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哈哈,小子你想在这儿修炼啊?想都别想,凭你这小身板下去游一圈,老夫敢保证你不超过三米就冻成冰雕。”正当林峰疑问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声到人影现,来人长须马脸,一身黑袍靓装。此人正是林峰在黑岩城城主府里见过的韩老。

    “韩长老,这些新招的弟子要怎么分配?需不需要,请示一下掌教?”引路师兄见到是韩长老,举止恭敬的说道。

    “嗯,你辛苦了。这些娃儿先带去缥缈峰吧,掌门师兄和其他长老师兄妹都已经在那儿等候挑人了。这次招人比上次多招了几个,但也才七个人。不过这样也正好一峰一个,不多不少。”说着韩老长袖一甩,刹那间扬起一道狂风席卷,包裹住众人。庞大的推力使得林峰等人迎风飞起,腾空扶摇直上天际。众人只感觉身体不受控制,宛如站在狂风上端随之迅速疾驰一般,瞬息百里。顷刻间,缥缈峰山间大殿近在眼前。咫尺之际,韩老猛然间长袖轻甩,众人只觉得脚下狂风向上慢慢升腾,而后渐渐消散,风上的几人稳稳落下,安如平地慢行。

    缥缈峰位于西霞山脉东段主峰之首,山势峻峭秀丽,奇石怪岩鳞次栉比,峰顶山石剑凸直插云霄,欲与天公试比高。半山腰间数座楼阁奇犽而孕合自然,涓涓细泉从峰顶端自上而下流经其间,不时得随山势流转曲折,似是天脉之水从天而降,此间细泉更是被门派修士称为“天泉”。水质通透明亮,清澈见底,泉声叮咚清脆悦耳,水面则是冷雾缭绕,更增添几分飘逸和神秘的感觉。阁楼大殿毫不遮掩,朱红大门直面群山峻岭,俯目而视,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壮阔和豪迈。烟霭迷蒙,钟声缭绕之所,必是香炉所在之处,有道是:“烟火连绵存圣迹,茂林深处胜蓬莱。”这不,殿门前院正中央不就耸立着一只青紫色的巨大香炉。炉高约摸一人有余,看其材质应是万年精铜百炼所铸,这才使得炉香不染其质。而炉身扁圆中润,炉口正圆,整炉完好无缺,虬龙落底昂首,密密麻麻的怪文奇字错落印刻在炉肚处,显得毫无贵气。不过嘛,也别看这铜炉略显简陋,倒是不增丝毫杂色,更不失那一份独有的肃穆和**。焚香悠悠,烟气竟不溢出香炉寸许之地,只在炉身处那些错落古怪的莫名字样缝隙间游曳奔走,层层朦朦。此情此景,仙风古韵,自是不言而喻,不喧自存了。

    初来乍到的林峰他们七个人,哪里见过这番景致,自然眼睛看得出神,脚步却缓缓向着大殿方向坚定的迈着脚步。林峰也似是被仙境吸引,看得发呆,他缓缓迈步上前,周围细微的变化让他心头有种异样的感觉。而他发散出去的神识给他的回馈,更是让他肯定的印证了自己判断。他凝神的望向前方,朝着虚空伸手胡乱一抓,随后眉头微微皱起,默默的心道:“什么鬼?这前面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东西的啊?可为什么我探出去神识会莫名其妙的被弹回来?真是奇了怪了。”想到这儿,他没猛然间窜出原本并行的几人,然后几个纵步瞬间踏出,稳稳站定身形。林峰这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也让其身后本就一直在留心观察的鳌放被吃了一惊。可正当他刚想出言问个究竟的时候,却看到了更加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这也使得鳌放似梗住了自己将要问出的话语,呼出的声音凝聚在了半空之中,他终究还是没开口问出来。此刻的林峰全然不知身后几人的惊讶,他正一门心思的盯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空气发呆。在错愣了几秒后,他慢慢的伸出手指谨慎的递向前方的空气。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噌,嘀”随着指尖空气的一阵怪异搅动,林峰探出的指尖竟然毫不费力的没入前方的空气,指缝接触间空气平面泛起阵阵涟漪,波荡扩散。原本清晰无比的眼前景物随着波荡渐渐稀疏的曲折扭动起来,场面十分怪异。林峰见发生了变故,赶忙缩回手,回头尬笑着摊摊手,问道:“鳌放老哥,这儿怎么还竖了座墙呢?我差点被撞到墙上去,哈哈。”

    “啊,等等。不好,林兄弟。快退回来,快”可还没等鳌放把话说完,林峰便觉背脊脖颈出微微发凉。只见林峰身后空无一物的平面处豁然门户大开,空洞处探出只纤纤玉手,硬是一把拽住林峰的衣领,将之提拉起来,往平面内扯了进去。林峰顿时只觉得眼前一花,急忙转身,方才看明白了一切,原先自己神识被格挡的那层透明幕墙应该就是护殿的阵法什么的。而自己则是一个大意,被人生生拉进了这大殿之中。林峰这下无奈了,不禁心道:大意啊,真是大意。若是敌人,自己早就置于死地了。不过更可气的还是那出手之人,现如今正迎风摆柳般的杵在自己前面,似是不屑一顾的拍拍玉手,噘嘴嘀咕着,“我说师兄啊,你做事靠不靠谱?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好苗子?切,也太弱鸡了吧?”

    “七师妹,可别低看这小家伙,听说鬼的很哟。”开口说话的是个身材魁梧伟岸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在门派中备份不低。

    “四师兄,瞧你说的。再精的小鬼能在七师妹手里闹腾么?”大殿下座侧身而坐的绿衣女子抿嘴说道,眼神似笑非笑的瞥了林峰,瞳中莹莹绿芒一闪即过,脸上戏谑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我啊,真是被“疯”师兄给气疯了。外面的这届弟子又是没一个中看的?这小家伙麽,长得还耐看点,就是傻里傻气的,活脱脱一个二愣子。还口口声声让我来挑人,这挑的是人麽?你们说,气不气。”这个拽林峰进来的七师妹,尖脸巧嘴,面若桃花,三十不到的模样,细腰蓝袍,别有风韵。可她举止乖张,却又看似疯疯癫癫,而她还直接无视林峰挑衅的眼神,在他的脸颊重重的捏了几把,更是摆出一副自己也很无奈的模样,满腔苦水的诉说道。听到这样的话,这个七长老在林峰心里的地位直线下跌。林峰气鼓鼓的暗道,哼不就是比自己多修炼了几年吗?前番让自己溴的这么大了,现在又来埋汰自己,真是气死我了,我一定要加倍的努力修炼。哼,臭娘们,你给小爷我等着。

    “好啦好啦,我辈修士有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小辈们只要肯努力,达到我等的高度,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三个首座右侧位子一个白发老翁缓缓说道。声音清晰入耳,字字生花,可见其功力之深厚。而林峰也似找到了知己一般,目光灼灼的盯着发声的老翁,内心好感度大幅上升,眼神中尽是表示着对未来的丝丝热切和对其话语中肯的认同。然而白发老翁倒好像意犹未尽,突然画风陡转,接着说道:“不过嘛,这么笨的徒弟,老夫可教不了。不然亏得棺材本都没了。哎看来老朽这一身本领是苦于不能倾囊相授啊,是要带进棺材里去了。可悲啊,可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