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胡诌了吧,这样也可以。”欧阳霜满脸不敢相信,倩声道。还没说完,就被天戾用冷峻的声音打断了话语,“你不也是嘛!”几人闻言相继对视一眼,脸上皆尽带笑,不置可否,一切都在无言中。

    “哦,对了,林峰哥哥,你那个便宜师傅有没有给你什么法宝灵器什么的?你可有,你看。”说着,墨不然巧手一番,掌心多出了一段粉色的飘绫和一对玉镯,“这个飘绫是个飞行中品灵宝,叫霓彩。飞起来可以变化色彩,而且灵力消耗还少,速度比符箓里的遁术可快多了。还有这个玉镯叫两仪镯,青碧色的这只能抵御结丹初期修士的一击,墨绿色的那只还能提升自己的灵力纯度,都是不可多得灵宝,这些可都是师傅她老人家给我的。咦?林峰哥哥,你撇过头去是干嘛?你看嘛,看嘛。”墨不然扯着林峰的袖子,不停的晃动着,仿佛献宝一样,又抬起玉腿露出那双粉色的靴子,嘟嘴开心的继续介绍着,“这是踏云靴,可以减轻自身重量,从而做到身轻如燕,使得身法更加灵动飘逸。对啦,林峰哥哥,你师傅有没有给你什么好东西啊?快拿来给我们看看。”

    墨不然稚嫩的声音让林峰心头咯噔了一下,他猛然的一拍脑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道这次丢人丢大发了啊。他微微摇头,只得讪讪地说道:“这个啊,可能师傅他老人家忙,给忘了吧,还真没有给。”话音未落,在众人充满好奇的目光注视下,林峰颇感无奈的耸耸肩,摊摊手,表示除了得到了一张空头允诺外,自己确实没捞到任何好处。他也不禁愤愤不平的心道:哎,这不会是被老怪物师傅给摆了一道吧,先被骗上山,然后什么都要我自己争取。若真是那样,可就亏大发了。看看她们几个个个都有拜师礼,我呢?哎,想想都觉得上当,不值得啊。

    正当林峰还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拜师礼愤愤不平的时候,广场之上,“铛铛铛铛”的几声洪钟声响彻天际,无形的声波圈圈扩散,波荡四方。使得原本场面上熙熙攘攘的试炼者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更是齐刷刷的朝钟响声传出的地方举目望去。回看钟声激荡处,只见吕老凌空站立,黑袍掩盖之下枯瘦的手掌摇曳着盏铜铃,颤响连连不绝。吕老见众人纷纷投来目光,便收起掌中铜铃,微微抬头,双目精光四射,扫视众人,背手伫立。萧老也随即跃步,轻描淡写踏上半空,身形慢慢上浮,竟也悬停站立在了半空之中。这两人一左一右,当空而立,口中振振有词的叨咕着什么,双手印决飞掐。身后大殿跟脚处延展起一道乳白色的幕墙,向上蔓延,直至遮蔽住整座大殿,形成半圆的罩子。做完这些后,吕老退开数米站在幕墙边上,审视下方。而萧老则清了清嗓子,大声喊话道:“咳,咳,各位,我宣布此次八大门派招生大会就此结束。目前各大门派已决出的内门和外门弟子,请移步到光幕之前,剩下的修士则站在原地等候退场,欢迎众位甲子之后再来一试。好,很好。那么现在就请选入的人陆续迈入光幕,跟随各派的领路人登殿,去各自的山门吧。”

    萧老话音犹如一纸裁决,无声又带点冷漠的宣判了此次众多落选试炼者们的命运。闻得此言,人群中不时发出一声声闷声的哀叹。可想而知,在萧老吕老这些修士眼里,他们会觉得一甲子的功夫只不过是白驹过隙般瞬息即可度过,然而相对那些被阻于仙门之外的凡夫俗子来说,一甲子却是大半辈子,甚至是他们生命的完整篇章。而且在这批浩浩荡荡的试炼修士大军中,能被选入的人却是只有寥寥数人,这更促使那些落选者难免心生落默。有些人为了这次选修,算是煞费苦心,更是被家人给予厚望,打娘胎里就开始练气修体,那些名贵的天财地宝也不知服用了几斗之多,就光凭等待这次机会所用去的光阴,岂是几年可以来衡量的?然而现实就是如此这般残酷,无情的痛击使他们悲由心生,内心的痛楚真当是难以言表。失望和落寞充斥着他们的双眸,映衬着面皮的褶皱,在话语无声冲击下,徒徒增添数道沧桑的创口难以愈合,浸没在心田,徘徊辗转,这是成长的伤痛和血泪的产物。当然也有些修士,道心异常坚定,心性乐观向上,他们虽然表面上也是丝毫不掩流露出失落之情,但心念间却能转瞬开朗起来。心底暗道有此番经历也是不枉此生了,况且落选也并不代表自己再与仙途无缘,只是与八大门派擦身而过,罢了。更有些细心的修士,听闻萧老之言后,心头五味尽皆消散,反而明锐的觉察起其身后冉冉升起的光幕,寻找最后可能获得的契机,还想再殊死一搏。而透过微亮的光幕,大殿中的情形依稀可辨,此刻早已是人去楼空的状况。各大派的大佬们显然是看见入选大势已定,竟然都不约而同的悄然离去,偌大的殿堂显得空空如也。倒是幕墙下的那些被选中的修士,双眼中无不显露兴奋之色,身形闪动,迫不及待的依次迈过光幕,登上殿楼,化作白色的流光冲向天际。广场上真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哈哈,大家这是怎么了,都哭丧着脸,开心点嘛,这可是好事。林峰兄弟,弟,那各位就此别过。天行,先去报道了。”天行见大家临别状态颇为扭捏,都不敢率先开这个口。于是乎他便爽声笑道,眼中尽是依依不舍。他伸出手与天戾两手紧握在一起,眼神变得坚毅而肯定;目光又扫过众人,似是一一作别,随即转身跃入殿前光幕中,身影渐渐模糊不见。

    “哥保重。”此情此景饶是面如冷玉的狼天戾也是罕见的面露一丝忧色。林峰见状微微一笑,拍拍天戾的肩膀,环顾众人道,“好啦,大家也不要太拘谨了,是该开心点。我等修道之人,生离死别本就是常态,奈何道心坚定,方才可以视之无物。要相信,有那么一天,我们总会有相聚的时候。”

    “嗯,林峰哥哥,你要想我啊。鳌放叔,你的胡子该剪剪了。”墨不然本就天资聪慧又怎么能听不懂林峰话里的道意,瞬间转忧为嬉,俏皮的扮了个鬼脸,快速转身连蹦带跳的窜进光幕,眼角泛闪起微微灿亮的细微,漫洒半空。

    “哈哈,这妮子,倒是挺讨人欢喜。走了还要梨花带雨,哈哈好风景啊。”鳌放忍不住开怀大笑。

    “小魔头,鳌道友,那我俩也就此别过了。告辞!”说罢,欧阳霜慢慢螓首,脸上看起来隐隐有些红晕,朝着林峰比划了下自己粉嫩的拳头用以示意,然后媚笑着转身离开。而天戾也朝着两人微微额首,紧随而去。林峰眉头此间不经意的一皱,看了看欧阳霜这位柔媚的佳人,遥见其隐隐裸露出的雪白玉颈,错愣得摇摇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