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荒地平原的夜,寂静而通幽。微风拂过,仿若能听到轻揉耳廓的嘶嘶声。荒芜的黄土地上,村寨零星散落在各处,荒地平原背靠着连绵不断的山线,静寂聊赖中又不时传出几声极不规则的兽吼,撕裂天地。俯视平原,黝黑的孤城耸立在平原上,孤城内没有灯火,黑漆漆的蒙蔽双眼,模糊不清。离孤城不远处范起点点猩红,映照孤城,显得那么的不对称。暗夜肃杀,隔绝空气,夜更静了。

    “嗖”

    孤城中心射出光束划过当空,当空照亮,勾露出孤城怪石土墙的轮廓。空中的光亮还没有消散,只听见“嗖嗖嗖”得几爆声,在孤城外几里处,四束更亮的光束在孤城的四面升腾而起,当空照亮,像是在传递着什么信号。过不了片刻周遭的光亮便消散的无影无踪,大荒恢复之前的静寂

    “集合,快点集合,瘦猴快点,就属你最墨迹”

    只见铁塔般的汉子,光着膀子,扯着公鸡嗓,不停的咆哮着。汉子面前是片火海,残垣断壁在红莲怒火中嘶吼,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燃声。火光映照着汉子阴郁的脸孔,他破口低啐。又过了会儿,火光扭曲跳动,瞬间窜出几个汉子,看样子是听到叫唤,火急火燎的赶来,弄得焦头烂额。粗壮汉子可能还嫌来人动作太慢,刚想破口大骂,却听闻自己耳中响起冰冷的传呼声,登时直哆嗦。

    “大哥,什么情况?我们哥几个还没打扫完,怎么就集合撤退了,真扫兴。”人群中一个形似瘦猴的汉子不满的嚷嚷着。

    粗壮汉子收回心神,满脸不爽,瞪着瘦猴骂道:“哪来这么多废话,救你小子话多。走,去荒石村,快点跟上,再啰嗦老子废了你的嘴。”他也不说原由,辨了个方向便腾跃飞驰而去。空地上留下的几个汉子相互不知所措的对视两眼,也只得悻悻的跟了上去。

    临近大荒边陲的高岗被夜幕笼罩着,漆黑的夜色遮蔽视线,伸手不见五指。高岗之上,一人一骑站立在突兀的山岩上,骑者身披墨色斗篷,宽大的斗篷遮盖了大部分的身躯,细微中隐隐露出冰冷的铁甲,寒光幽幽。铁甲之上雕刻着伏云豹的图样,墨色大豹血口衔一枚硕大的暗红色魔核,晶莹通透,十分冷骇。胯下马浑身墨黑,高约一丈八尺,膘肥体壮,烈焰鬃毛,斯斯低鸣。嘶鸣夹杂着墨焰,喷吐而出,灼烧草木,地面片片焦黑,马儿似是很不耐烦,欲要扬蹄飞奔。又过了半炷香的功夫,只听得骑者后方传来“碰”得一声巨响,尘土激扬,而不远处丛林中也传出阵阵响动声,然而骑士依旧静立着驻目远方,丝毫不为所动。待得骑者身后尘土消散,方才看清原来多了几人,来人正是那以粗壮汉子为首,还有七个杂乱穿着的汉子。它们整整齐齐的跪倒,压低脑袋,毕恭毕敬的拜道:“拜见将军。”

    骑者佁然不动,恍若未闻。自顾望着远处点点红星,语气森然的问道:“事办的怎么样了?”

    几个汉子大气都不敢出,还是为首那粗壮汉子脸上显有几分得色,大着胆子回答道:“回禀将军,我等众人托城主和大祭司的福,幸不辱命。事情都已办妥,处理干净了。”

    “哼,这么说,事办的不错喽?”骑者不置可否,话语中带着点怀疑。

    粗壮汉子听出骑者话语中的疑惑,自以为是自己邀功引得对方不爽,连忙解释道:“不敢不敢,为城主和大祭司办事是我们的荣幸,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混障”骑者面带嬉笑,回身低喝,无形之中散出的威压,直轰得几个汉子跪俯着连连后退。骑者见自己发威竟没放倒

    面前这几人,不由触目发怒,几个汉子此时再也无力抵抗,手肘吃力得撑着地面,尽量避免着五体投地的尴尬,众人双膝则早以陷入泥之中却浑然不知。

    “将军饶命,饶命啊,将军。”几人不约而同的大声求饶。

    “将军,小的们不知做错了何事?让将军如此。”粗壮汉子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至使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很狼狈,咬牙哆嗦的问道。

    “嘿嘿,好胆。你们自己看,做得干净事。”

    骑者话音刚落,伸手甩出麻绳,甩向两旁的灌木丛中,揪拽出两个人影丢在近前。这两人形态佝偻,衣衫褴褛,满面泥污。其中一人肩背处穿插着羽箭,当胸贯穿而过,箭尾羽毛凝炼着墨色火焰,灼烧皮肤,散发出焦灼的臭味,令人作呕,此人匍匐在地,毫无生机,应该已是断气多时了。而另外一个,四肢各处鲜血流淌,双臂上爪痕深印,伤口触目惊心。他侧脸贴地,满嘴泥巴,挣扎翻身,想要站起来,布满血丝的眼睛恨恨的死盯骑者,目光中火光涌动,赤目圆睁,像能滴出血来。但他还未来得及起身,“碰”得一声,硕大的马蹄无情的印在他的脸上,深深践踏着复仇者憧憬的愿景。马蹄上猛然涌现墨绿色的火焰,吱吱的烧灼着他的脸颊,刹那间血肉模糊,凄惨的叫声回荡在幽黑的夜空中,让那几个跪伏着的汉子不寒而栗,浑身哆嗦,冷汗直冒。火焰没有要停歇的意思,迅速蹿上其全身,整个人化作一团火焰。短短几秒后,火光中已不再发出惨叫,人影扑腾闪烁了几下,便熄灭了。只留下地上墨黑的焦痕,证明之前确实存在过生命。骑者轻拍马背,似是在安慰马儿。抬头瞥了几人一眼,咧嘴冷笑道:“看的怎么样了,还要我点明麽?”

    “啊,属下们确实有疏漏的地方,还请将军高抬贵手,绕我等一条狗命。”

    “岩立,话说的好听。你也别怪我不留机会给你,放跑这么多人,这两个我替你处理了,剩下的,你自己拿捏分寸。”

    “是是是,属下知道,属下这就去办。”

    粗壮汉子岩立刚应完话,顿时感觉身子一松,立马抬头窃了眼,发现已经不见骑者的身影了,但他还是不敢立即起身,双手撑地,勉强支起身子,朝黑夜寂静处恭敬的喊道:“谢将军不责。”随后鱼跃起身,扫了众人一眼,利声骂道:“丫的,你们还愣什么?还不去追。”

    岩立身后几人见大难已过,也长吁口气,众人中瘦猴最为活跃,为人也机灵,起身和其余兄弟相视一眼后,抱怨道:“大哥,你这让兄弟们上哪儿找去啊?”

    “闭嘴,就你鬼主意多,是不是又想偷懒?碰运气,分头去找,两人成组,分开追,若有发现,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岩立瞪眼吩咐着。

    “这太扯了,我向来运气不咋地,岩哥,要不随便找两个,凑个数得了。”瘦猴嚷嚷着跟众人打着眼色,其余汉子也随之附和着。

    “别废话,想要活命的,就想办法去找。你要是没运气就滚蛋,别拖我下水,老子还没快活够还不想咽气。还有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找人,傻愣着干嘛,胆肥了是吧。”说完,岩立便认了个方向,纵身跃去。

    几个汉字互相对视,又互相摇头,大家看向瘦猴,瘦猴不耐烦的摇头表示没办法。于是众人也不再唠叨,分了队,朝各个不同方向跃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