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众人的相继离别,林峰心中不免泛起丝丝杂想。莫说修士真的了无尘念,斩断尘缘,方才能证道吗?而这个空洞的疑问在其识海内渐渐的被自己的思维无限放大,他不停的设问自己,前番自己所言的修士应当对聚散离合视之无物是不是说错了?亦或者说是自己的境界发生了细微的偏差?再亦或者是有着什么在影响着自己?但他内心深处很明确的知道这样的结果,因为那样做的话,自己同无情无义的畜生又有何区别,毫无情感,冰冷嗜血,岂不悲哀。疑虑犹如抽丝剥茧,层层包裹,反复羼杂,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林兄弟,世事无常,悲欢离合,乃是常态。走吧,我们也出发吧。”鳌放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笑吟吟的说着,也似是宽慰下眼前这不知所措的少年。林峰闻言却是微微皱眉,随后头颅微微一偏,看了看面前的光幕,那里是自己踏入修真界的第一步,意义非凡。在沉默停顿了数秒后,他才缓缓开口说道,“嗯,鳌放老哥,我们也走吧!”说着一脚迈过光幕,眼前景致走马灯般转动,闪瞬及过

    西霞山脉,地处偏远的大荒西部,那里地形十分复杂,山脉陡崖层出不穷,更有泥泽瘴气时常出没,伤人与无形。以至于山脉径直贯穿东西,分隔南北,故而常年人迹稀少,罕有人烟。至于山脉末端处哪些连绵不绝的十万里崇山峻岭,则更是一眼望不着边际。其间各类百毒灵物,珍奇异兽横行天下,甚至有传言这万里大山就连元婴期的大修都不敢单独深入,稍有不慎就如掉入万丈深渊,极有可能万劫不复。故而,此地曾一度被大荒域的修仙者称为“禁地”,威名远播。如此一来,那些个凡夫俗子就更加不敢深入其中了。然而,万事万物物极必反,有一个极端的地方,必然有着另一个极端的地方与之交相辉映。如此一来,倒也显得相得益彰。这不,在西霞山主脉起头的另一端,正可谓三寸险地之处,却也是龙脉汇聚之所,灵力之充沛,西荒雄城固穿城就坐落于此。

    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产自十万大山里的稀世珍宝,固穿城也成了西荒境内修士最爱去的地方。整个西荒境内一半以上的宗派都集中在这小小的一脉之地,一些强大的修士门派更是独占了数座峰脉,握据灵气最充沛之地,然后竖起守山大阵,开宗立派。群峰山脉中的西霞山,更是整片西荒境享有盛名的灵气圣脉。西霞山的名誉还远非盛于灵脉,确切的说应该是因为盛产一种名叫紫金竹的灵木,这种灵木更是有区别与其他种类的灵木,他是纯正的草木精华凝聚的产物,甚至不带丝毫其他属性的杂质。况且木属性的灵材本就不可多得,属性的温和兼容一切外物的特殊属性,使其一下子变成为西荒境内修士修炼功法,灵决器具的上佳选择,从而久负盛名,也变相的拔高了西霞山的名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普遍灵根单一的修士来说,通用的灵木价值远比那些天雷木,陨水灵竹要高出一大截。而紫金竹每隔百年,此竹的母枝旁就会长出一层子竹,聚集环绕母竹,抱成一团簇。此时正是收获的时候,采摘者一般都会按照灵竹的节段取材,紫金竹本就中空,若是有幸者,还能从竹节中取得几滴紫灵浆。此种浆液乃是紫金竹吸收日月精华后蕴藏竹体内供自己吸收汲取的。虽然人体无法直接服用,炼化吸收,但它却是炼制几种丹药的主药,更是滋补融合的上等原料。而坊间传闻说道这西霞山派,就专门为西荒境内的修士提供一种名为融魂丹的灵丹妙药。融魂丹又叫融灵丹,也或是称作定灵丹。它不仅可以增强修仙者一定的修为,还可以固本培元,祛除熔炼自身灵力上的杂质,减轻身体灵力消耗对身体反噬的作用。若是在境界晋升前事先服下一枚,绝对可以让修士大感轻松和舒适。因为每次晋升之际,自身灵力必定要从丹田内喷涌出来许多,若是灵力内有所杂质,或大或小都会互相冲击或者兼容,致使修士识海中生成痛楚。有些严重的还会产生一系列的幻觉,导致自己境界不稳,走火入魔,坠落黑暗。毕竟每一次提升境界的过程,原本就是一种磨练修士心神和定力的可怕旅程。只是这紫金竹产量有限不说,竹内的紫灵浆更是稀少,再加上融灵丹的成丹率也不是很高,故而但凡百年之际,融灵丹一经出世,必定是八方修士风云聚会,万人哄抢,盛况空前。西霞山脉能产出如此逆天的天财地宝,再外加灵脉的加持,自然是成了各大门派眼中的香馍馍。饶是坐落西霞山的最大门派西霞山派也不敢独占整条灵脉,还特意让出半条供给其他门派享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纷争。

    而这西霞山派拱手想让的半条灵气脉络,引发群雄纷乱,一番激烈的明争暗斗后,现在由“妙音坊”“万毒窟”“百乐门”“平顶密宗”四大势力联合占据下来,与西面的西霞山派遥相呼应,大有分庭抗礼的态势。这四大宗门的势力,原本并非西荒境内顶尖,然而联手之下,除去西霞山派能与之抗衡,其他的外门小宗小派也只能偃旗息鼓,俯首称臣。但四大宗派内部谁都不服谁,在他们内心深处都对着对方手里的灵脉眼馋之极。甚至对于近百年间西霞山派后备力量不足的状况,使得他们开始蠢蠢欲动,打起了西霞山派灵脉的主意来。而西霞山派也因决策上一次又一次的让步,间接助长了四大势力嚣张的气焰,内心的野心也在蓬勃滋长。很显然他们是绝不会安于平静的接受只能分享眼前自己的那丁点灵脉灵材的现状,对于那半块更大的蛋糕,他们也想试着分一杯羹尝尝。所以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四大派的首脑们无时无刻不动着该如何借机抢占西面山头灵脉的心思。

    在西霞山脉的领峰西霞峰之下,林峰和鳌放正跟随着引路师兄走在一条青石台阶上,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几名入选的年轻男女一声不吭的走着,人人脸上都带着丝丝兴奋之色。林峰微微笑笑,这也难怪,能成为修仙大派的弟子,这些年轻人内心的激动自然是溢于言表。而他自己脑海中却是一边将西霞山处的景致与自己搜罗的信息一一比对着,一边目光流转不停的打量着沿途的一切。这条曲径蜿蜒盘旋至山腰,两边茂林修竹,绿绿葱盈,让人有种融入自然,羽化而登仙的舒畅,心肺舒坦无比。徒步登径约摸走了老半天,一块很大的平地出现在众人眼前。平地的正中央处,有着一个冒着寒气得水潭,还朝着四周吐着烟雾,而寒潭中心若影若现出现依稀的楼影,显得十分神秘。见到此情此景,又望见远处再无路径,林峰有些错愣,心道西霞山派太寒酸了吧,就一个破水潭。他便朝着鳌放小声问道,“鳌放老哥,难道以后我们要在这水潭里修炼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