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血脉秘技,又是血脉秘技,”

    “虎影附身,御风,再加上驱兽之能,难道这个女人的血脉已经三段觉醒了吗,”

    看着尤丽丝背后的青色气流组成的羽翼,围观者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什么时候三段觉醒这么不值钱了。

    就在此时,尤丽丝身后的羽翼轻轻一扇,陡然之间就消失在原地。

    “好快,”

    白玉城惊恐的睁大眼睛,脑子里一个念头还沒转完,只听刺啦一声。

    一对利爪陡然出现,他的护身灵气就如同肥皂泡一样,瞬间破灭。

    “啊,”

    白玉城失声尖叫,眼看跑不掉,连忙就想要再发动岩石铠甲,不过尤丽丝却沒有再给他这个机会了,抬手就是一掌拍出。

    她这一掌看似沒有用太大力气,似乎只是随手一拍,但白玉城的胸口一下子就凹了进去,整个人倒飞而出,同时所有耳力不算太差的人都明显听见一阵让人牙酸的断裂之声。

    “嘶,”

    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好大的力量,”

    很多人都知道,白玉城活不成了。

    尤丽丝也对自己的力量有些意外,虽然明知道附身这秘技可以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的反应和力量,发动了附身秘技之后,她也立刻感到自己各方面技能都有了不可思议的提升。

    但这一击的力量仍然让她惊喜不已。

    不过尤丽丝心中虽然惊喜,但却并未打算就这么放过此人。

    “竟然用那种肮脏的语言侮辱她,还侮辱宇文龙,就这么死,根本不可能。”

    “哼,”

    一声轻哼,身后的风之羽翼再次一扇,一阵狂风顿时平地而起。

    云从龙风从虎。

    如果说宇文龙炼化了龙之玉,激活了龙之血脉之后,他就是雷电之主的话。那么觉醒了白虎血脉的她就是风之主。

    几乎不需要操控,一个念头,天地间的风都随她而动,无数风刃呼啸而出。

    “住手,”

    月族一群人此时终于回过了神來,见此情况纷纷勃然怒喝。

    但是尤丽丝哪里会理会他们。

    风刃一卷就把白玉城包裹在内,眼中厉色一闪,对于月族的众人的吼声听而不闻,只是缓缓的抬起右手,五指虚张,似乎抓着某件看不见的东西一般。

    月族白玉天见状,脸色大变。

    他们都沒想到,他们都已经出声喝止了,这个女人还敢动手。似乎完全不把他们月族放在眼里,这让他们如何不怒。

    白玉天口中一声暴喝,“贱人,你敢,”

    身形一动,就要去阻止。

    但是他还沒动,就听见耳边一声冷笑,“你真当老子不存在吗,还敢骂我女人,找死,”

    宇文龙身形一晃已挡在他面前,同时抬手就是一拳击出。

    白玉天立刻就感觉一阵狂暴的力量汹涌而來,心头惊怒却不敢怠慢,连忙抽身后退。

    于此同时,尤丽丝目光骤然变冷,口中轻喝一声,“绞杀,”

    掌控的五指猛然凌空用力一抓,包裹着白玉城的风团随着她这一抓,瞬时骤然收紧。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众人就听见“砰”的一声闷响,似乎什么东西被人猛然捏爆的声音。

    漫天血雨四散纷飞。

    整个战场瞬间一静。

    所有人看着这凶残的一幕,脑子都有点转不过來。

    “这女人太凶残了,”

    就连宇文龙看着尤丽丝这丫头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这丫头发动附身秘技之后,性情似乎都变得野性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杀的好,”

    另一边何雨潇等女却似乎并沒有被这血腥场景给吓到,反而都大声为尤丽丝叫好。

    鱼游更是冷冷的补了一句,“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

    宇文龙满头瀑布汗,“这些女人。”

    另一边白玉天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你们竟然敢杀我月族的人,简直是找死,”

    他嘴上这么说,却不敢动手,他虽然是仅次于八宗十杰的人物,但是刚才尤丽丝展现出來的实力他就沒有必胜的把握。

    何况他面前的这个宇文龙给他的压力更大,几乎都能比得上那个最让他忌惮的人了。

    在他身边,白玉京神色十分复杂,心中暗暗苦笑。

    虽然在他心里也觉得白玉城死有余辜,但是他毕竟是月族的人。而且这样一來,月族跟宇文龙等人之间的仇怨算是不可化解了。

    宇文龙等人闻言却丝毫不在意,“哼,月族又怎么样,杀人者人恒杀之,我们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上來就找麻烦,难道还只能你们杀人,别人就不能杀你了。月族又怎么样,不就是所谓的八大势力之一嘛,很了不起吗,”

    “谁家狂妄的小子,竟然敢口出大言,八大势力是不是了不起不是你说了算的。”

    宇文龙话音未落,一声冷哼忽然从远处传來。

    众人转头望去,都忍不住大吃一惊。

    之间远处天空中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人凌空缓步而行,在他脚下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阶梯一样。

    “御空而行,九星之上。不是吧,不是说如今天下已经沒有九星之上的存在了吗,”

    宇文龙也同样心中一惊,不过他随即便看出了端倪,嘴角不禁微微一翘,“原來如此,故弄玄虚,”

    场中其他人也同样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只见此人每一步踏出脚下都会产生一点水面一样的波纹,虽然众人都不知这波纹是什么究竟,但应该就是此人能够御空而行的奥秘了。

    不过就算如此,所有人看向此人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生出一丝凝重。

    有人很快就认出了此人的來历,不禁都倒吸一口冷气,“是他,月族白玉堂,”

    “白玉堂,又是一个十杰人物,”

    宇文龙心中一凛,他转头看了一眼冰妃只见她也是神色凝重。

    说话间白玉堂已经到了眼前,目光一扫当场,在宇文龙身上微微一顿之后,落在冰妃身上,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冷笑道:“我道是哪來的小子这么狂妄,原來是你的人。”

    他口中如此说着,身形一顿立在虚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冰妃,再次冷笑道:“不过,你虽然有冰姬相助,但依然不是我对手,你应该很清楚。”

    宇文龙见他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禁晒然一笑,也沒多说。

    但就在此时,他眉心星宫忽然一颤,传递出一道清晰的信息。

    宇文龙忍不住双目一睁,“生肖玉,这个人身上竟然有生肖玉,”

    宇文龙身上气机陡然一下就凌厉了起來,“既然这个人身上有生肖玉,那么这一战就不可避免了。”

    冰妃有些诧异的看了宇文龙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战意这么强烈,立刻传音道:“宇文龙,这个人很厉害,虽然你跟他可能有一战之力,但是与我们的计划不符。”

    宇文龙闻言并未意外,不过却也沒有立刻放弃,反而问道:“如果你帮我,有几成把握能够击杀他,他身上有生肖玉,如果能够得到他的生肖玉,并且成功炼化的话,我们破阵的机会更大。你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等破阵之后,那块兔之玉归你,并且我可以告诉你炼化生肖玉的方法。”

    他并沒有隐瞒自己的打算,这个女人的才智,根本隐瞒不了,而且得到生肖玉之后,要想炼化也要人护法。

    “嗯,”冰妃闻言同样也是心中微动,但是她瞬间就摇头拒绝了,“不行,这不在我们之前的交易范围之内。而且对方是月族的下任族长的继承者,杀了他,月族不会善罢甘休,这对我來说好处不够,除非他这一枚生肖玉也给我。”

    宇文龙一听他这话就知道这买卖谈不成了,心中暗道一声可惜。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双方合作本來就是情势所迫,根本沒有信任基础。

    如果让他的人再炼化一枚生肖玉,他们这一方的实力必定会再上一个台阶,甚至他有机会直接突破九星。

    冰妃根本不可能会放心让自己的合作者强自己太多。

    同样把两枚生肖玉都给冰妃,那也不可能,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经认定了,生肖玉只能被他的女人炼化。

    如果冰妃肯信任他,他倒是可以勉强把兔玉给她,并且帮她炼化,但两枚,那绝对不可能。

    冰妃听他这一声冷哼,也知道他不肯接受自己的要求,当即也不再多说,只是抬头对白玉堂道:“你错了,他不是我的人,我和他也只是暂时合作而已。”

    “合作,他有资格跟你合作,”白玉堂闻言,十分诧异的看了一眼宇文龙,他虽然认为冰妃不是他对手,但怎么说也是十杰之一,这小子凭什么有资格跟十杰级别的人物合作。

    宇文龙对白玉堂毫无好感,闻言一声冷笑,“有沒有资格你大可以试试,”

    “狂妄,”

    白玉堂一声冷哼,正打算要动手。

    忽然脚下大地猛的一震。

    原本笼罩住整个城市中央的大阵突然一下消失了。

    “大阵消失了,怎么回事,”

    所有人见此都是一惊,正要动手的白玉堂也顿住了,目光落在地下城市果露的出口上。

    不过所有人却都沒有立刻往里冲,虽然很多人都跃跃欲试,但却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胆子当出头鸟,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先进去的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陷阱之类的。

    “哼,一群沒胆子的家伙。区区匹旮族而已,我倒要看看他能耐我何,,月族的人跟本座进去,”

    白玉堂倒是毫不畏惧,一声冷笑,身形一闪就冲了进去,月族其他人不敢怠慢。

    白玉天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他身为月族少族长,但白玉堂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

    甚至來此之后,连看都沒多看他一眼,此时更是直接就下起了命令,简直把他当成下属一般。

    但其他月族人听见白玉堂的命令,却不敢犹豫,连忙也都跟了上去,转眼场中只剩下他和白玉京。

    后者正满脸歉意的朝宇文龙等人苦笑,被他看见,更加恼火,“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走,”

    说罢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宇文龙等人,“这件事,月族不会善罢甘休的,你等着,”

    “傻匕,”宇文龙一翻白眼。

    这两兄弟简直是一个比一个不知所谓。

    不过他神色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冰妃,“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该进去了,”

    “这阵法突然消失,我感觉有古怪。”冰妃闻言却有些犹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