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短短瞬息间,林峰额头上边刻现出一个奇特的印记,更是宛如眼眸缓缓舒张。缕缕同样的黄色光韵隐隐浮现其中,笔直对上封不平指尖的黄光,两者连出千丝万缕的细线,缠绵跃动。封不平见状也是指尖一顿,散势收掌。然而面色依旧凝重,神情肃然对着林峰说道:“小子,你既然学了我们西霞山派的心法,那便是我西霞山派门下的弟子。”

    林峰听得出封不平话语之中有着几分狂喜,有夹杂着几分疲惫,使得他略微有些默然,低头不语,心中暗道:这老怪虽然行事全凭自己喜好,给人感觉疯疯癫癫的。不过也能看得出来他和青莲居士闫鑫应该渊源颇深,而我第一个仙缘也是取于此,还更是对着闫鑫尸骸磕头,算是自己认的入门师傅了。现在这老怪要我再拜其门下,倒也是不为过。只是这般凶神恶煞的冲上来,就为了收个徒,这老家伙也太没高手风度了吧。先不说这般不分青红皂白,就来势汹汹逼问的恶劣行径;单凭这老怪自以为是的用神通探查自己,更别提有没有问过我乐不乐意,冲着这一出,我就得好好考虑考虑。都说修真界里弱肉强食,尔虞我诈,我丹田内秘密众多,无不是令人眼馋之物,若是待在这老怪物身边,看他那喜怒无常的性子,我是一个不小心,估计得着了道,被他洗劫一空,那就大大的不妙了。那这么想来,不行不行,这样答应有些太吃亏了。我得端着。对,我得端着,不出点血,转眼就收拾我,要让他付出才能懂得小爷的好。哈哈哈,等这老家伙上门来求我,这方才不失我高手风范嘛。

    “哈哈,老夫倒是以为封老怪你这是要干嘛,原来是打算收徒弟啊。只是,这个收徒弟啊,也要讲究先来后到,对吧?这小子可是老夫我先看中的,你可别当着老夫的面来抢人啊。不然,咋们两手上见真招。”极魔宗大长老眼里可不容沙,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自是明白着呐。更是知道场下两人的脾气,这不他好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起哄,给封不平再加一把火。林峰闻言,心头窃喜,自是明了,傻傻的挠挠头发,不明显的搓了搓手指,尴尬的说道:“这个这个,各位大佬盛情邀请,小子我实在是不知该该选哪个了,这真得很难办啊。而且我实力低微,连见护身的灵宝都还没有,更别提趁手的灵器了,这真要拜在哪个倒霉师傅门下,还不丢死人了。其实啊,我的内心也很焦灼的。”

    “哈哈这就对了嘛,林峰只要你加入我们极魔宗,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什么筑基丹,藏经阁的功法,任你随便挑嘛。”极魔宗大长老斜眼瞥了眼封不平,咧嘴笑道,大有借机抢人的势头。

    然而封不平却是不为所动,依旧平静,面色如古井般,不起丝毫波澜,双目肃穆的注视着林峰,只是目光中似是多了一丝莞尔的慈祥,“小娃儿,我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你若是入我山门,这老魔所许诺的老夫同样答应你,而且在你修练上老夫也会亲自指点你一二。但若是不同意,那我们就此别过。老夫收你也有故人几分薄面。你想得怎么样?”封不平此言一出,广场上众修士登时激动不已,虽不管己事,但若有穿透力般的声音,直接心扉,把众人刺激的纷纷跃跃欲试。就连大殿之上饶是历经百年风霜的各派掌门也不禁侧目望向场下的少年,多看了几眼。何曾设想,能让一位元婴修士,收入门下,那是什么概念?整个大荒域能有这般好运的,也只不过寥寥十几人而已,这绝对是千年难遇的良机!饶是之前林峰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此刻听了也是颇为心颤,他很清楚,在仙途之上,如果有一位名师给与正确指点的话,绝对是事半功倍之举,可以少走不少弯路,而且对心境修炼大有裨益。

    “哈哈,你这老怪物说的倒轻巧,怪物就是这般令常人无法理解。我们各派想收一位天资好点的弟子容易吗?不过,既然你这么肯定的开口。这人啊,老夫只好让给你了。哈哈小子,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过去拜师。”极魔宗大长老狂傲不羁的朗声笑道,自作自主的把林峰给卖了个干净,嘴上还说得煞有其事,让闻者无不摇头,心都皆是觉得好笑,这老魔和小魔倒是一唱一和,挖坑埋人,配合的恰到好处。林峰闻言心里同样觉得暗自发笑,这极魔宗的人倒是敢说敢做,率性之至。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峰知道不回应就错过了一座大庙,便当即肃然站立,朝着封不平躬身相拜,爽声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嗯,行了。别跟为师来这一套,迂腐。韩老儿,这娃儿就交给你了。此间完事之后,把一众人等带回山门。”封不平面露微笑的摆摆手,朝着不远处正主持会场的韩老传声说道。随即身形化作流光,转瞬不见踪影,空留刚行完大礼的林峰一个人独自傻愣愣的呆立在远处,不知所措。刚拜入仙门使之内心澎湃不已,然而神念引动之下却是被吕良老魔劈头盖脸得一顿痛骂,口口声声叫嚣着说什么元婴修士都是垃圾,好好的这么厉害的师傅摆在眼前,不来求教,反而偏偏选了个这么不入流的门派,还拜了这么个倚老卖老的糟老道为师,真是丢人丢脸到姥姥家去了。吕良老魔骂骂咧咧不停歇的,都开始让林峰的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心道可能还是自己见识的太少,元婴什么的竟在别人口中是随处可见的垃圾,这么不值钱,真的有点怀疑人生了。也不知他和吕良老魔交流了多久,周围旁人只觉的他呆站了大半天,还外带着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语,煞是怪异。

    “林兄弟,你这是怎么了?”随着一声粗犷豪放的呼唤声将林峰神魂带回到身躯里,他随即环顾四周,发现周围被鳌放几人围了个圈圈,这无良的几人正好奇的围观着自己的脸凝视,仿佛能从自个儿脸上看出什么花来。他视线随着目光流转,一一扫过那张张熟悉的脸庞,相对于天戾毫无表情的冷峻,默不作声;欧阳霜则是面带桃花,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一味意味深长的媚笑,酥人入骨,使得林峰被看的心里发麻,慌忙转开视线。此时的广场之上,更是一改之前万众瞩目的清冷和寂静,变得人声鼎沸。入门挑战虽进行的差不多了,但修士们的热情依旧高涨,吆喝叫卖天地灵材声,互相切磋打斗声,此起彼伏。

    “林峰哥哥,你好神奇,竟然可以自言自语。这也是们法术吗?我也想学。”墨不然从几人缝隙间挤出个小脑袋,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奇的望向林峰,不停的笑着。

    “哈哈,林兄弟,恭喜恭喜,拜入仙门。”天行爽朗的笑着,朝着林峰做了一辑。

    “嗯呐嗯呐,多谢多谢。对了,天行。你那边的比试怎么样了?好像我们几个都尘埃落定了,就差你了。”林峰见机,话锋一转,问道。

    “我嘛,也定了。”天行环顾众人一眼,神秘兮兮得微微凑头小声说道:“我啊,嘘!小点声,我虽然被人挑战了下来,但是被破格录取为内门弟子。怎么样,厉害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