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什么。老大。”

    回生等人也吃惊的停住了脚步,看着那声势骇人的兽群,又惊又喜。

    宇文龙听到蝎子等人的声音,就知道他们并沒有发生意外,不禁松了口气,“还好赶上了”

    口中却得意的哈哈大笑道:“哈哈,怎么样。哥是不是很牛逼,你们是不是很崇拜哥。什么,能不能罩得住。混蛋,你们老大我什么时候罩不住了,区区几百头,不,好像有上千头了,总之小意思,哈哈”

    在他身后,尤丽丝一翻白眼,“控制兽群的明明就是我吗。”

    “那什么,我控制你不就行了吗。哈哈”

    “嘚瑟,”

    鱼游等人异口同声的鄙视道,但脸上却都禁不住溢出了笑意。

    千米的距离,对这些猛兽來说,眨眼就到。眼看兽群已经到了百米之外,那声势越发惊人了。

    哪怕知道这是尤丽丝控制的兽群,鱼游等人依旧忍不住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幽云白条更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喂,我们不躲一下,真沒问題吗。”

    好在下一刻,站在一头野象背上的尤丽丝猛地一抬手,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长啸。

    奔腾中的兽群竟然好像令行禁止的军队一样,瞬间就停住了脚步。除了其中一头野猪因为刹不住车撞断了一株小树之外,竟然并沒有多少混乱。

    而且停下來之后,竟然都乖乖的立在原地,并沒有发出多少声音。明明只是一群野兽,但却给人一种森严肃穆的感觉。

    不要说首当其冲的鱼游等人,就连身在象背上的宇文龙等人,对尤丽丝这一手也禁不住有些叹为观止。

    “不错,不错,尤丽丝,你这一手真不错。”

    天使会的几人更是心中暗自凛然,这种驱兽手段在超级高手之间的决斗中可能作用不大,但如果是上规模的群斗的话简直是大杀器。

    尤丽丝被宇文龙夸赞,心中甜蜜,嘻嘻一笑,但随即又有些遗憾的道:“可惜,这个秘技只能在这种环境中才有用,到了城市却沒有作用了。”

    宇文龙闻言嘴角微微一翘,“那可不一定。”

    城市沒有作用。

    开玩笑,城市就沒有兽类了吗。那些野狗也猫,甚至老鼠一旦发动起來,谁敢说沒用。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而且还有天使会的人,有些话更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

    “真是便宜了这女洋鬼子了。”何雨潇见两人眉來眼去,而且尤丽丝还得了这么牛逼的秘技,忍不住暗暗咬牙。

    但不爽归不爽,她心中却已经下定决心了,一定要把这女洋鬼子留在宇文龙身边。

    这么牛逼的秘技,要是被她跑了,还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王八蛋。而且留在身边,她也可以慢慢教化。

    既然不能驱逐,那就只能变成同盟。

    不过她这些心思,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來,只是催促了一句道:“这些以后再说,鱼鱼,回生,你们怎么样。啊,秦铎,你,你怎么”

    其实不用她说,因为鱼游等人已经主动迎上來了,走到近处,何雨潇却被秦铎的伤势给惊呆了。

    其他人看见秦铎此时的模样,心也忍不住一揪。

    宇文龙关心的同时,脸色更是忍不住铁青。

    “呵呵,沒什么,皮外伤而已。”秦铎看见宇文龙等人到來,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來,“就是困得很,我得睡一会”

    身心一放松,秦铎顿时觉得浑身都沒了力气,眼皮重的好像缀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宇文龙來到秦铎身旁,替他把了把脉,见他伤势虽然吓人,体内气血也无比虚弱,但并沒有伤及根本。

    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辛苦你了,睡吧。你放心,那群人一个都跑不了。”

    秦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眼皮一磕,瞬间就昏睡了过去。

    随着秦铎眼皮合上,宇文龙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转而被无尽的杀意取代。

    “是黑菊门的人,领头的是个女人,叫做天意近一郎”不待宇文龙发问,鱼游就开口把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女人一定要死,”

    她的声音很清冷,平静,但任谁都能听出她平静中压抑的愤怒。

    何雨潇等人也同时越听越愤怒,就连天使会的一行人也在心中默默的鄙视那个天意近一郎。

    武者之间争斗,尤其牵涉到势力利益,不择手段的多的是,但是不择手段到那样的地步,也真是罕见了。

    这简直是完全不要脸了。

    更不要说作为一个强者的骄傲了。

    宇文龙听完之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既沒有怒骂也沒有发誓说一定要杀了谁谁谁,只是转头问冰妃,“能知道他们逃走的方向吗。”

    有些愤怒,绝不是靠语言能宣泄的。

    有些仇恨,唯有鲜血才能洗刷。

    根本不需要什么毒誓,或者狠话,因为不死不休只是一个事实而已。

    冰妃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跟什么人沟通。虽然沒有看出她是怎么沟通的,但片刻之后似乎就已经获得了她要的讯息。然后也沒有问宇文龙要怎么行动,只是平静的道:“一点钟方向,十五公里外。”

    “十五公里外,速度倒不慢。”宇文龙一声冷笑,同时瞬间就明白了天意近一郎的打算。一点钟方向正是往匹旮族城市的方向,看來他们是打算夺取匹旮族的那一枚生肖玉。

    “哼,倒是够干脆的,抓捕人质的计划失败,立刻就转移了目标。”

    “既然如此,那刚好,目标一致。对了,匹旮族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宇文龙再次问道。

    冰妃摇摇头,神色第一次显出了一丝凝重,“只能看到外围,聚集了不少势力,甚至一些老家伙也似乎也接到了自己势力小辈的讯息赶过來了。但是中央位置却被一股无比强大凶厉的力量笼罩住了,看不透。”

    宇文龙微微皱眉,到现在为止,冰妃还是第一次给出“看不透”这样的答案。

    在此之前他甚至感觉对方似乎无所不知一般,最少整个拉哈森林都在她掌握之中。

    “看來此女的瞳术也并沒有那么强大。”

    宇文龙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个女人一直给了他巨大的压力,战力恐怖,智力高绝,冷静从容,更恐怖的还是那种近乎无所不知的瞳术。

    这样一个女人非敌非友,亦敌亦友,沒有人能不感到压力。

    至于对方说什么手下人的瞳术,宇文龙根本就不信。凭直觉,宇文龙断定拥有这种瞳术的人一定就是此女自己。

    “对了,你在十杰中排名第几。”众人再次出发之后,宇文龙突然问道。

    “嗯。”冰妃似乎也沒想到宇文龙会忽然问这个问題,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她也沒有隐瞒,沉吟了一下道:“很难说,所谓的八宗十杰只不过是外人强加的一种称谓罢了。所以排名也十分模糊。一般來说,应该在第八第九吧。”

    “第八第九。”

    宇文龙暗暗有些心惊,两人虽然沒有交过手,但只凭她背上那口古剑就让人不敢小觑,修为也在八星中期或者后期左右,甚至可能已经是八星巅峰了。

    这样的实力,竟然只能排第八第九,那么前面那些又是什么样的实力。

    果然这个世界强中更有强中手。

    “十杰,难道你是天使会的冰妃前辈。”

    听到两人的谈话,鱼游惊诧的看了冰妃一眼。

    她虽然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但是却仍旧沒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位传说中的人物。

    “前辈不敢当。不过冰妃倒确实是我。”冰妃浅浅一笑,似乎对鱼游颇有好感。

    对于这个女人宇文龙从一开始就把她当成了敌人、对手、或者合作者,一直都保持着极大的警惕,关注到的也只是她的修为和智谋,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容貌,或者说面对此女的时候,她表现出來的光环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容貌。

    不过她这一笑,宇文龙才发现这位八宗十杰,原來竟然也是一个美女,一笑之下竟然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宇文龙禁不住微微一呆。

    冰妃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不过却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倒是鱼游和何雨潇两女立刻心生警惕。

    “哼,这臭流氓八成又在打美女注意。”

    两女都不满的哼了一声。

    宇文龙回过什么,呵呵一笑,也不在乎,以他的脸皮怎么可能会因为看一下美女被发现就产生“不好意思”这种“幼稚”的情绪。

    两女见他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更是恨得牙痒痒,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彼此默然于心。

    “看來要找机会收拾收拾这小子才行,不然不知道要带回多少女人。”

    虽然尤丽丝也在旁边,不过她还沒成“自己人”所以两女并沒有跟她对眼神,这让她也有点不爽,心中琢磨着。

    “我现在应该也算是阿龙的正式老婆了,不过以后要真跟他在一起,也不得不把他身边的这些女人考虑进去。看來我也要想个办法跟这些女人搞好关系才行。”

    宇文龙当然不知道这三个女人在想什么,也不去猜,对一个男人來说,一天到晚猜女人心思,要么就是傻瓜,要么就是自以为聪明的傻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