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峰慢慢的清醒过来,却是发现自己横躺在西霞峰的寒潭旁,一丝一丝的冷气正从近在咫尺的潭水中冒出,慢慢渗透进体内,竟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林峰慢慢站起身来,用力的揉揉脑门,努力的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突然他发现自己识海中多出了许多东西,而完整的内视心法豁然就在其中,其余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门派知识什么的。闲来无事之下,林峰慢慢看了起来。原来内视心法是西霞山派入门的基础功法,全名叫做大周天聚气决。再仔细看下去,能准确的发现这大周天聚气决的异与常法。其中记载的内容主要分为观气,引气和闭气这三个阶段,而期间的修炼方法也有所差异。刚开始观气和引气的修炼方法和自己从青莲居士闫鑫那儿得到的基本差不多,但一旦修炼到筑基期就完全不一样了。若说在炼气期,一炷香时间内引气运转一个大周天为功法精通的话;那在筑基期,同样一炷香的时间,则需要运转十个大周天方才可以称为精通。这样做的唯一好处就是让自己的灵力和神识对炁体源的流向把控的更加准确和敏感。甚至练到极致之后,可以化气为罡,以气御体的境界。而最后自己所残缺的闭气部分,则可以收缩自身灵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难以被人用神识所察觉。看到这儿,林峰不禁感叹,心里暗道:这功法是真的不错,创造这法决的前辈,绝对是个世外高人,单单一个周天就能让人五感倍增,那若是百个千个周天后,还有什么是自己神识探查不到的呢?估计就连细微的杀机都能让我自己看得清清楚楚,简直就是对危机的无敌预警啊。

    “小子,你看好了没?”正当林峰想得出神之际,耳边忽然冷风嗖嗖而来,清冷的呼啸传入耳中,让他心里一个激灵。可还不待他转身看清楚是什么情况?毫无反应的他愣是被人“噔”得一脚,只听得“噗通”一声,竟笔直掉入寒潭之中。突遭偷袭,他还想着破口大骂偷袭之人,然而彻骨的寒冷瞬间包裹住他炙热的身躯,冷意森森入骨,竟使他口不能言。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他奋力扑腾的看向岸边,看向那道模糊的婀娜人影,艰难的想要向其靠拢。然而视线的逐渐模糊,让他渐渐的失去了意识,身体越发显得沉重无比,竟然慢慢得笔直下沉,奇寒的潭水顷刻间没过他的头顶。

    “喂小子,这么废材。唉,不经折腾,这是得有多废啊。”在寒潭岸边上,篮莹玉手里捏着跟翠色的竹节条,正一个劲的往水中猛捣鼓,朝着悬浮在水面的林峰身躯就是一阵乱捅,嘴里还不时的埋汰着。等到林峰面上凝成厚厚的霜雪,眼皮也不再动弹的时候,她才慢条斯理的拎起昏迷中的林峰,往竹节枝上一扔,一脚踏上,轻喝一声“疾”。翠色竹节枝迅速变粗成丈许,迎风直上,飞往天际。时间流转,也不知过来多久,林峰再次丛昏睡中悠悠转醒,只不过这次他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赤身裸体的泡在一个大木桶里,浑身上下炽热无比,还挺舒服。木桶里装着的竟是些红通通,粘稠到无法流动的不明液体,随着脚底传来的阵阵热温,红色的液体开始慢慢冒起细微的气泡,让他只能垫着脚,不停的跳动着脚尖,如坐针毡。他当然知道不会有人这么好心,先是请自己洗了个冷水澡,现在又要请自己洗个热水澡。当发觉门帘外依稀有人影晃动,他顿时破口大声喊道:“你是谁?整我干嘛,藏头露脸的,快点给我滚出来。”

    “哎呦喂,才这么会儿就坚持不住了?怎么,小鬼,你还想造反啊。小心,姑奶奶单手捏爆你的小脑瓜子。”轻飘飘的声音从竹帘后面悠悠传出,声音清脆叮咚,悦耳动听;可此时林峰毫无如此感觉,这熟悉的声音却宛如恶魔咆哮一般丑陋无比,让他心底发凉。他顺着帘子朝人影望去,登时情绪失控,窜起身来,大声喝道:“我去,怎么是你?”

    “什么?怎么就不能是我?还有啊,小鬼你走光了。”篮莹玉一点都不避生的敛起竹帘,径直鱼肠而入,戏谑的调笑道。经此一说,林峰这才猛然想到自己这时正一丝不挂,被这臭婆娘看了个精光。他忙窜下身子,俊俏的脸蛋上红晕连连,恼怒的喝道:“你,你,你这个臭婆娘,赶紧出去。哎呀烫死我了。快点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

    “哼小鬼,还害羞。姑奶奶风风火火修炼数百年,什么阵仗没见过,小屁孩。不过嘛,你这口气倒是狂妄的很啊,作为徒弟,你是怎么跟你师傅说话的啊。门规里辱骂师父可是罪加一等,我看你别想着出来了。封。”篮莹玉嗔怒的说道,眼神戏谑的朝林峰瞟了一眼,单指点在木桶上,顿时木桶边缘上多出了张画有奇怪符文的符箓。林峰只觉得身体一重,竟然被生生固定在木桶里,动弹不得,这可急的他小心脏上蹿下跳,“噗通噗通”得四处乱撞。篮莹玉见林峰这个惨样,邪邪的笑笑,还特意绕着木桶转了三圈,然后默默的取出一个小香炉放在地上,插上一根稻草香。将之点燃,篮莹玉凑头看着怒目而视的林峰,轻声说道:“小鬼,放机灵点,尊师重道是今天的第一堂课。哎,为师又怎么会害自己的徒弟呢?哈哈哈,等这一炷香烧完,你若是坚持的住,也算过关了。”

    “你放屁,快放我出来。”“快放我出来,臭婆娘”“热死我了,快放我出来。”然而任由林峰如何声嘶力竭的呼喊,篮莹玉都好似什么都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在外屋打坐调息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木桶内温度的逐渐升高,原本林峰吵闹叫喊的声音突然画风一转,突然开始哀求起来,“好师傅,漂亮师父,快放我出去。”“徒儿最尊敬师父了,更何况师父你人这么好。”

    听到林峰放出软话,篮莹玉缓缓睁开双眼,朝其望了眼,好像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似的。林峰则一见篮莹玉开眼,有所动作,便更加不留余力的好话漫天飞舞,差点把自己都说得陶醉了。过了一会儿,篮莹玉打定主意,似笑非笑的走到近前,捧起地上的小香炉,轻轻的吹了口香兰,然后朝着林峰猛然笑笑。稻草香经风一拂,显然少下去了一小截。林峰顿时大喜过望,一个劲的使劲点头,示意让她多吹吹。然而不到短短几秒,林峰脸上的笑容渐渐凝结,他豁然的看见篮莹玉丝毫没有想要放过自己念头,也不知她从哪儿又摸出了一根稻草香,插在香炉上,将之点燃后,还毫不掩饰的朝自己做了个加油你能行的手势,然后闪身离开。此情此景看得林峰当真想破口大骂,可又生怕被这疯婆娘听到,又给自己杀个回马枪,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只得硬生生的憋着,看来这样迟早都得憋出内伤为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