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你是再找这个吗?这是什么东西?”林峰随手拾起地上如同牌匾状的碑石,刚入手便觉得一股巨力涌到掌心,碑石险些脱手落地。直到等他奋力将其托住,掂量了掂量,才清晰得感觉到碑石所传来惊人的重量。如此小巧的石碑,其重竟远超过自己本身拥有的臂力。他不禁暗暗吃惊,开口问道。

    “卑微的人族修士,你连本王想要的东西你都敢抢,还不快快双手奉上,然后退下,滚蛋。”碧眼雕直勾勾的盯着碑石,绿油油的双眸中满是兴奋的神情。

    “哈哈,看来你还没有很好的认清楚形势啊。小鸡,告诉你,你现在是小爷我的阶下之囚,还敢耀武扬威,老实交代。不然我让你灰飞烟灭。”林峰怒目相向,严肃的叱喝道。

    “徒儿,跟这只杂毛鸡费这么多话,干嘛。你将他先捏个半死,再用灵力将它包裹住吸进来。且看老夫怎么收拾它,管保制得服服帖帖的。”吕良邪性的笑着说道,大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感觉。林峰闻言,灵力大手用劲握紧,呜咽声此起彼伏,而后直接紫芒窜出将其裹住,收入腹中,供吕良驱使。不到半炷香的功夫,随着一声呜咽,一根三寸长的黑色翎羽凌空浮在林峰面前。吕良老魔则慢吞吞的出声说道:“这杂毛鸡真不抗揍,老夫还没怎么上手,就化成青烟了,真是不过瘾啊。小子,下次再抓到那些不怎么听话的俘虏,统统交给老夫,为师替你好好操练操练他们。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忠,孝,礼,义,廉,耻!”吕良老魔的话,听林峰那是一阵恶汗,心道:“这只杂毛鸡该是有多悲催啊,竟然落到这么变态的魔头手里,这滋味,啧啧啧,想想那画面,少儿不宜,啧啧啧!小爷我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毕竟还有十天就要出去了。”-

    于此同时,试炼广场之上人声鼎沸,各路通过介子空间测试的修士云集于此,足足有不下二百余人。由于突发的意外,也间接导致了通过的修士人数众多,远远超过往常,这也让各大派的掌门大感头疼。于是乎,在天道子和众掌门的调和下,最终决定加试一轮。次轮为了体现公平公正,综合考量各个修士的各项能力,特意开设了一个巨型场地当作擂台。各派还联合扬言只收四十九个内门弟子,七十个个外门弟子,由各派大佬凭资质,心性,根骨的表现来综合挑选。而本次试炼大会的最终奖励也被揭晓,若能成为外门弟子的可以得到灵植十株,普通修炼功法一部;而如果能成内门弟子可以获得所选门派的筑基丹一枚,和门派藏功阁里任选功法一本,而且内门弟子的前几名会有可能被大派中的大佬看中,收亲传弟子,从而平步青云。故而,一时间,试炼场上风云突变,各路牛鬼蛇神,妖魔鬼怪尽显真容。嘈杂叫嚷混杂其间,堪比菜场。此时的广场一角,几个男女正围坐在巨大火盆底下,轻声探讨嘀咕着些什么,这些人正是鳌放他们几人。

    “鳌放老哥,你说林峰兄弟还出得来吗?”林峰的失踪,让狼天行原本开朗的面色有点难看,这几天下来,作为曾经有过命交情的患难之友,他无时无刻不在留意试炼广场上的人数变化,然而林峰依旧毫无踪迹,这也使得他内心的愧疚愈发沉重。

    “林峰哥哥,他一定会出来的,离试炼结束不还有九天吗?他一定会出来的,我相信他。”墨不然朝着天行挥了挥小拳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一脸的委屈,娇声嗔怒道。

    “然然,你放心吧,那小魔头鬼精的很,哪有这么容易挂掉。”欧阳霜面无表情,轻掩粉唇,轻声燕语的说着。

    “可是,可是”一提起林峰,墨不然就想到他推开自己,独自一个人承担巨兽的攻击,朝着遗迹冲去的模样,双眸玉珠滚滚,将要落下。

    “好啦,大家不用过分担心,林小兄弟吉人自有天相,老哥我等他九天。现在大家伙最紧要的是需要互相准备一下接下去的试炼。”鳌放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乱,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历练,所以他神情肃穆,面色如常的说道。

    “是的啊,可不要到时候,因为分心,没有当选内门弟子。反倒是林兄弟出来了,一飞冲天,成了内门弟子。最终大家落的个仙凡疏途。”天戾冷漠的开口,他倒是难得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这让周围几人不禁纷纷侧目,可能是长时间不太言语,偶尔蹦出来的话语大都是金句,使得大伙儿都很是信服的样子。

    “哈哈还是天戾会说。行,接下去,老哥我给你们讲讲这个擂台的规则。首先,大会会先让我们选择喜欢或者合适的门派,而后再由掌教等门派长老选定五十个内门,相当于差不多一个门派七个人选。这七个人要经受住未被当选之人的挑战,若是应战成功,则不再接受挑战。若是失败,则直接被沦为外门弟子,胜者晋级为内门弟子。当七个内门弟子定下来了之后,会选十个外门弟子,依照之前的办法继续挑战一轮,胜者直接晋级,输着则与七大派从此无缘,只得加入那些不入流,资源匮乏的门派了。这些规矩大家伙都听明白了没有?”鳌放压低嗓子,耐心的述说着,脑海中不断整理着思绪。几人闻言,也纷纷点头,表示知道。

    “那我们在同一个门派不就行了吗?若是林峰哥哥在,他会去哪里呢?”墨不然俏脸微红,轻声说道。

    “墨大小姐,这个,大家伙最好不要扎堆聚集在一块儿,因为这样很容易被人盯上的。”狼天行摊摊手,无奈的摇头。

    “嗯,天行说得对。老哥我已经给你想好了。花蝶观专收女弟子,不然和欧阳霜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两者互相有个照应,天行和天戾你们倒是可以看看裂天剑派,老哥我打算去西霞山派走走。西霞夕霞不正是老年人的意思嘛,适合我这种慢节奏的修士,哈哈哈”鳌放倒是毫不避讳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不,我去极魔宗。”天戾闻言,毫不犹豫的一口说道。

    “嗯呐嗯呐,小女子也要去极魔宗,那里好玩。”欧阳霜口吐香兰,媚声细语的说道。声若幽花,含苞待放,引人入胜,墨不然差点着了道,她刚想开口说同样的话,却被天行一把捂住了嘴,吱唔吱唔的含糊不清。

    “那行,我去天师道吧。墨不然就去花蝶观,鳌放老哥去西霞山派,就这么定了,不过大家都要说好,无论身在何处,我们此情永恒不变!”天行扭头看看天师到宗府的门檐,感觉遥不可及又有些虚无缥缈,微微摇头间也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嗯,此情永恒不变!”

    “此情永恒不变!”

    “永恒不变!”

    “不嘛,为什么非要我一个人去花蝶观,你们有问过我的感受吗?喂喂喂,本大小姐说话你们有人在听吗?喂喂,鳌放老哥你咋么还给我报上名了啊,你给我站住。”天行一松开墨不然的巧嘴,她便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话语连珠,飞驰不断,根本停不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