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蝎子插言问道:“什么是十杰,是不是八大势力中最厉害的十个人吗。”

    冰妃摇摇头,“不是,准确的说应该是年轻一辈中比较突出的十个人。一般老一辈的高手大多早就已经隐世不出了,不要说外界,就算是我们这些各个势力的核心弟子也未必能够全部了解。”

    蝎子一听大失所望,“原來就是八大势力的十大杰出青年啊,那也沒什么嘛。”

    听他这句话,回生等人也深以为然。

    不过鱼游这样对八大势力少有了解,或者如宇文龙这样已经初步了解到真正高阶武者战力的人自然不会这么看。

    “其实也并不能完全这样说,真要说战力的话,十杰中也不乏能比肩老一辈高手的存在。而且但凡能够跻身十杰的人物,基本都是未來八大势力的掌控者。”冰妃继续道。

    虽然是在解释,但却并沒有丝毫辩驳的意思,好像完全沒有被人看轻之后的不悦,似乎就是再说一件跟自己毫无相关的事实一般。

    “这么厉害。”

    蝎子等人包括何雨潇在内都微微变色,未來八大势力的掌控者,仅凭这一个定义,这所谓十杰的含金量立刻就大幅提升。这基本已经相当于皇储一样的存在。

    而宇文龙倒是沒有任何意外,所谓十杰可不是仅仅只是某一个势力,而是整个八大势力,一个就这么十个人,平均一个势力也就一个人,肯定是领军人物。

    不说别的,眼前这个女人的战力只怕就并不比乘风老哥差。

    他心中一动继续又问道:“那么十杰都有哪些人,他们实力如何,谁最强。”

    宇文龙虽然出身龙家,很早就知道八大势力的存在,但是因为很早就离开了龙家,所以对于八大势力他知道的也并不多。哪怕是鱼游也一样无法知道一些核心的东西,乘风老哥倒是肯定知道,但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似乎并不愿意跟他多说。

    而且在此之前,宇文龙自己修为也不高,所以有些东西他知道了也是枉然,因而也并未多打听。

    另外还有一点,他的目标就是泡妞,变强,混日子。如果八大势力跟他沒有冲突,他也懒得关心那些家伙到底是谁谁谁。

    可是如今随着他的修为越來越强,接触到的东西越來越多,同时在这个漩涡里也越陷越深,所以他也不得不打听一些八大势力的东西了。正好冰妃这位八宗十杰在,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谁知一直有问必答的冰妃这一次却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卖了个关子道:“十杰都有谁。我想你很快就能知道了,因为以你的实力,你很快应该就是能接触到他们之中大多数人了。我只能说他们都很强,具体有多强连我也不了解,因为十杰事实上只是外人的给我们的称谓,我们之间并非都有交集,所以我们之间的排名也十分模糊,众说纷纭。不过最强的那一位却是公认的,我想这位鱼游小姐应该比我最了解。”

    她说着又看了一眼鱼游。

    鱼游闻言一愣,诧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她旋即就知道冰妃误会了,解释道:“冰妃前辈,你可能误会了,我虽然是野鹤亭的弟子,但是我师父却并沒有让我正式拜入野鹤亭,甚至我根本就沒怎么在野鹤亭呆过,对于八大势力的事我还真不知道多少。”

    “就是冰妃前辈您,我也只是恰巧听我师父偶然提起过,他对您十分推崇。”

    其实她这句话却并不完全,不错乘风当时提到这位冰妃时确实十分推崇,但之后还有一句话。

    “那丫头多智近妖,天使会如果让她掌管,只怕不是好事。”

    这一句虽然并不完全是坏话,但以乘风的品性,在背后这样评论一个后辈女流,也是十分罕见了,所以鱼游这么淡漠的性子都对冰妃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当然这句话她自然不会当着冰妃面说。

    虽然就算说出來,以这个女人的性子只怕也会在意,这个女人简直比以前的她还冷淡。

    不过鱼游的淡漠,是因为懒得关心跟自己无关的事,说白了就是散漫。

    而此女的淡漠却好像是把一切都看透了,做每一件事,似乎都是以绝对的理性思维在思考,甚至连她自己都算计在内。

    “原來如此,乘风前辈廖赞了。难怪鱼游小姐会出现在这次特种兵大赛上,看來野鹤亭也对那个地方比较有兴趣啊。”冰妃倒也沒有深究,只是微微一笑,便就此揭过,似乎并不在意别人是推崇她还是贬低她。

    倒是对鱼游的出身似乎更加感兴趣一些,而且仅凭一句话,她似乎就完全推测出了野鹤亭的打算。但也只是一笔带过便不再多提。

    宇文龙在旁看着这女人,心中忌惮之心更浓。迄今为止,他第一次对着一个美女,却完全沒有把对方追上手的打算。哦,不只,还有那个壁羽,那个女人更加让他看不透。

    这两个女人,如非必要,他一点都不想打交道。

    不过既然不得不合作,那么能够顺便套一些情报自然也是好的。

    “到了,”

    他正打算继续问那个被公认为第一的究竟是谁,为什么其他人排名都很模糊,那人却能被公认为第一。同时也想问问冰妃对神血殿知道多少,因为此女之前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壁羽的來历,还说出了“神使”这个称呼,应该知道不少。

    只是他还沒來得及问,匹旮族已经到了。

    果然如她所说,匹旮族城市的外围,此时整个特种兵大赛的所有势力几乎都已经汇集在此了。

    当然那些真正的各国特种兵们除外。

    事实上这一次所谓的特种兵大赛已经完全跟特种兵沒关系了,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人几乎已经沒有哪一个是哪**方的人了。

    宇文龙目光一扫,立刻就发现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包括之前失去联系的白未央和龙军翔也都在。

    不过这两人却并未站在一起。

    “宇文龙、鱼游,你们沒事真是太好了,”

    看见宇文龙,白未央立刻欣喜的跑了过來,但是龙军翔往这边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去并未过來,甚至沒有打招呼。

    “见到你沒事,我们也很高兴。对了,这边现在情况怎么样。”

    对于白未央的热情,宇文龙呵呵一笑,但却并未特别热烈的回应。他跟白未央虽然已经化敌为友,但关系也并沒有真正多亲密。

    而且白未央这个女人也不是她表面上表现的那么单纯,至少她的这种热情未必都是真的。

    先前宇文龙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整个哈拉森林,沒有察觉的人只怕并不多。而且他身上有龙玉也早就不是秘密了,一般只有熟悉他的人,一看那动静,很容易就能猜到是他。

    就连血樱花都猜到了,白未央难道猜不到,那才有鬼呢。

    但是对方显然沒有任何打算支援他的意思,那么所谓的担心自然也不可能是真话。

    而且刚才第一眼的时候,他分明看见了对方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对他们能活着來此,有点吃惊。

    不过宇文龙也沒在意,本來就不是自己人,对方也沒有这种义务,能够不乘火打劫已经不错了。

    哪怕如龙军翔一样,干脆分道扬镳,他也不在意。他本來就不是野鹤亭的弟子,也沒打算成为野鹤亭的弟子。

    他亲近野鹤亭只不过是因为鱼游和乘风而已,如果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对方是华夏势力,跟他在某种层面上立场是相似的。

    不过相似也仅仅只是相似,不可能是相同。就算是野鹤亭和华夏国家的利益目标也未必就完全一致。

    所以能合作就合作,不能合作就各干各的。

    白未央一看宇文龙的态度,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心中微微一声轻叹,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些遗憾。

    不过她也不是那种纯情少女了,这种遗憾只是一瞬间就被她丢在了一旁。武道的世界,力量才是前行的根本,其他的不过是浮云而已。

    她转了这么多心思,面上却并未有丝毫表现,闻言依旧带着十分爽朗的笑容答道:“我也刚到这里不久,对这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匹旮族似乎在城市地下建了一座十分庞大的地下城市,而且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弄出了巨大的动静,似乎跟生肖玉有关。”

    旋即妩媚的一笑,“对了,宇文小弟,你似乎也有一枚生肖玉吧,可知道匹旮族为什么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宇文龙摇摇头,“我虽然有生肖玉沒错,不过我使用生肖玉的方法与其他人不同,只适用于我和我的女人,匹旮族究竟用了什么邪法把生肖玉的力量影响到这么邪意的程度,我也不知道。”

    他这话半真半假,至少关于自己的部分完全是真的。他使用生肖玉的方法确实只适用于他和他的女人,因为龙玉天下只有一枚,已经化成他眉心的星宫了,他身边的人炼化生肖玉都要靠龙玉激活,并且形成循环,其他人自然不适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