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胡说,胡说”

    幽云魑魅口中说是胡说,但声音却越來越弱,他的心其实早就已经被动摇了。

    宇文龙一声冷笑,“胡说。如果你还相信幽云遮天,还做着匹旮族统治世界的美梦的话沒关系,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丢进那座地下城中,我倒想看看那个幽云遮天会怎么对你。”

    幽云魑魅一惊,顿时不再说话了,不过他看着宇文龙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恨意。

    似乎毁掉了他的美梦的,不是他老子幽云遮天,而是宇文龙一样。

    宇文龙再次一声冷笑,他才不会在意这人是不是恨他呢。

    如果不是因为幽云白条,他有无数办法能让此人开口,还敢拿眼瞪他,哼,试试看。

    “大哥,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只剩下你我还有倩倩是我们最亲近的人了,二哥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了。宇文兄弟现在要去救她,如果你知道什么的话,就说出來吧。”

    幽云白条再次开口,同时祈求的看了一眼宇文龙,他也知道宇文龙肯定有方法让幽云魑魅开口,甚至那个一直沒说话的冰妃也绝对有办法。

    如果是之前,他也不在乎宇文龙会怎么样。在匹旮族的教育中,亲情根本不叫个事,兄弟相残简直是家常便饭。

    但是这些天通过和回生等人的相处,见识了他们之间的那种热血情感之后,他的价值观却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

    再加上匹旮族的异变冲击,他忽然觉得什么权势,跟亲人友情比起來简直一钱不值。

    如父亲幽云遮天,如那两位太上长老,如许许多多的匹旮族人。

    他们一生算计,一生争斗。

    但是最后呢,他们得到了什么。

    他们一生可曾有一次真正被感动过。

    可曾有一次感动过别人。

    可曾有一次热血澎湃。

    可曾有一场放声大笑。

    可曾有一场嚎啕大哭。

    可有一个可有托付后背的人。

    可有一个全心信任的背影。

    如果都沒有,当这一声走到尽头的时候,还剩什么。

    “大哥”

    他再次一次开口,却只有两个字,但他的双目却十分诚挚的看着幽云魑魅。

    幽云魑魅一怔,幽云白条的眼睛让他瞬间愣住了。

    此前三十年他从未被一个人如此真诚的看过。

    哦,不是,是有的,那似乎是一个女人,一个温和慈爱的女人。

    曾几何时,那个女人一直这样真挚,温柔的看着他。

    但是不知何时,那双眼睛消失了。

    从此之后,他身边的每一双眼睛都带着窥探之意,只要他一露出破绽,那些眼睛就会扑过來,将他撕得粉碎,并且啃食干净。

    慢慢的,他似乎都已经忘了那双温柔的眼睛了。

    “如果妈妈在的话,她不会愿意看见倩倩变成那样的。”

    幽云白条似乎感应到了他心中悸动,再次开口道。

    幽云魑魅紧握的拳头忽然松开,然后冷笑一声道:“少跟我说有的沒的,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会救倩倩。而且倩倩现在的情况他们还有办法救吗。”

    众人一听他这话都笑了,“这家伙还真是不诚实啊,明明都已经被说动了,还要逞强。”

    宇文龙郑重的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倩倩救出的,至于怎么救,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把她们救出來。”

    说罢再次狠狠的重复了一句,“无论如何。”

    幽云魑魅看了他半晌,神色有些复杂,随即默然点点头,“这座地下城乃是我匹旮族历代先祖耗费了无数岁月修建的,当做匹旮族为难之时的退路。”

    他说到此处,神色有些复杂,微微叹了口气,接着又道:“所以其中不但面积极大,地形十分复杂,里面充满了机关,沒有地图的话很难找到目标。更重要的是,整体还是一座大阵,一旦被激活,就算是九星灵师也绝不可能轻易攻破。”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不禁微微变色,蝎子下意识的问道:“真的假的,九星灵师都攻不破。这是什么大阵。”

    “哼,你以为呢。”

    幽云魑魅冷笑一声,白了他一眼。

    幽云白条生怕再闹僵,连忙接口道:“我大哥说的应该沒错,我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我听说,这座大阵乃是我匹旮族的先祖从一处遗迹中发现的阵盘。本身乃是六级大阵,不过阵盘是残品,但是威力据说依然超五级以上。”

    “什么,六级大阵,威力超五级……”

    众人这下都坐不住了,就连冰妃都忍不住微微变色。

    白未央也有些失神的喃喃道:“怪不得,之前那么多高手攻打半天都沒能攻破。”

    她说到此处,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漏嘴了,有些尴尬的呵呵一笑道:“这个,我也是听旁人说的,呵呵”

    何雨潇和鱼游白了她一眼,冷笑,“有人信吗。”

    白未央恨得牙痒痒,但这一次是自己理亏,所以只能假装沒听见。

    宇文龙看了她一眼,倒是沒多说。反正早就已经料到了,自然也谈不上失望。

    他沉吟了一下,看向冰妃问道:“如果真是五级大阵,那倒是真麻烦了,我们现在最厉害的阵师就是回生,但也只有三级,不知道天使会可有五级阵师。”

    冰妃摇摇头,“不但我们天使会沒有,这个世界我从來就沒听说过哪一家势力有,如果一定要说的话”

    她说到此处,却沒有再继续说下去。

    宇文龙却已经知道了她要说什么,八大势力都沒有,那么要有就只有一个地方。

    神血殿。

    但是,神血殿可能会帮他们吗。

    想都不要想,虽然他跟神血殿接触的不多,唯一的就是那个神秘的女人,但是从那个女人的表现來看。

    那些人绝对都是一帮自以为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家伙。

    指望那种人会帮忙,太阳从西边出來都不可能。

    他皱了皱眉,再次问幽云魑魅,“那个,大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办法能够破掉那个大阵呢。”

    幽云魑魅听宇文龙竟然叫他大哥,微微有些意外,楞了一下,随即一声冷哼,但眼神却不自觉的柔和了许多。

    沉吟了一下,之后才道:“破阵很难,不过我却知道这大阵因为本來就是残品阵盘,虽然整体威力十分强大。但其中也有漏洞,要是能够找到比较薄弱的漏洞,或许就有办法潜入进去。”

    众人闻言,眼睛都微微一亮,“那你可知道漏洞在什么地方。”

    幽云魑魅闻言有些神色复杂的摇摇头,道:“我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在暗中寻找,虽然找到了几处稍微薄弱点的地方,但是却依然十分严密。而这大阵若是沒人操控的话还好,不然一旦惊动,漏洞肯定会很快被转移或者弥补。”

    众人闻言都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这匹旮族果然沒有一个省油的灯,这货竟然为了找漏洞,一直持续了十年的时间。这份毅力干什么不行啊。”

    不过这货十年都沒找到漏洞,他们现在能够匆忙找到吗。

    宇文龙忍不住有些烦躁,他无论如何也等不了十年。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地下的那个生肖玉正在发现剧烈的变化,想必幽云遮天的计划已经接近尾声了。

    要是一旦让那老混蛋成功,想要再救出幽云倩倩和司徒魅无疑会更加难上加难。

    他现在还并不知道,事实上他口中的老混蛋已经死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上百年的努力,全部被自己的亲儿子窃取了果实。

    甚至连自己的命最好都送在了自己儿子手上。

    这是报应吗。

    幽云遮天已经不知道了,他现在已经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了。

    生肖玉幻化的血红色的巨大兔子,再吸收了他的灵魂和血脉之力之后,变得更加庞大,也更加恐怖。

    一道道血红色的红线,根植在六芒星阵中,一边不住地向周围延伸,如今已经布满了整个地下广场了,像是一根根丑陋的血管。

    每一根血管尽头都连接着一个人,像是血管上结的果实一样,不过这些血管却在不断的蠕动,每一次蠕动,血管尽头的人就似乎干瘪了一分。

    这些血管不断的从这些“果实”中吸食养分,缓缓的输送回六芒星阵,一直深深的刺入那巨大的兔子体内,在那里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自然就是幽云魍魉。

    此时他也一样在不断消瘦,似乎这些血管也同样在吸取他的精血,但他却毫不在意,甚至眼中尽是狂热的疯狂之色。

    “力量,力量,呵呵,这就是力量。快给我力量,快给我,哈哈”

    一声声犹如夜枭般的声音在空旷,满是尸体的广场中不断的回荡。

    “还不够,还不够,都给献祭吧。”

    似乎接到了命令一样,那些狰狞的血管猛然分裂开來,除了接着一具具尸体的血管之外,还有更多稍细的则化为红光迅速的穿过周围的墙壁,在泥土和岩层中不断前行。

    在另一座跟这里差不多的地下广场中,一群彷徨的匹旮族人,三五一群瑟瑟发抖的聚集在广场的各个角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