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哦?墨大小姐呀,你去哪个门派啊,我可以和你一起的,我司马仓会保护好你的。”就在众人嬉闹玩笑刚刚将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说话之人正是司马仓。他环顾众人,却没发现那个该死的煞星,这让他不禁联想到这货是不是死在了介子空间里,那么这样一来,还有谁能阻挡自己征服墨家大小姐的脚步呢?他便色心大起,满脸讪笑的朝墨不然挤眉弄眼的说道。

    “哎呀,我还有事。鳌放老哥,我怎么觉得你做得决定是那么的正确。本小姐若是去了花蝶观,那一些阿猫阿狗自然就进不来了。那真是太舒服了,耳根清净,心情舒畅,修为大增啊。”墨不然闻若未闻,自顾自说,倩手还不时的拧拧自己的耳朵,显得那么得语无伦次可又在情理之中,在配合上她那可爱又略显呆萌无奈的神情,就好似是拿着花蝶观当挡狗牌一般,顿时引得周围几人无不捧腹,众人丝毫不给司马仓面子,都哄然大笑起来。

    “可恶,那领头的小子死了,看你们还能嘚瑟多久?”司马仓面色阴沉得吓人,目露凶光,恶狠狠的咒骂道。而当他还想继续开口咒骂之时,一柄血刃抵在了他的胸口,已入寸许,而站在自己面前的白衣少年眼中煞气逼人正冷漠得注视着他,若他接口稍有异动,他相信血刃必定会将自己刺个洞窜。而他根本毫无察觉对方是何时动的手,实力和气势上的差距,让他如坠冰窟,丝毫不要挪动分毫。

    “再说一字,死。滚!”天戾目光森然,惜字如金,冷然说道。司马仓显得有些萎缩,闻言急忙退开几步,恶狠狠的瞪了众人一眼,然后转身走开。几人相视一笑,想表达的意思一切尽在无言中。

    试炼广场正中央处,被安置了一尊青铜兽首巨鼎,鼎身黝黑发亮,三支檀香青烟袅袅。过不了片刻,兽首鼎中檀香燃烧殆尽,原本站立铜鼎两边闭目养神的萧老和吕老缓缓睁开双眼。“当当当”随着九声悦耳的钟音响起,广场大殿上落下七道流光,大佬们纷纷现身,然而这次七位大佬身后却多了几位,看似应该是门派中地位较高的几位长老吧。

    “好了诸位,请安静一下。很好,本次试炼所有符合条件的修士都留在这儿,我很欣慰。这次大会选拔主要目的是为了修真界百年的大计而选拔可造之材。但即使最后你们有人没有入选我们七大门派,却仍然拥有一次挑战的机会,能否抓住仙缘,完全取决于你们自己。能抓住机缘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就算最终没有获得资格,这番经历对你们以后人生的修炼也是大有好处的。那么下面就由裂天剑派的金峰掌门来给大家讲一下此次比试的注意事项。”天道子言随法传,声如洪钟,手印连掐,变换不断。头顶星空斗转,他抬手祭出一物。登时一座足足有百余丈之广的法阵拔地而起,巨大的光晕将整个广场笼罩其中,看来是要在这光幕之中进行比试了。广场上的众多修士都流露出憧憬的神色,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啊咳啊咳,既然是由老夫来讲这个比试的规则,那我希望你们可以仔细听一听,若到时候违规了,可别怪老夫我手下不留情啊。毕竟这次测试算是选拔性质的比试,所以有些忌讳还是有必要避免的。首先,凡是过于毒辣,或者一下致人死命的功法和灵器,均不予许在比试中施展,否则直接取消资格。还有”金峰轻咳几声走了出来,对着众人细细说道,讲起规则足足讲了一刻钟的功夫,然后裂天剑派的掌门金峰略作迟疑,驻目全场,缓缓继续说道:“那么无规矩,不成方圆,希望大家都能克己遵守。好,那么现在请分别选择自己中意的门派吧。”

    随着一声金掌门一声令下,众修士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权衡利弊之后纷纷做出了自己的觉得。说起来,最受欢迎的就属裂天剑派和天师道这两个门派,场面一度失控,简直是人满为患,众修士宛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拼命往这两个门派挤,大有头破血流的态势。天师道和裂天剑派两个掌门相视一笑,都能看出对方的得意。而其他门派如花蝶观,玉佛陀和极魔宗报名踊跃度倒是相差无几,人员也还算密集。可恰恰相反的是西霞山派和尸魔洞这两个门派,却几乎只有寥寥几人而已,这要西霞山派掌教封不平脸色有点不大好看,看似真想拂袖而去。而一旁的尸魔洞的老尸魔却冷眼旁观,好似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但如此一来,各个参赛比试的弟子,像裂天剑派和天师道为例,人员如此众多,就算过一轮也要数日时间。众人修士互相观摩,探底,整试炼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鳌放倒是轻松过关,看着身边只有五个试炼的弟子,他慧心一笑,心道:“有时候机缘就这么简单,看看别人争破脑袋的内门弟子,自己作壁上观就可以了。”再看墨不然,她之前被连哄带骗去了花蝶观报名,可现在差点没把几个花蝶观大佬的骨头给酥拆了。她一口一个掌门姐姐叫的那是真漂亮,真的亲昵啊。这能不舒泰嘛,这些个大佬好歹也是修炼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老人,现如今却被一个十几岁鬼灵灵的小丫头片子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显得自己又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青葱岁月,这哪能不欣喜。就连登心师太听闻,都只是面带笑意得直摇头,招招手乖乖收为内门弟子。而欧阳霜倒也轻松,极魔宗本女弟子本就少,而魔修大多都是些放荡不羁的性子,所以欧阳霜几乎没人挑战她,也没人想挑战他,他尽显妖女本色,让一众魔修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反倒是狼天戾却遭到了众人的集火,原因也是千奇百怪,只因他是和欧阳霜一起去报名的,而且还寸步不离的站在旁边,看似有点暧昧。就这个无厘头的理由,他却被极魔宗一众弟子盯上了,视为仇敌,跃跃欲试。然而在众人瞩目之下,天戾爆发出极强的煞气,瞬间将挑战者一刀逼退,认输求饶。以至于此,其余未入选的外门弟子对其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最后,倒是天行麻烦不断,报名天师道的那是人满为患,资质优秀之辈更是层出不穷,这不禁让几个天师道的大佬挑花了眼,光是内门弟子就一下子定了十八个,真是一倍有余。天行很不幸的入选到内门弟子之列中,更是颇为艰难的保住了内门弟子的位置,击败了挑战者,给自己有口喘息的机会。

    “天行哥哥,你还行不行啊?听说你们这些内门弟子中又要两两抽签进行一场挑战比试,笔试完之后还要加试挑战,规矩可真多啊。”墨不然一副大姐头的样子,走过来拍拍天行的肩膀,双眼完成了月牙,嗔笑着说道。

    “不是吧,哥几个你们,这么快?都结束了?不会都是内门弟子了吧?我去,这大会肯定有内幕的吧?”狼天行望着鳌放几人闲庭信步的朝他聚拢过来,再看看自己周边四五个壮汉摩拳擦掌的样子,也是满脸的郁闷,无奈的摊摊手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