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何况越是强大的秘术,便越需要强大的心灵去驾驭。这个女人根本沒有武道之心,虽然天赋过人,但总想着投机取巧,根本不可能完美的驾驭这种强大的招术。

    “所以一定有破绽。”

    “不好,头有点晕,是失血过多了吗。该死的”

    秦铎拼命的集中精神,希望能窥破这一招的破绽,只要能找到破绽,他一定就能破解这一招。

    虽然修为不如对方,但是比起武道修为,他却信心十足。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一阵眩晕,意识也越來越模糊。

    “啊,还是到尽头了吗。真困啊”

    “不行。秦铎,你怎么能在这里倒下。回生、蝎子、鱼游嫂子,他们可是把性命托付给你了啊。”

    他连忙紧咬舌尖,希望能借助疼痛再度唤醒意识。

    但就在此时,他这短暂的破绽却立刻就被黑暗中的呜咽声捕捉到了,呜咽声陡然化为凄厉的咆哮。

    黑暗中一声厉喝。

    “三刀流,地狱风,绞杀!”

    三道刀光骤然亮起,并且瞬间化为三道小型的旋风,瞬间从三个方向朝他扑來。

    转瞬之间就到了他的身前。

    所有人见此,瞳孔都忍不住一缩。

    “秦铎。”

    幽云白条一声惊呼,但是什么都做不到。

    回生等人双目也是猛然睁圆。

    就在此时,原本似乎已经要昏迷的秦铎,目光却骤然凌厉起來,看似要倒下的身躯也忽然一下动了。

    “找到了,这就是你这一招的破绽,给我破。”

    一个“破”字出口,手中的断剑猛然挥出。

    这一剑并不快,甚至可以说缓慢,他现在的状况也不可能发出多么快的剑招了,但却坚定无比。

    “咻。”

    一道倒风划过他的手臂,再次带起一串鲜红的血珠,但是他的手臂却沒有丝毫抖动。

    这一剑也沒有爆发出多么大的威势,但是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意味,原本黑暗的天地,随着这一剑挥出,似乎一下子明亮了。

    好像黎明的一道曙光,看似很慢,却转瞬之间就照亮了大地。

    “这剑意。”

    “这小子竟然突破了。”

    回生等人禁不住跟着露出了笑容,秦铎此时的剑意毫无疑问已经跃升到了新的境界,之前他的剑意犹如凌厉的寒风,摧枯拉朽。

    但现在他的剑意却如冬日朝阳,虽然看似威力不显,但却充满着难以言说的力量。

    “你。怎么可能,你是装的。”

    天意近一郎无比震惊,她怎么都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故意露出破绽诱她出手。

    “该死的。就算如此,你一样要死。”

    “给我绞杀。”

    黑夜虽然在朝阳面前纷纷瓦解,但三道旋风却骤然加速,蛮不讲理的向秦铎绞杀而去。

    所有人见此,脸色都是一变。

    如果是平时秦铎自然可以闪避,这失去了意境的刀风,闪避起來并不是太难。但是此时秦铎的状况,却又另当别论了。

    果然终究还是不行吗。

    秦铎身体再次微微一晃,但手中的断剑,却毫不犹豫的刺了出去。这一刺却正好刺在那三道旋风的薄弱处。

    三道旋风立刻紊乱起來。

    “铛。铛铛。”

    一阵急促的金铁交鸣之声。

    三道旋风戈然而止。

    “不好。”

    天意近一郎,脸色一变,手中把持不住,三柄太刀竟然同时脱手飞了出去。

    咄咄咄。

    三声轻响,三柄太刀分别扎进三株树干,直沒刀柄。

    “赢了。”

    场中所有人都呆立在当场。

    “竟然真的赢了。”

    幽云白条忍不住低声呢喃了一句,简直是不可思议。

    “叮铛。”

    又是一声轻响,秦铎手中的断剑也掉落在地上。众人这才反应过來。

    “秦铎,哈哈,哥哥就知道你行。”

    蝎子哈哈大笑,一闪身落在秦铎身边,伸手拍了他一巴掌。

    不过他这一拍,却差点沒把秦铎给拍趴下。

    还好回生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扶住,沒好气的瞪了蝎子一眼,“蝎子,你想谋杀啊。”

    接着自己也轻轻拍了拍秦铎的后背,“秦铎,你好样的。”

    蝎子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摸摸鼻子。

    幽云白条和鱼游也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秦铎,你怎么样。”

    “我沒事。”

    秦铎也是一笑,嘴巴上说沒事,之前握剑的手却不住的在流血,并且微微颤抖。

    他虽然看破了那一招的破绽,并且以巧妙的技巧破了这一招,但是他现在的身体还是被再一次震伤了。虎口完撕裂了。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破的了我的杀招。”

    天意近一郎,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铎,又看看自己的双手。

    她的双手也在滴血,她这一招本來就还沒完善,虽然威力巨大,但反噬之力也同样不小。

    不过她根本沒在意自己的伤,她更在意的是秦铎竟然赢了她,这让她完全接受不了。

    蝎子一声冷笑,“怎么,难道你想不认账。”

    天意近一郎忽然笑了,“认账。哈哈,认什么账。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鬼计做到的,但是那肯定是什么邪术,不然凭你们的力量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她说话间,眼中杀意大盛,一挥手,厉声喝道:“把他们围起來,一个都别让跑掉。”

    回生等人见此脸色一变,又惊又怒,“沒想到你竟然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说什么百招之约,结果不但百招沒能取胜,连武器都被我兄弟打飞了,竟然还要赖账。倭人果然都是无耻之徒。”

    “八嘎,我们大和民族,乃是最高贵的民族,岂是你们能侮辱的。本來本座还打算留你们一条活命,现在你们不但用这种邪术破我的绝招,还敢口出不敬之言,我黑菊门岂能饶过你们。”

    此女闻言勃然大怒,咬牙一挥手,厉声道:“给我杀光他们所有人。”

    黑菊门一群忍者虽然也都不是什么好货,但见这位三忍之一的殿下竟然这么不要脸,也感觉有些羞耻,听到她的命令,却一时都有些犹豫。

    此女一见这些忍者对自己的命令竟然迟疑,更加怒不可遏,:“八嘎,本座的话,你们沒听见吗。”

    “嗨。”

    黑菊门一众忍者不敢再迟疑,呼啦一声将回生等人团团围了起來。

    天意近一郎这才脸色稍煞,目光中却又一丝寒意一闪而逝,对于秦铎等人却是杀意更甚,“混蛋,这些华夏人竟然害的本座好不容易塑造起來的形象一朝崩塌,现在连这些忍者都轻视我的威严了,简直是该死,不行,等杀了这些华夏人之后,这些忍者也都不能留,只要杀光了,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她想到此处,眼中狠厉之色更浓。

    就在此时,她忽然感觉脚下的大地微微一震,心头不禁一惊。

    “怎么回事。”

    她话音刚落,紧接着便听见好像大风刮过树林的声音,伴随着阵阵雷鸣般的轰鸣声从远处传來,而且速度非常之快。

    先还是隐约,转瞬之间却已经成了天崩地塌之势。

    “那是…什么。”

    众人转头望去,只见滚滚烟尘中兽影重重,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野兽。

    “这些野兽怎么回事。难道暴动吗。天啦,还有大象,”

    所有人脸色都忍不住惊变,虽然在场的都是灵师级高手,但是哪怕是灵师高手在面对这么多疯狂的猛兽也还是不得不黯然失色。

    就像在冷兵器时代再厉害的高手也沒法独挡战场上的千军万马一样,就算是高阶灵师要是被奔跑中的大象撞一下也够呛,要是被奔跑中的象群连续撞个几百次的话,恐怕九星灵师也要吐血。

    当然了就算有象群,肯定也撞不到九星灵师,除非大象能成精。

    总之这突然而來的惊变,不管是黑菊门的忍者还是回生、鱼游等人都是赫然变色。

    忽然有人在此发出一声惊呼,“不好,那些野兽似乎往这个方向來了,该死的这些畜生搞什么名堂。咦,那野兽身上好像还有人。”

    “不是吧,难道这些野兽是被人操纵的。”

    “果然如此,这是什么人,竟然能操控这么多猛兽。那团黑云又是怎么回事。”

    “混蛋,快撤,”

    眼见那兽群越來越近,天意近一郎忍不住大骂一声,但是也顾不上秦铎和鱼游等人了。

    掉头就跑,临走是还恨恨的看了一眼秦铎等人,显得非常不甘心。

    蝎子见此也一眼瞪了回去,“艹,看毛看啊。有种再动手啊,”

    旋即又看了一眼越來越近的兽群,“特么的,这还真是够邪门的。”

    其他人也同样微微皱眉,幽云白条勉强笑道:“不管怎么说,对方也算是救了我们一次,不然黑菊门的那些混蛋还沒这么好打发。”

    众人也都一笑,鱼游旋即肃然道:“我们也快走,这控制兽群的人也不知打什么主意。”

    “嗯。”

    众人点点头,不敢怠慢,他们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能够操控这么多兽群的人绝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但就在他们将要准备逃跑的时候,蝎子的卫星电话却响了。

    “蝎子,是我。”

    “老大,是你们。什么,你们已经到了。难道,那兽群莫非是你们控制的。”

    蝎子一听宇文龙的声音顿时大喜,旋即神色一动,讶异的看向已经到千米之内的滚滚烟尘,满脸难以置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