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咦,他们竟然过來了。”

    蝎子忽然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道:“看起來好像是來找麻烦的。”

    宇文龙沒好气的一拳揍在他脑袋上,“你高兴个屁啊。”

    旋即微微一皱眉,他虽然不怕麻烦,但现在沒有丝毫破解大阵的头绪,他可不想应付这种无谓的事情。

    旋即心中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冰妃,有些奇怪,“他难道不认识你吗。”

    按道理说这货只是仅次于十杰,而冰妃可是货真价实的十杰,这货要是认出了冰妃应该不敢來找麻烦才对呀。

    但是要说不认识似乎也说不过去啊,这个世界从來都是有名的容易被沒有名的记住,而有名的往往记不住沒有名的。

    就像一万个歌迷可能会同时认得一个明星,但一个明星弄死他也不可能同时记住一万个歌迷。

    同样的道理,十杰在武者的世界应该是明星一样的家伙了吧。冰妃都能认出这货,这货竟然不认得冰妃,说不过去啊。

    他忽然眼睛一亮,恍然大悟的看着冰妃道:“我明白了,你整过容对吧,怪不得看起來还蛮好看的。”

    冰妃额头上青筋一跳,冷冷的看了宇文龙一眼,“你找死是吧,你信不信我跟他合伙把你干掉再说。”

    宇文龙满脸不可思议,“原來你也会生气。”

    说着忽然咧嘴笑了,“真是太好了。”

    认识这么久,宇文龙可谓用了各种方式來试探这个女人,直到此时才终于肯定这个女人确实是人类,不是机器人。

    是人就好,是人就好。

    宇文龙再看这女人,果然顺眼多了,同时宇文龙也暗笑,“果然,女人沒有一个不在乎容貌的。”

    冰妃拿他也沒什么办法,冷哼一声,旋即再次回复了平静,淡淡的道:“他沒见过我,我能认识他,只是因为我的瞳术。”

    她这一说,宇文龙瞬间明白了,差点忘了,这个女人就是一台人形卫星监控器。

    不过不知道是失言,还是已经不打算遮掩了,这个女人竟然第一次承认了瞳术是她自己的,而不是什么手下。

    不过她这么承认了,宇文龙忽然却又觉得有点不可信了,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误导,说不定真有一个手下存在也不一定。

    甚至刚才她那一下动怒说不定也是伪装的,让自己觉得她有弱点,放松警惕。

    这不是不可能哦,刚才自己不就是觉得这个女人亲近了少许吗。

    “我去,我想这么多干什么。”宇文龙一拍额头,简直是自寻烦恼,反正这一票搞完了,自己跟这个女人说不定就再也不会再见了。管她有沒有感情,会不会瞳术。

    说话间,月族一行人已经到了跟前。

    白玉天眼神依旧紧紧的盯着宇文龙,“你叫宇文龙。”

    白玉京在一旁满脸苦笑,不停的对他使眼色,一边表示歉意,同时示意他小心白玉天。

    嘴巴又悄悄的朝白玉城努了努。

    宇文龙见状,扫了一眼白玉城,刚好见他眼中一丝狡诈之色一闪而逝。

    他立刻明白了,肯定是这小子唆使白玉天來找麻烦的。

    “为什么來的,是生肖玉,还是什么。”

    不过宇文龙倒也凌然不惧,之前他一直都尽量瞒着关于生肖玉的事,包括自己拥有生肖玉,以及能够完全认主的秘密。

    但现在,就算把八大势力这种级别的高手面前,他基本上也有点话语权了,所以干脆也不再藏着掖着了。

    有想抢,想找麻烦的尽管來就是了,老子连虎族的那为九星虎神都不怕。岂会怕你一个什么仅次于十杰的人物。

    当下洒然一笑道:“不错,我就是宇文龙。不知朋友有什么见教。”

    白玉城本來还怕宇文龙服软,打不起來,见宇文龙这种态度心中立刻大喜。

    “这小子还真嚣张,哈哈,嚣张好,越嚣张越好。不够嚣张,怎么能打起來呢,不打起來,我怎么坐收渔利呢。”

    他一开始本來打算把宇文龙的事全部告诉白玉天,让白玉天给他报仇。

    但在张嘴的一瞬间,他忽然心中一动,如果告诉白玉天,不管是生肖玉还是炼化生肖玉的方法还有自己的份吗。

    肯定沒有了,他自己月族中,不管是按实力还是按天赋,他都不靠前。

    怎么轮都轮不到他,所以一瞬间他就有了定计。

    他虽然实力不如白玉天不知道多少,但他却知道白玉天的毛病。

    好战,不爱动脑子。

    而且,一直被白玉堂压制,白玉堂三个字几乎是他的心结。

    所以他立刻步步为营,几句话立刻就把白玉天给撩拨起來了。

    不过他心中得意,却怕火候还不够,闻言还不待白玉天说话,立刻厉声喝道:“放肆,小子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你给我听好了,这是我们月族少族主白玉天大人,还不过來见礼。”

    回生等人本來看见这些家伙好像是來挑衅的,还觉得挺好玩,而且又看到白玉京也在,都沒当一回事,以为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沒事了。但一听他这话,回生等人立刻就不爽了,“见礼。见你妹呀。”

    “你们什么少族主跟我们有毛关系啊,哪凉快哪呆着去。”

    “你说什么。你找死啊。”

    白玉城心里都快把嘴巴给乐歪了,面上却故意装作疾言厉色的样子,一声怒喝,作势就要往前跳。

    白玉京立刻明白,他不能再不开口了,不然今天非动起手來,一旦动手,不论谁胜谁负,朋友只怕都沒的做了。白玉城的动机绝不单纯。

    他大概也能猜到一些原因。

    眼看两方就要动手,当即连忙怒声喝道:“住手。”

    “白玉城,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已经说过了,他们是我朋友,你还一直挑唆玉天哥來找他们麻烦,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狗屁朋友,你沒看见他对玉天哥无礼吗。”

    白玉城心中也是勃然大怒,眼看就已经要成功了,只要他跟这些人一旦打起來,他虽然怕宇文龙,但对宇文龙的这些同伴却并不放在眼里。

    只要这些打不过自己,宇文龙肯定要插手,宇文龙一插手,以白玉天的脾气不可能不出手。

    到时候他只要再略施手段让两人打出真火來,宇文龙不管是输是赢肯定都要吃大亏。他这样计算的好好的,谁知道白玉京竟然关键时刻跳出來,想要阻止,他哪里答应。不过他别的难说,嘴巴倒是给便,一句话立刻又把白玉天退到了前面,好像他做一切都是因为白玉天被侮辱了,所以气愤不过一样。

    白玉京的口才只在泡妞上还有点建树,这样强词夺理他那是白玉城的对手,几句话竟然被说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白玉城见此顿时嘿嘿一声冷笑,目光一扫宇文龙身边的几位美女,忽然又计上心來,嘿嘿笑道,“哦,我明白了,我说你从刚才就一直贼眉鼠眼的呢,感情你是给这小子带了绿帽子,却故意來装好人吧。”

    他这话一出,现场都是一静。

    “你,你胡说什么。”白玉京更是脸色大变,这小子沒想到竟然恶毒到这种地步。而且他知道,此人这话一出,今天这一场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了。

    他十分清楚,宇文龙这个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允许宇文龙的女人被侮辱。

    而宇文龙的女人又岂是简单之辈。

    此人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触到某人的逆鳞,见现在一下子安静下來,还以为自己鬼计得逞,不禁哈哈大笑道:“哈哈,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不过他也知道好歹,最起码知道宇文龙他绝惹不起,说话间,人已经不动声色的跟宇文龙拉开了距离。

    就在此时,他耳边却突然暴起数声冷喝,“你找死!”

    转头一看,却正是宇文龙身边的那几个美女。

    嘴角不禁一翘,哼,一群女人而已。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竟然有这么多女人。连老子都忍不住心动了,如果能够在收拾了那小子之后,把这几个妞都给弄过來慢慢玩耍也不错。

    三女见他这猥琐的眼神,俏脸尽皆铁青。

    铮。铮。

    两声锐鸣,鱼游和何雨潇剑已出鞘。

    与此同时,回生手中扣住了一个淡绿色的细针。而蝎子也同样将尖峰武器取了出來。

    不过尤丽丝却伸手拦住众人,“两位姐姐,我初來乍到,这个狗头就当我给两位的一点见面礼吧。”

    说着一步踏前,口中冷笑道:“而且,我实力刚刚有点突破,也想稍微试一下身手,回生哥,蝎子哥,还请你们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几人闻言对望了一眼,然后微微点头。蝎子和回生缓缓后退,但眼中杀意却丝毫不减。

    何雨潇深吸一口气,瞟了白玉城一眼,寒声道:“那就麻烦你了,不过,不要一下子杀死他,我要把他舌头拔下來,让他知道有些话不能说,有些人不能得罪。”

    白玉城闻言却依然不知死活的猖狂大笑,“好恶毒的女人,不过不要紧,再恶毒的女人,小爷我也有办法**的乖乖听话。”

    不过何雨潇和鱼游已经不再多看他一眼了。

    尤丽丝同样也不再废话,只是点了点头,然缓缓走上前,湛蓝色的眼眸冰冷的盯着白玉城。

    白玉城不知为何忽然感觉一阵发毛,不过口中却依旧十分下贱的嘿嘿笑道:“看什么看,是不是觉得我比那个姓宇文的小子和白玉京那白痴帅多了,哈哈,小美人,你找情人也长点眼睛嘛,竟然找那种废物白痴。”

    “不过沒关系,等那小子死后,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到时候保证你爽到叫。哈哈”

    他每说一句,尤丽丝神色就寒冷一分,不过却一句话也不去理会他。

    只是缓缓往前走,而她身后不知何时竟然浮现出一头白虎的影子。

    这白虎像是一副图,又像是真实的活物。

    随着她的脚步,每走一步,那虎影就凝实一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