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靠,这不败魔星又搞偷袭,兄弟们,我们一起上去揍他。”随着一声暴喝,既然有人领头,剩余的几人也不再犹豫,身形暴涨,各色灵力喷涌,掌中各种形态怪异的兵刃全魔乱舞,点向林峰全身。此时的林峰则默然不语,反而低头漫步而行,心静如水的状态下,仿佛在思量着对策一般。

    “林峰哥哥,快”身边不远处的墨不然眼看着几人的兵刃就要砸到林峰的身上,不禁花容失色,大声呼叫提醒。然而“跑”字尚未出口,林峰便有了动作。他微微低身,将将躲过一击,随即神念闪动,破铁剑豁然出现在掌中,紫色灵力瞬间暴窜其上,剑尖飞速点出数下。身随影动,黏上几人就是一顿狠劈乱砍,冲上来的几人手中的灵器犹如被砍瓜切菜般,破碎的稀烂。灵器被碎,灵力必然反噬,几人身形急速后撤,吐血不止。剩余赤手空拳的几人,也纷纷和林峰对了一拳,倒飞而出,砸进人堆里,狼狈不堪。短短几秒,过招如电光火石一般,然而结局确实令在场的众修士震惊不已,这么多人一起上,却连一招都没接下来。场面顿时静寂无声,无数道目光,带着些许难以置信的停留在那个面带笑容,一脸人畜无害的少年身上。急促的呼吸伴随着热流涌动在众人的心房之间,此刻众人看向广场中央少年宛如大渊深泽的实力,目光也渐渐转变,与其说先前更多是愤恨,可如今留下的却是些许畏惧。

    “这货怎么会这么厉害?看他手上的那柄灵器其貌不扬的样子,可这品阶应该也不低,随便挥了一下,那些低阶灵器都稀碎了。这还怎么打。”满座哗然间,大殿上,一众大佬们也同样目光灼灼紧盯着下方的少年,似是各自都在思量着什么。而此时,一直闭目枯坐的西霞山派掌教封不平也似缓缓眯开了双眼,其面皮微微抖动了一下,接着浮现出一丝讶色,有些诧异的猛然睁开了眼睛。而角落处的尸魔洞的尸魔老祖也是因此愣了愣,片刻后,双目放出两道精光,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却是隐隐浮现出一丝笑意,木讷的盯着广场上的林峰,手指轻轻敲打着木杖,细微的声响,却是有着一种令人极感压抑的感觉。林峰的实力和那不败魔星之名,根本不能入老尸魔的法眼,倒是其手上这柄残破的铁剑,却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嘴角微动,身后浮过一道鬼影,随后渐渐隐没与阴暗之中。“等等”全场的目光随音而动,全部都是凝固在林峰的身上,一道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其身后,三色灵力缭绕的大手一把将其胳膊牢牢抓住,一指点向其握剑之手的虎口处,穴位拿捏之精准,堪称毫厘。见到有人在自己神识探查的状态下竟然欺身近前,而自己毫无察觉。林峰脸色骤变,手臂被控制不容他停顿半秒,当即手腕发力将铁剑掷出,龙象之力凝聚一拳直接轰向身后之人,他眼中更是紫意凌然,雷鸣声响彻,其身形一动,陡然消散。

    “哦,残影,有那么点意思。”袭来的身影手臂一震,散开林峰这全力的一拳,脚步也是后退寸许,但也不追击,反倒是伸掌吸起地上残破的铁剑,敲敲打打仔细观察起来。林峰目光略显冰冷的盯着那道人影,瞬间后他似有所察觉,突然一笑,目光所及,盯着那道身影,倩身说道:“小子我何德何能,岂敢劳烦七大门派的大佬来对一个小辈动手。若是不想让我通过历练,投身仙派,大可直说,我随时可以拂袖而去。又何必躲躲藏藏,拿如此出手偷袭,算什么本事?”林峰此话一落,直接引起了满场的哗然,不少人都觉得这不败魔星是不是脑子被门给挤坏了,既然知道是大佬动手治你,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出言挑衅门派掌门大佬?而一些脑子略微好使之人,在愣了愣之后,却是心中一声暗赞。门派大佬是何等身份?都是金丹,元婴级别的老怪物,以他们的身份,跟林峰相比几乎有着难以丈量的差距。作为巨擘般的存在,不管是名声还是修为实力,都远胜于此。而林峰这话一出后,只要是那大佬不想要落个倚老卖老,以大欺小的坏名头的话,那之前那招之后,他便不能在对着林峰出手了。也就是说,林峰这话,虽然常人看来出乎意料的傻,但却是为自己断了一些真正的危险,使得自己绝处逢生。

    “哼,你小子倒是狡猾”尘土消退,人影缓步走出,此人正是西霞山派的掌教封不平,他此刻目光似剑般盯着林峰,声音中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不用在老夫面前耍这些小把戏,说,这剑你是从何得来?若是有半点差字”就在这一霎,封不平目光逼人,直视林峰的脸上每一个细微的神情波动变化,一股可怕的

    灵力威压在其周身呼啸成形一字一句伴着苍老的声音,轻轻飘荡在偌大的试炼广场之上,这道声音仿佛有着一股魔力般,生落之时,便是令空间凝固,所有修士脸上的神情都仿佛定格在那一霎那间,微风拂面,带起的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万籁无声,静寂的气氛笼罩着这片天地,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待着林峰的回答。

    “好师傅,你看那糟老头这么欺负兄林峰哥哥,你快帮帮他。快嘛,快嘛。”墨不然见到情形不对,早就不知到窜到哪个好心的师傅师姐胳膊上去,出言相求了。此刻她拉着登心师太的衣袖,嘟着巧嘴,望着场中狼狈的林峰,楚楚可怜的说着。“呵呵,封老怪,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可以好好说嘛”登心师太,看到封不平的样子也是愣神,她同样没想到封老怪会如此在意一把破剑,因此剑而去为难一个小辈,而且这般气息外放是丝毫不想给其留有回旋的余地。角落的尸魔老祖则目光闪烁,飘忽不定,却并不作出声响,也不知喜悲。余下的众位大佬,纷纷沉默思量,皆尽不言。能让一个修炼百年的老怪物情绪变得如此激动,任谁都能看出,这林峰所使铁剑,对于封不平来说,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

    在无数到目光汇聚之下,林峰缓缓收起架势,直面灵力威压,却也不曾后退半步。此时若心性不坚者稍候所畏惧,日后修炼心境上必定会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这是他所不想的。既然无力反抗,何不迎面直击,自己又何惧之有。望向封不平满头随风飞扬的银发,张狂的老脸上略带几分苍老,林峰知道,先前的封不平的情绪波动是冲着剑来的,可就是不知道这剑跟他有何关系?他心中疑问,略带迟疑的思索了一会儿,做出了决定。他笔直站立于广场中央,在众目睽睽之下冲着封不平恭恭敬敬的弯身抱拳,声音坚定的说道:“此物兹事体大,是已故之人所传!”

    封不平闻言微微点头,陡然间身形一动,便出现在林峰面前,望着眼前坚毅的少年,脸上为数不多的浮现出一丝欣赏,随即不做停留的单指豁然探出,点在其额头发出淡淡的黄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