。

    “唔~~。”

    一阵凄厉的呜咽声响起,好像刀锋割破空气,又好像真是來自地狱的恶犬一般。

    但是却看不见刀光,只能感觉到阴森刺骨的气息,和呜咽声在周围不断徘徊。

    似乎随时都一头恶犬会从黑暗中扑出來,将敌人彻底撕碎。

    “刀意。”

    蝎子等人目光都忍不住一阵凛然,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也凝聚了刀意。

    幽云白条更是下意思的捏紧了拳头,甚至连关节绷的雪白,都毫不知觉。

    秦铎一直能够坚持到现在,除了他的战斗天赋和坚韧不拔的意志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有剑气以及剑意的优势,凭借着剑意的优势,才能拉近了修为了差距。

    不然两个境界的修为差距,就算意志再坚强也坚持不到现在。

    “现在这女人竟然用出了刀意,那么秦铎哪里还有希望,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会”

    “放心,这不是刀意,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刀意岂是什么人都能领悟的。”鱼游突然开口,不过她语气虽然平静,甚至有些不屑,但事实上,她心中却同样十分凝重。

    “虽然只是投机取巧,不过确实已经无比接近刀意了。这样强大的刀术,难道是”

    “这,这好像是本门传说中最强大的秘术,,六道轮回之术。”

    黑菊门的忍者中有人也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失声惊呼。

    “嘿嘿,不错,我这一招正是脱胎于六道轮回,六道之一的地狱道。可惜还不曾完善,不然的话,什么剑意刀意,都是垃圾。”

    天意近一郎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已经沒有了之前那种清脆动人了,沙哑凄厉,似乎也是來自地狱一般。

    “但是杀你已经够了,姓秦的小子,怎么样,后悔了吗。可惜,已经迟了。”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她那种疯狂的杀意,黑菊门的忍者们都忍不住一阵颤抖。

    “大人竟然能够把六道轮回这种大秘术融合入刀术之中,果然不愧是新一代三忍之一,好可怕。”

    秦铎紧紧的握着断剑,因为过于紧绷的原因,身上不少已经止住血的伤口都再次崩裂开來。

    血不断的侵染着已经完全看不出本來颜色的衣衫,并且顺着手臂流到手背,掌心,又流到断剑的剑锋上。

    滴答。

    滴答。

    一滴一滴,砸在断剑所指的泥土上,在黑暗中,清晰可闻。

    但他却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一般。

    对于那刺耳的笑声,以及凄厉的呜咽声,听而不闻。

    “集中精神,集中精神。”

    他的眼神却前所未有的明亮,虽然四周的黑暗和杀气让他的血液和心脏都要凝结了一般,但他却丝毫不去理会。

    身在场中,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天意近一郎这一招有何等可怕。

    只要他稍微露出一丝破绽,那呜咽的刀声绝对会瞬间把他撕成粉碎。

    “不过,一定有破绽,一定有。”

    无论多么强大的刀术,都一定有破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