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峰见来势,不退反进,眼中紫芒大盛,身形一闪即至,缕缕热息从鼻尖喷出,右臂肌肉隆起青筋暴涨,灵力化作奔象,迎面直击。两者相触,厚重巨力带起沉闷的风压,“轰”然爆响,随后一道黑影猛然窜出尘雾,但刚飞到半空中却被另一道身影一手抄住脚踝,重重得将之砸落在地上,毫不留情。窜飞的身影被笔直摔落,顿时碎石满天,尘土飞舞。过不了几息,待得尘雾消散,众修士急忙凝神望去,只见场上还站立着的竟是林峰。而且他在如此激烈的碰撞之下,浑身上下却一点伤痕没有,甚至连衣袖都未曾残破。但是他一只手却拖拽着已然昏迷,衣衫尽破,口角溢血的张方,悠闲的缓步走来,一副轻松无比的样子。看到这震人心扉的恐怖一幕,不光那些原本就打算隔岸观火凑凑热闹的围观修士神情呆滞,惊若木鸡;就连之前还信誓旦旦要让林峰血债血偿的叫嚣修士也识趣的闭上了嘴,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至于站在一边观战的萧老,感官最为直接,对着面前俊俏挺拔的少年之前那迅雷般一击,他嘴巴微张,一时无法合拢的样子,心里自付若是林峰修为到了自己的境界,不知道自己能否接的那一拳来。而不及他人如何想,林峰就这么缓缓提着还剩一点点微弱脉息的张方,往萧老面前一放,然后迎着各种惊异的目光,悠哉悠哉的回到广场中心原先的位置,笔直站定。他随即环顾四周,见到这番鸦雀无声的情形,心里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看来无论到了什么地方,还是得用实力说话才是最管用的,堵住那些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语。于是乎,他便清了清嗓子,朗声喊话,说道:“这个不行,手段也不够高明。算了,小爷我心情好,一万下品灵晶到手。对了,你们也不用拿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我很帅。但是现在若是想逃跑的,概不退还灵晶。哈哈,菜鸟们准备好了吗?来,下一个。”

    “这个,哥几个?你们还打吗?说实话,这不败魔星有点强悍啊?”周围不远处几人交头接耳,纷纷议论,也许他们觉得林峰之前的形象不是很好,一直是躲在暗地里阴人的卑鄙之人,所以实力并不强。而此番更是意外获胜,但那摧枯拉朽的一拳还是起到了一定的震撼效果,使得众挑战者有些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这个,我实力比较弱,还要准备入门挑战那。我要保留实力,我退出。”见此情景,大部分挑战者惊骇之下,彻底熄灭了自己的好胜之心。最后当下一合计,竟然纷纷弃权了,也不要交出去的那万把灵晶了。毕竟明知不敌,还要硬上,无非只是让自己身上徒增伤痕罢了,来参加历练的他们又岂能是无脑之辈。许多人开始纷纷退开到广场边缘,远远离开战斗中心圈,驻足观望,虽心下不舍,但这也是自己无奈的选择损失,就当吃一堑长一智,买个教训吧。如此一来,林峰周边被清空了不少,瞬息间只剩下寥寥几人还站立在圈内,这几人互视一眼后,眼中也有退意,缓缓向后挪步。“哼”而正当场面一度冷清之时,却被一道轻喝声划破静寂。随着外围人群一阵搅动,挤出一道狼狈的人影,他随即扬手轻点林峰,指着他,吼道:“大家别被他吓到,我和他比试过,他只是身法速度快了点,而且有着一身蛮力而已。各位高手,小子我仔细观察了前番的战斗,这魔星他只是趁着张方运气聚力,刚发出灵术之时,立足未稳之际,用蛮力凭着身法,偷袭得手。所以他还是偷袭,大家可别被他的表演给唬住了。”而听得有人这番说词,那几个方才有意打退堂鼓的修士,却是站住了脚,照着声音引导的思路,若有所思。

    “司马仓,怎么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甩都甩不掉。”墨不然一眼就将司马仓认了出来,顿时嘟着巧嘴,满脸不乐意的指着他娇嗔道。

    “哈哈,我倒是谁啊,原来是你这个手下败将。敢这么大放厥词,大言不惭的,手上应该有些本事。怎么?不服?你想上来试试?”林峰轻蔑的笑笑,微微摇头,伸手做了个请上来的手势,而后满是挑衅的说着,看架势是巴不得想要司马仓赶紧出手。而司马仓闻言,则眉头微皱,瞪了林峰一眼,眼中豪不察觉闪过一丝戏谑和狰狞,冷声道:“哼,几位想啊,就算你们一个个上,累都累死他。我们怕他作甚。”

    “喂喂喂,说到底你到底上不上?”林峰目光渐渐森冷,心道:这司马仓几日不见,心性倒是沉稳了许多,确切的说应该是心境阴沉的让人有些后怕,宛如恶狼死盯着猎物,却不急着动手,凡有这般心性者,若为敌,必除之。若不斩草除根,必是心腹大患。毕竟是个人都不希望有个仇敌每时每刻不消停的盯着你;关注你,更还要防着他时不时的给你下个小套,咬下你的一块肉来。故而,这般心境的司马仓,不得不让林峰正面审视这个本不起眼的对手。林峰微眯起眼睛,打量着周围不怀好意,蠢蠢欲动的几人,心中冷意凌然,他已然打定了主意。

    “苦,集,灭,道。”人群闻声站定,一名壮硕的汉子缓缓开口言道,随即狰狞的一笑,大踏步的向林峰走来,直至近前站立,笑道:“阁下好蛮力,但阁下只有炼体十二重的修为,比我足足低了两层。同为炼体修士,其间差距不言而喻。所以我看我们就不必再打斗一番了,道友直接认输吧!省的到时候在下一时失手,重伤了道友,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林峰闻言,望了望对面这位僧人打扮炼体十四重的“高手”,看着他竟然和自己一样连灵力都不曾聚集与体表,心道这是多么迷之自信啊,不禁轻笑起来。

    “娃娃,有什么好笑的?我乃是密宗修士,只是心存慈悲,不想伤人而已。”对面这位壮硕僧人见林峰这般毫不在乎的神情,不禁恼怒起来,越发摆出他“高人”的姿态来说教一番。

    “没什么啊!我只是觉得你们这些人毫无挑战性。不过嘛,这样一个个来,也太浪费时间了,索性你们一起上得了,能省去不少时间。”林峰瞥了周围似战非战,观望动向的几人,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简直狂妄。你竟敢如此小瞧我等。”壮硕的僧人一下子满脸通红,双手合实,口中念念经文诵词,随后一扬手,掌中多出了一柄禅杖,迎风摆柳,沉闷的呼啸仿佛划裂空气,杖影漫天飞舞。但是还未等他将禅杖舞得密不透风,就突然眼前人影一花,接着眼前出现了一只硕大的拳影,顿时只觉双目一黑,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而林峰则神色如常,望着目瞪口呆的几人,笑道:“我都说了,让你们一起来。非得一个个上,修为高了不起,很厉害吗?还不是一拳就打趴下了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