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所以啊,你们有朝一日出行游历的时候,一定要切记不要拿敌之长前去硬撼,要做到避其锋芒,攻其之短。这些种族在西荒域上都有盘踞,而且与人族修士的纷争由来已久。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莫要招惹,切记切记。再说说我辈修士是如何修炼的。现在的修真门派大多是以修仙为多数,灵决功法流传的也更为广泛。大部分派系的修炼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内修,一类为外修。而大多数修士所选择的大都为内修,只有少数炼魔修佛的修士才会去选择外修。内修主要是凝练一口真气,然后吸纳天地万物之灵气聚于体内,形成灵团。灵团可以在丹田,也可以在胸腹等处,这需要根据所修炼的功法来判断,一般都是在丹田之内。等灵气汇集到某个界限,灵团自会破而后立,结成元婴。到那时修士便可以调用天地间的灵气为己所用,就能施展各种消耗巨大毁天灭地的强大法决了。内修分为八个境界,分别为炼气期共有十六重;筑基期上中下三阶段;结丹期上中三阶段;假婴期上中下三阶段;元婴期上中下三阶段;空寂期上中下三阶段,渡劫期更有八重雷劫,若是度过八重劫则可晋升为大乘期,如若渡劫失败则灰飞烟灭,能有侥幸逃脱元婴者,则化为散仙,修为终身再无精进,直至生老道消;能到大乘期的修真无不是雄霸一方的绝世强者,他们也最终会踏出那一步,飞升灵界。而外修的修士则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主要以锤炼自身肉体为主,使各种极致环境下磨练自己的道心,再以天地精气依附在肉体上,凝成的肤体具有十分强悍的攻击力。若能修炼到后期,其自身的肉体便能堪比一件上好的法器,威力恐怖如斯。外修也分为八个境界,分别为锻体期共有十六重,碎体期上中下三个阶段,凝体期上中下三个阶段;炼肤期上中下三阶段;炙肉期上中下三阶段;增骨期上中下三阶段;洗脏期上中下三阶段;活脉期上中下三阶段。其与内修境界上不同的地方在于外修洗脏期并不会向内修渡劫期那样有雷劫产生,而会有三次肌体的更新,分为燃体,燃脉,燃脏。期间滋味只有尝试过的外修大能方可言状,不可描述。总得来说内修的修士法力雄厚,更擅长威力巨大的法术,但自身防御相对较差。而外修自身防御强大,但碰上需要消耗庞大灵力的法术灵决就难以施展,其更加注重于讲究以力破万法。内修修士如遇外修修士与之对战,需要时刻防止其近身。一旦外修修士被近身,突破自己的防御,那么就会必败无疑。若是一般比试,尚可点到为止;可出门历练,人心险恶之处,又岂会有手下留情的念头。说了这么多,老夫也是希望你们不要重韬覆辙,步你们前辈的后尘。哎”封不平说着说着似是满腔惆怅的仰头长叹一声,丝丝悲意让本就褶皱苍白的老脸看上去更加惨白了一点。

    这些修真界的秘闻,对于林峰他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修士来说,本就是一笔不可多得宝贵的财务和人生阅历,更兼封不平如此苦口婆心的尊尊教诲,心里无不觉得热气蒸腾。众人恭敬的朝着封不平拱手而拜,齐声喊道:“多谢掌门教诲,弟子当铭记于心,不敢有忘。”

    “师兄,你莫要太过于伤心,百年前的事情已然过去了。”封不平坐旁另一个白发苍老的老者拍着他的肩膀,传音宽慰道。

    “哎。过不去啊,我犹然历历在目,耿耿于怀,不能释然啊。如若放得下,老夫早就突破了。哎,回想当时,我等当真是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啊,悲哉痛哉与其让别人欺负,还不如从现在起我们众长老就对他们这些小娃儿狠一点。”封不平闻言,更是勾起了心头的隐痛,眉头紧锁,思虑片刻后回音道。大殿上微微沉默了一会儿,封不平似是心力憔悴的样子,但无论是谁都能看出其眼神中隐隐透露出的果敢和坚毅。只见他缓缓站起身来,挥挥衣袖,神情肃然的说道:“好,很好。我想现在你们对本派以及修真界都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我现在就开始传你们本门的修炼心法,你们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体会吧!”

    说罢,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花,封不平早已探掌在他们七人额头处各拍出一掌,然后林峰几人便失去了知觉意识,昏了过去。如果此事林峰能够看到将要发生什么,他一定会惊讶的尖叫起来。大殿上,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眼中。只见一个红光满面的白发老头正一只手抓向虚空,掌心处七道红光从七人头顶处被迁出,随后七人慢慢升腾,脚尖渐渐离地,上下漂浮。随着封不平口中法诀不停的念动,七人渐渐开始顺向转动,而且越转越快,全身发出耀眼的红光。大约半炷香的功夫,殿内红光消散,几人轰然落地,但仍是熟睡不醒。

    “啊哈,老了老了,真的是不服老不行啊,才区区一个醍醐灌顶就把我累成这样。”封不平自顾自的收了功法,蹒跚踏出几步,吐出几口浊气,悠悠然说道。

    “封老头,你那不叫老,你那是心力憔悴。哈哈,这些个弟子我们怎么分配。”七长老柳眉向上一挑,笑着问道。

    “莹丫头就你能说,老夫早有安排。他们各自都有最合适的长老来教。这不你看那个最笨的小子就交给你训了。别看我啊,对对对,就是他,好好训啊,现在不努力,以后当炮灰。”封不平神情严肃的指了指林峰,然后又看看同样正指着林峰,满脸不可思议的七长老蓝莹玉,慢条斯理的说道。

    “靠,糟老头子,你这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啊。你说出个道道来,要是嫌教不会就往姑奶奶这儿塞,我可不是这么好搪塞的。”七长老唐莹玉双手叉腰,气鼓鼓的冲着封不平就是一顿乱吼。无厘头的话语,更是让其余几位长老憋得老脸通红,生怕笑出声来,损了封老怪的名头。毕竟封老怪的的“疯”劲众人还是领教过的。不过,要说这西霞山派里有谁是不怕封不平的人,那这个门派新晋的七长老篮莹玉赫然在列,她绝对有资成为其中的一个。

    “什么,你不信。那你自己查查看。这小子我教不了,你要是不肯教,我把他丢山下去,让他自身自灭去吧。”封不平也不气恼,显得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哼!”蓝莹玉冷哼一声,摊手拽起林峰,朝着腹部探出一掌。随后她嘴角细微的抖动了下,便拖着林峰窜出大殿,不知所踪了。

    “莹玉,这小子老夫就交给你了啊。好好训他,玉不琢不成器。”隔着老远,篮莹玉就听到封不平这声震耳欲聋的传音,还真吓了她一跳,脚步一顿差点踩了个空。她顿时毫不顾忌淑女形象,破口大骂:“好你个糟老头,这么欺负我这么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姑奶奶给你记上一笔,下回让你也尝尝被人吼的滋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